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同类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3211字
  • 2014-02-24 19:36:42

茗儿果然很适应这里的生活,决定了要在这过夜,她就马上行动了起来。她四处看了看,又不时地用脚踏了踏地面,似乎在感觉着什么。然后,从腰包里取出一把折叠小铲,对李仁谦说:“我们在这里挖个浅洞,能躺得下人就行。晚上,我们在这洞里睡。”

李仁谦一呆,问道:“我们不搭帐篷么?”

茗儿无奈,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搭个帐篷在这里你是想冻死呢,还是想成为野兽的夜宵?这里的夜晚冷得在地面上根本呆不住,而且晚上比白天危险很多,搭个帐篷太显眼了。拜托你以后不要问这种白痴问题好不?”

李仁谦本来还想问她要不要分开挖两个洞,听她这样说立即选择了保持沉默。心里想道:这女人真是骨子里改不了这脾气。

茗儿刚挖了两下,见李仁谦还傻愣愣地站着,把小铲往他面前一丢,道:“你不是想让我一个女孩子挖吧?给你,快点挖,不然等天黑就麻烦了。”

李仁谦也不捡那把铲子,只是玩味地笑看着她,说:“终于承认你是小女孩子了?”

茗儿听了横眉一竖,正要发作,却见李仁谦不知从哪里揪出个棕灰色的小动物,扑楞楞地在他手上胡乱挣扎。她的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了过去:

“呀,这是什么?你……你别弄疼他了!”边说着,茗儿一把抢过李仁谦手里的嗜土灵兽,放在自己怀里抚摸着。而嗜土灵兽也似乎很享受地蹭了蹭茗儿的手。

上一秒还气势汹汹的茗儿这会却满眼露着温柔。李仁谦眉头一皱,直盯着嗜土灵兽正靠着的地方,心里想:“靠,这家伙一定是公的!”

“你看哪呢!快去挖呀!”茗儿见李仁谦盯着自己的胸部不放,脾气又冒了出来。

李仁谦叉着手没有动,他指了指茗儿怀里的嗜土灵兽道:“你把我的工具拿走了,我怎么挖?”

“工具?”茗儿疑惑地看了看怀里的嗜土灵兽,这小家伙似乎完全没有听见李仁谦的话,正欢乐地享受着。

“算了,看来你是不想回到戒指里去了,你就在外面呆着吧。反正你也不想干活。”李仁谦说。他之前和秦云其研究过这空间收纳戒指,他发现这嗜土灵兽似乎与这戒指有着什么联系,一旦它离开了空间收纳戒指太久就会焦躁不安。

嗜土灵兽听到他这么一威胁,很不情愿地赶忙跳离了茗儿的怀抱,在地上吭哧吭哧地啃起地面来。嗜土灵兽的牙齿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之前秦云其的手脚镣都不在它话下,这柔软的泥土更不是问题。不到几分钟,嗜土灵兽就硬生生地啃出一个十平米的地下室来。

“哇,这是什么动物?这么厉害!”茗儿已经完全不记得李仁谦叫她小女孩的事,饶有兴趣地蹲着看嗜土灵兽打洞。

嗜土灵兽干完了活,就被李仁谦迅速收了起来,留下茗儿不舍地看着他的戒指。

“好了,然后要做什么?”李仁谦故意把手背在身后隐藏起了戒指,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见到嗜土灵兽因为李仁谦不让它回戒指里表现出的慌忙样子,茗儿也知道它是非回去不可了,只好放弃了让李仁谦拿出来玩耍的念头,对李仁谦说:“你居然有空间收纳魂器!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

李仁谦不理会她趾高气昂的语气,跳进了嗜土灵兽挖的洞穴,说:“现在你可以跟我解释你与疾风说的话了吧?荒芜城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你们会寻找不到?”

茗儿紧跟着他的脚步也跳了下去,说:“急什么,一会有的是时间说。倒是你们灵族不是能用灵力吗?这里黑咕隆咚的,先把这里点亮再说。”

李仁谦两手一摊无奈道:“我没有灵力,我以为你有什么照明装置呢。”

“什么?你不是灵族吗?怎么没有灵力?之前只是要你挖一个浅洞能躺得下人就行,我哪知道你挖了这么大一个洞?现在能借着上面的光线看到些东西,一会半夜三更的怎么办?”

李仁谦看不到茗儿的表情,不过他也能猜到她这会估计又是那副女王脸了。他叹了口气,道:“谁说灵族都有灵力了?你不是也没有?”

