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疾风的阻拦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999字
  • 2014-02-21 14:59:39

茗儿在羚族的宫殿里有专门的房间,这里一切一应俱全。李仁谦痛快地洗了个澡,当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他发现茗儿直勾勾地盯着他。

“怎么了?”李仁谦奇怪地问。

“没什么……”茗儿居然莫名其妙地脸红了。李仁谦发现她的手里正抱着一团麻布一样的东西,正要询问,茗儿却把那一团东西往他身上一丢,道:“喏,这是你的衣服。”

李仁谦皱着眉头接过一看,这哪是什么衣服,简直就是一团麻布条。

“这,怎么穿?”

“你自己研究去。”茗儿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嘴里还小声地嘟囔说:“你这家伙真长大了不少。”

李仁谦却是听见了,不服气地说:“哥本来就比你大。”

茗儿刚走到门口,听到他的话,回头白了他一眼:“啰嗦。”

李仁谦无奈,只好自己研究这身“麻布条”要怎么穿。往房间里的一面大镜子一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茗儿要脸红了。刚从浴室出来的他只穿了一件短裤,现在的他的确比从前厚实了不少,上身的肌肉明显地露了出来。可能还沾了些浴室的水,短裤的某些部分轮廓特别清晰。李仁谦摇摇头:小姑娘还知道脸红啊,怎么上次在秦家堡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时候没有这么害羞。他哪里知道现在的自己比之前多了多少的男人味,任何女人看到恐怕都会脸红吧。

研究了半天,李仁谦总算把这不合体的“麻布条”穿上了身,走出房间,却看见茗儿正站在门口等他。茗儿也穿着与他身上同样材料的衣服,但却从头到脚紧紧地裹在了身上。茗儿的身材就像一个成熟的女人,曲线凹凸有致,该大的地方只大不小。茗儿的脸是典型的瓜子小脸,眼眶边如画了眼影似的呈淡淡的黑色,嘴唇没有任何化妆却显得特别红润性感。加上茗儿有一头黝黑的长发从衣服后的缝隙中披了下来,十足就是风骚无限。

这回轮到李仁谦有些不好意思了,正在他像任何男人一样不自主地给茗儿打分的时候,却传来茗儿很没有形象的笑声:

“哈哈哈哈,你怎么穿的衣服啊?”

李仁谦终于明白之前为什么茗儿要让自己研究了,根本就是存了坏心想让他出丑。这衣服没有专业人士还真穿不来。原来这“麻布条”是要一层层地裹在身上的,茗儿很满意地让李仁谦出了一次丑,终于不再使坏,乖乖地指导他穿上了这衣服。一边解释道:“这衣服叫做‘乌多隆’,是一种特殊材质制成。是去死亡沙漠必备的衣服,那里的炽热和风沙不是你能想象的。若是没有这衣服,没有被死亡沙漠的毒龙蝎咬死也要被晒死或冻死了。”

李仁谦没有对她一再的使坏介意,对于他来说,茗儿除了外表诱人外,内心就是一个调皮的小妹妹。茗儿很耐心地帮他把乌多隆穿好,又拍了拍身上的一个腰包,说:“要准备的东西都在这里了,我们出发吧。”

李仁谦很想问她要不要把东西放在他的纳灵镯里,但是想到可能人家女孩子有一些私人的用品不方便,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两人离开了茗儿的房间,朝羚族宫殿大门的方向走去。刚走到一半的路,却被疾风带着几个羚人守卫拦住。

“茗儿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疾风的样子显得很生气,却又是一副忌惮茗儿的样子忍着。

“我要去哪里还要禀告你吗?”茗儿又恢复了之前趾高气昂的姿态。

“茗儿,你不要太过分了!你要的药园我两年前就给你了,草仙答应过我们羚族的事却还没有达成。这样一再拖延到底是什么意思?”疾风终于安奈不住发火了。他发火的时候,身上的皮肤出现了一道道灰黄色的斑纹,额头上的图腾花纹也如青筋跳动不已。

茗儿丝毫不惧他的怒火,而是不紧不慢地道:“疾风族长,我师父答应你的事自会完成,不是还有三个月的期限吗?这么着急做什么?而且我正是要去荒芜城找那最后一味药草凌光圣果,你如此阻拦难道是不想我完成任务吗?”

