第60章 灵能护腕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652字
  • 2014-03-08 18:17:23

林天星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欣喜,他见李仁谦轻松就穿过了空地周围的结界,对他的灵力已经有些小小的讶异,此时见他居然还是一个附魔师,更是惊喜非常。不过在表面上,他仍然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附魔师?附魔师不是一般都没有灵力吗?我们苍魂学院倒是有一个附魔专业,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都过了报名时间。你明年再来吧。”

他虽然话是如此说,但却没有驱赶李仁谦的意思。李仁谦见老人似乎有些松动的口吻,就知道他也是一个对附魔师有些了解的人。在星涌大陆,附魔师是一个很稀少的职业。若李仁谦真能够给他惊喜,也许他还是会破格让自己录取的。

李仁谦不动声色地将两手放在青冥鼎的两边,开始仔细地释放自己的魂力。林天星的眼中显现出一丝不屑和诧异,他想:“这小子居然没有将东西放进鼎里?什么附魔师!简直太丢人了吧。”

李仁谦没有理会他轻蔑的眼神,而是专心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着鼎里的灵力。其实他趁林天星不注意的时候,悄悄释放了一丝灵力在鼎里,他要做的就是对自己的一团灵力附魔。这在星涌大陆却没有任何人尝试过,不过对于李仁谦这并不算什么。现在的他已经能够达到凭空用灵力凝聚一副躯壳的地步,更何况是将它附魔。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早就已经过了测验的时间。围观的人渐渐嗤之以鼻地离开了。但林天星的眼中却露出越来越深的惊讶,他明显地感觉到这个鼎里的确是有东西在被加持着灵力的。只是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一个小时过去了,李仁谦忽然加大了魂力的释放,整个青冥鼎变成了一个发光的球体。在林天星的认知中,这是要炸鼎的趋势。若是真的炸了鼎,那么这里的结界根本拦不住青冥鼎内释放出的灵力。他赶忙释放出自己的法魄准备要阻止李仁谦。却想不到这时李仁谦突然停止了动作,青冥鼎的光芒也逐渐退了下去。

林天星一脸疑惑,看着李仁谦轻轻地揭开了顶盖,一道七彩光芒霎时间闪现了出来。

“这是……完美级……”林天星不可思议地喃喃道。

李仁谦从鼎中取出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四周都被七彩光芒包围,但却如空气一样看不到形体,只能从它周围的光芒看出它是一个环状的东西。

“这是灵能护腕。是我自己发明的用灵力凝聚成的护腕,在它没有加载任何灵能的时候是完全隐形的。”李仁谦对林天星解释道。

林天星大骇,他赶忙接过这个灵能护腕一看,简直一副不能相信的样子:“你……你说什么?这时灵力凝聚成的?”

李仁谦点点头,他知道在星涌大陆,用灵力凝聚实物是从来未曾听过的事,这也是只有达到了普法域的人才能了解的东西。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知道林天星一定无法判定自己的灵力等级。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林天星仍然沉浸在不可思议中。

“我的灵力等级不高,只有黄魄。”李仁谦开始说着他事先就想好的话:“但是我的灵力比较特殊,可以凝聚实物。其中的法力卷轴我用灵力取代了。我凝聚的东西虽然都是一些小物品,但也算是一项特殊才能吧。所以我选择了成为附魔师。”

一般来说,附魔师都是没有灵力的人类,所以白尧告诉李仁谦需要法力卷轴。但若是附魔师是法魄者那就不同了,法魄者能够用自己的灵力对物品进行附魔,只是附加的能力也只有增强物品本身的属性。如果是防护品那么就增强的是防御力,若是武器,那么就能够增强攻击力。

“你说你的灵力等级不高?”林天星疑惑地看了看空地周围的结界,这个结界只有达到了绿魄的人才能进得来,他有些怀疑地看着李仁谦。

“是的,虽然我的灵力等级不高,但是我曾经吃过一个东西,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那以后我能够短时间释放出超过蓝魄的能力。”李仁谦又编造了起来,灵力结界一旦接触到比它高等的灵力就自然会失去效用。

“你吃过什么?”

“附灵果。”李仁谦答道,这也是他在图书馆的资料里看到的。附灵果能够让法魄者在短时间内具备一定的高等灵力,但却是消耗品,附灵果在人身上附加的灵力随着使用者的消耗会逐渐消失。

“原来是这样。”林天星点点头,他的确也是一个附魔师,虽然他的法魄灵力远远超过了他的附魔水平,但他一直对附魔非常痴迷。眼下,他对李仁谦只有一种惜才若渴的想法。

“你叫什么名字?属于哪个家族?”

“李仁谦。我出生于人类家族。”

“人类?”林天星想了想,人类中间偶尔出现法魄者的事虽然稀少,也不是没有过。

“你被录取了。不过,你得答应我,进入学校以后,得选择我做你的导师。”林天星满心得意,他对李仁谦马上采取了拉拢攻势,这样的特殊附魔师他可不会放弃。

“那是当然的,老师。”李仁谦恭敬地答道。

李仁谦就是这样低调地进入了苍魂学院,因为是以附魔师的身份入学的,林天星直接给他分配了宿舍。附魔师太少了,李仁谦只能与高年级的学长一起上课。也因为附魔师的特殊身份,他并没有如其他学生一样去报到处报到。不过李仁谦与浸泡过血池之前的长相有很大差异,杨韬就算见到了他,也不一定认得出来。

想起一年前还是误打误撞地参加了苍魂学院的测灵大会,这回他是名正言顺地正式成为了苍魂学院的学生。当他在测灵大会上见到年玉和白汐舞的时候,着实是大吃了一惊。不过既然白汐舞是安全的,这让他放心不少。当然他也注意到了同她们在一起的少年。不单是因为年玉和白汐舞同他在一起,现在的李仁谦只要随意施展灵力探测,对于法魄者灵力等级他都能了解,但是这个少年的灵力等级他居然无法探测出来。

好一个年家的人啊!果然不好对付。李仁谦以为自己的灵力在星涌大陆,至少是东大陆已经没有人能够超越了,可见到这个少年之后,他才明白眼前的形势似乎比想象的还要复杂。

至少是普法域!

他这样确定。但他同时也奇怪为什么年家有这样的人才还会惧怕秦家“白麓鹰”的魂魄。其实他不知道,年朴心并没有亲自进入秦家,而是分了一丝魂魄。况且当时的年朴心还没有达到现在这个实力。现在的年朴心既然功法已成,反倒是对秦家的剿灭不着急了。

年玉在测灵大会上展现的白魄实力也让李仁谦一惊,他记得一年前见到年玉的时候她绝对还达不到绿魄,不知道年玉怎么会在一年后有这样的实力。若不是在场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年玉,李仁谦实在不想放出那一击来破掉年玉的魂影。虽然他已经尽量隐藏了自己的实力,但这一击必定也会遭到学院长老们的追查,这是他所不想看到的。

更奇怪的是,当他回到宿舍以后,居然发现这个家伙和自己在同一个宿舍。这难道只是一个巧合吗?

李仁谦听着白汐舞对他的关心,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更多的是警惕:到底白汐舞在年家发生了什么?这个年守恭又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