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白魄的年玉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3147字
  • 2014-03-05 20:00:34

在广场上的同学们也察觉到了简陵的古怪,人群中开始骚动起来。礼堂上方台子上的五位老师以最快的速度飞到了年玉身边,但他们却发现完全接近不了她。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压力抵挡住他们的身体,几个实力稍弱的老师已经被这股压力压迫得站立不稳,跪倒了下来。

“年玉!”简陵虽然身体动弹不得,但他还是发出一声怒喝。他的身体周围忽隐忽现的紫色光芒似乎在挣扎地想要释放出来。年玉却在这时发出一声娇喝,她身边的灵力开始剧增,天空中的光纹也急剧地集中到了她的头顶,光芒中隐隐露出了白色的巨大人形。这团光芒正在越来越大,不时地放出一道道光线击中了周围的人。顿时间,广场上哭喊声一片,同学们开始逃散,很多人甚至踩着倒地的人的身体往四周跑去。

“是白魄者的圣影!”杨韬并没有逃走,他站在离年玉较远的距离,死死地盯着年玉身边的那个少年。可那个少年却仿佛置这一切如无物,仍旧面带微笑地似乎在欣赏着。

忽然,一道白色的光芒如同利刃一般从远处飞来,直直地插入了天空中巨大的白色人形。杨韬发现那个白衣少年脸色一变,上前一步拉了拉住了年玉的手。年玉似乎也有些慌忙,硬是念了一声咒语,那团光芒在瞬间消散,天空中又逐渐暗了下来。

简陵发现自己可以活动了,可刚才的灵力压得他浑身乏力,竟是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年玉的脸色也有些苍白,她一副惊恐的样子看了看周围。年朴心的眼神中出现了警惕,他低声对年玉说了句什么,年玉点点头,转身拉着白汐舞就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空间裂缝准备逃走。可这时那五位老师却已经到达了她的身边。其中一个身材魁梧满脸胡子的老师掏出一个手铐样的东西,往年玉的手腕上扣去。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年玉竟然没有挣扎,而是乖乖地任他拷上了手铐。

同学们也停止了逃跑,莫名其妙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把她押下去带走。”简陵已经挣扎着起身,向那五位老师说道。五位老师得令,拉起年玉就往远处飞去。广场上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大半,中央只剩下简陵、年朴心和白汐舞三人。

“你是什么人?”简陵对着年朴心怒目而视喝道。

年朴心这时却全然没有了那副坦然的模样,而是变得似乎非常手足无措。他害怕地答道:“老……老师,我也不知道我年玉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我……我只是让她带我来参加新生测验而已。”

简陵的疑惑不可能因为他这一句托词就罢休,他警惕地绕着年朴心走了一圈。忽然身形一动,一道强劲的灵力就冲年朴心打了过去。年朴心周围只弱弱地闪出了一道蓝光,就被这道灵力打中,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地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年朴心倒在了几米外的地上,似乎很痛苦的样子捂着胸口,嘴角也渗出了血迹。

“蓝魄?”简陵的怀疑仍旧没有打消,他快步向年朴心走去。白汐舞这时忽然挡在了简陵的面前,焦急地说道:“简长老,守恭他、他真的不知道年玉为什么会忽然这样!求你放过他吧!”

简陵看了看快要哭出来的白汐舞,又看着远处挣扎着起不来的年朴心。冷哼了一声,说道:“你给我解释清楚!否则,我不会放过他。”

白汐舞见他停下了脚步,赶忙飞奔到了年朴心的身边,关切地问:“你没事吧?”年朴心痛苦地挣扎了几下,仍旧没有说出话来。

白汐舞转身对简陵说:“简长老,这一年的时间其实是因为我家发生了变故。我父亲他……”白汐舞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停了一会,又继续道:“年家的人将我父亲打伤,我又被软禁在了年家。是守恭和年玉帮我逃出来的。”

简陵早就听说年家与白家发生的事,他想了想觉得她说的话似乎有几分可信,又问道:“他们为什么要背叛年家?”

“守恭是年家仆人的儿子,他的母亲被族长打死,他由于反抗不成也被抓了起来和我关在一起。年玉对他有意,所以到牢里来救他,我们就一起逃了出来。是我看守恭的实力不凡,但是他不可能有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才央求他过来参加学院的新生录取考试。后来他考上了,我们就一起过来了。我和年玉也是打算一起复学的。”

简陵听她说完,眯着眼睛道:“这么说,年玉的实力怎么会暴增到白魄,你们是不知道的了?”