茗儿听得一呆,她没有想到李仁谦早已经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同类。其实,她不是没有想过自己也是个灵族。从小就生活在羚人的世界里,她早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异类。在星涌大陆上她四处执行组织里的任务,当她第一次看到与她长得一样的灵族人时,她激动得哭了出来。但是她发现那些灵族都有着特殊的灵力,可是她却没有,她又犹豫了。

“真的有不会灵力的灵族吗?”茗儿若有所思地喃喃道,她似乎又找到了找出自己身世的希望。

“不会灵力的灵族人多着呢,我们叫做人类。”李仁谦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因为这里空间太狭窄,他这么一坐不小心踢到了茗儿的脚:“哎,对不起……”

“这……真是太好了!”茗儿出乎意料地完全没有在意,反而高兴地也和李仁谦一样坐了下来,说:“那么你就是人类了?”

李仁谦把身体挪了挪,点头道:“是的,但也不能完全算是。我这次去荒芜城就是要找寻觉醒我的灵力的方法。”

“觉醒灵力?”茗儿托着个下巴,虽然看不清李仁谦的脸,她还是盯着他坐着的位置,像极了听故事的小孩子。

“你知道荒芜城的圣树吗?”李仁谦想起茗儿是在荒芜城长大的,应该知道圣树的事。

茗儿听到“圣树”两字,身体明显一动,惊道:“你知道圣树?你不会是要打凌光圣果的主意吧?”

“凌光圣果?那是什么东西?”

茗儿见他不知道,松了口气说:“凌光圣果是我们荒芜城圣树结的果实,一千年才结出一个。凌光圣果据说能够让人永葆青春,是荒芜城麋人族的圣物。之前你看到疾风那个老头,他就是要我师父帮他炼一味药,里面最重要的材料就是这凌光圣果。还有两个多月就是凌光圣果落地的日子,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到荒芜城去抢夺圣果呢。”

李仁谦听了笑道:“你放心,我才不会去打什么圣果的主意。我只是听说圣树能够解禁魔草,想找到破解我身上禁魔戒的方法。”

“你说的禁魔戒我没有听说过,但是禁魔草在荒芜城满地都是。不过,麋人族现在必定是重兵把守着荒芜城,想要进去可没那么容易。”茗儿说道:“而且,在死亡沙漠中很容易迷失方向,没有去过荒芜城的人很难找到荒芜城的位置。不过那些会去抢夺圣果的人并不知道,圣树根本就不在荒芜城。”

“什么?”李仁谦一惊。

“你先别急,圣树虽然不在荒芜城,但是荒芜城的圣殿里有个罗盘,上面有标示圣树的位置。只有通过这个罗盘,才能找到圣树。”

李仁谦听她这样说,才放下心来。不过也有些担忧,既然她说现在荒芜城把守着重兵,外人想要进去肯定是很难了。他不由得问道:“听你这么说,好像不想去抢夺那个凌光圣果。那么你怎么去向疾风交差?”

茗儿轻轻地哼了一声,说:“谁要给他交差了,那个臭老头我师父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到时候杀了他就是。”

李仁谦眉头一皱,怎么这小女孩说杀人就跟没事似的?他说:“你一个小女孩子,以为杀人是那么随便的吗?”

“怎么了?我又不是没杀过。师父说了,这个世界上不是我杀别人,就是别人杀我,与其让别人杀我,不如先学着保护自己。”茗儿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就和吃饭一样平常。

李仁谦心里一凛,说道:“这么说,你要带我去荒芜城也是骗我的了?难道想路上找个机会就把我杀了?”

“扑哧”,茗儿笑了出来,说道:“那倒不会,我在荒芜城呆了这么久,一直听到他们说凌光圣果的事,我早就想去看看是长什么样子的了。虽然自从收养我的阿萨妈妈去世以后,麋人族的族人就一直排挤我,但是好歹他们是知道我的,不会当做外族入侵者。到时候我就说你是我失散的亲生哥哥。麋人族的族长是阿古爹,他算是对我最好的人,我想他应该会帮忙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李仁谦觉得这时的茗儿就像一个调皮的小女孩,原本表露在外面的女王脾气早已不知所踪。这样的茗儿倒是不再像之前那么讨厌了。

李仁谦沉默了一会,说道:“你就这么信任我?万一我欺骗了你呢?或者,万一解开我身上禁魔戒的方法就是破坏麋人族的圣树呢?……可能,你到时候就会杀了我吧。”

也许是李仁谦的话让茗儿也发现自己似乎有些不妥,她迟迟不肯回答。过了好半天,茗儿才小声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信任你。也许你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是我同类的人,我想我没有办法杀你,不过我相信你也不会做什么伤害圣树的事。对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