白汐舞急忙点头道:“是啊,我们完全没想到年玉怎么会突然打伤林雨琪,我记得来的时候以为她和我们一样是蓝魄。”

简陵低头想了想,对白汐舞说:“既然这样,那么你们先和其他人一起回宿舍去。我会带林雨琪回去疗伤。”他走到倒地不醒的林雨琪身边,将她抱了起来,回头说:“如果我发现你们有任何对学院不利的行为,别怪我无情了。”说完,他也飞离了广场。

随着简陵的离开,其他同学也都匆忙撤出了广场,只是看着白汐舞和年朴心的眼神充满了忌惮。白汐舞扶着受伤的年朴心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向宿舍走去。这时,杨韬忽然向他们走了过去,说道:“等等。”

白汐舞一听还有人阻挡她,急道:“同学,我朋友他真的需要赶紧疗伤,请你让开。”

杨韬一副完全不信任她的样子,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年朴心:“别装了你。别人不知道,可我却很清楚,现在这副样子也太假了吧?”

年朴心仍旧是受伤得马上要昏迷的样子,嘴唇动了几下却说不出话来。白汐舞怒得立即释放出了蓝色的法魄,对着杨韬举起了手说道:“你再靠近一步别怪我不客气了!”

杨韬的实力只有绿魄,他在白汐舞全力释放的法魄下完全无法接近年朴心。他只好让开了一条路,任由白汐舞带着他离开。

“简长老,我们要怎么处置年玉?”苍魂学院内,那个拷住年玉的魁梧老师对简陵说道。

简陵摇摇头,说:“年玉的样子应该是修炼了什么邪恶的功法。白汐舞的话我倒是相信的,这个妮子不会骗人。只是她身边的那个少年有些可疑。如果年玉与他有关系,他应该会知道一些。之所以我们都只向法魄者家族发放入学通知书,就是担心有可疑的人混入学院内。虽然在普通人中也不乏实力可观的苗子,但是他一介年家仆人的儿子能够修炼到蓝魄也太过奇怪了。你去查查是谁考核的新生入学测验。”

简陵的话音刚落,一个瘦削的老人匆匆忙忙地出现在了门口,大声道:“简长老,今年是我考核的新生入学测验。”

“林天星,是你这个老头!”简陵一听就不耐烦了起来,这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家伙。

“对啊,就是我!”林天星大步迈入房间内,对着简陵眼前的桌子就是一阵乱锤:“你是不是对年守恭那个小子不满意了?他可是我从没有见过的天才!我就知道你对姓年的有偏见,你也知道我从来最恨的就是年家他们那种高人一等的嘴脸。但是连我的考核都能通过的人,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简陵听他噼里啪啦说了一阵,就知道这个老头就是这种护短的个性。他说道:“你也知道现在年家的行迹诡异,我不能不放心。而且在测灵大会上还发生这样的事……”

“什么事?能有什么事了?不就是两个小女孩子打架的事!你怎么这么多疑?”林天星拍着胸脯说道:“那个年守恭你绝不能动,我担保他绝对没有问题!他可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好孩子,也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绝对不会比白汐舞弱多少!”

简陵叹了口气,这个老头果然是固执,一听对他看中的人有所质疑,就开始胡乱担保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现在校长和副校长都不在,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要好好查查年玉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在短短的一年内达到白魄的?……对了,还有刚才破了她灵力的人,秦榴你有头绪吗?”简陵见林天星这里说不通,就转向了那个魁梧的老师。

秦榴摇摇头,说道:“没有,我连现在都搞不清楚怎么会有人能够破开白魄的灵力结界。这到底是什么实力?”

见秦榴一副苦恼的样子,简陵也知道他也是无可奈何。

“对了,还有一个苗子,你们可都不能动!除了这个年守恭,还有一个叫李仁谦的孩子,是新生入学测验的两个天才。往后可得放在我的名下修炼,你们谁也别抢!”林天星似乎气还没消,开始气喘吁吁地谈起了条件。

“李仁谦?”简陵竟然惊得差点跳了起来,他脚下的凳子一翻,掀倒在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