“哼,”疾风似乎是不买她的帐,冷哼一声道:“荒芜城岂是你要找就能找到的?不用拿这个来搪塞我,若是容易的话两年前草仙就已经把我要的东西炼制出来了。更何况你现在带着这个入侵者是什么意思?”

茗儿淡淡地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几个守卫,说道:“疾风族长说的没错,两来我们一直找不到荒芜城的踪迹。但如今不一样了,因为有了这个人的到来。正是你所说的这个入侵者,他有办法带我们进入荒芜城。”

“他?”疾风疑惑地看着李仁谦,原本的怒火减少了不少。他忽然想起李仁谦是说过要进入荒芜城的,难道他真有什么办法不成?

“没错,就是他。而且,你不但不能够伤害他,还要保证他的安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找到荒芜城。”茗儿煞有介事地说着。一旁的李仁谦却是心中打鼓:这个女人装起女王的样子还真是有一套啊,他哪里有什么办法进入荒芜城?而且听他们这么一说,荒芜城似乎很难被人发现,难道茗儿说带他去荒芜城是假的?

疾风想了想,终于还是让开了路,说道:“好吧,我就再相信你一次。我会让沿途的守卫负责你们的安全,但是进入死亡沙漠的区域我就无能为力了。三个月后,我希望草仙能把我要的东西拿出来。”

茗儿见他已经放行,就带着李仁谦大摇大摆地向大门走去,还故意加大了声音嚷道:“疾风族长放心,我们组织不会做违约的事。”

李仁谦走过疾风身边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他听到“组织”两字竟然隐隐地有些发抖起来。到底茗儿和她的师父草仙加入的是怎样一个组织,竟能够让羚人族的族长如此惧怕?

一路上李仁谦很想询问茗儿荒芜城的事,等到了只有他们两人的地方,李仁谦正要开口,却听茗儿低声道:“有什么话,等进入死亡沙漠再说。”

他只好作罢,默默地跟茗儿上路。

疾风倒是很守约定,一路上他们有经过羚人守卫的地方,茗儿出示了一个像是他们族长令牌的东西,他们就很恭敬地放行了。需要赶路的时候,那些守卫甚至还很自觉地充当他们的坐骑。茗儿果然是准备充足,虽然她的腰包不大,可是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草药,大多数居然李仁谦完全不知道名字。每到他们有些饥饿的时候,茗儿就会拿出一个手指大小的干果充饥。这个干果十分神奇,虽然看似很小,可李仁谦发现他只要吃一个下去就有种饱肚的感觉,而茗儿每次就只能吃得下半个。

这星涌大陆果然无奇不有啊。李仁谦虽然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可是真正到了这里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到两天,他们就来到了一个草甸的边缘。

“过了这个草甸,就到达死亡沙漠了。到时候的天气会越来越热,你最好做好准备。”这是茗儿自从离开了羚族宫殿第一次跟李仁谦说话。

李仁谦已经习惯了沉默,没有开口,而是会意地点了点头。

茗儿没有撒谎,刚刚踏入这个草甸,李仁谦就感觉身边的空气骤热了起来。不过李仁谦的感觉比茗儿更加深切,因为他似乎感觉到这股热气并不是单纯的空气那么简单。星涌大陆是没有人类大陆的阳光的,这里的白天黑夜都取决于天空中的光纹明暗程度。进入这个草甸以后,李仁谦感觉到这些光纹比其他地方要多很多。而且,他竟然感觉到了自从来到南大陆以后再也没有感觉到的灵力波动。

压下了心中的好奇,李仁谦跟着茗儿总算在傍晚时分走到了死亡沙漠的边缘。而这里的风沙已经让人无法睁开眼睛了。茗儿将裹在头上的乌多隆拉了下来,罩住了整个脸颊。李仁谦也学着她的样子照做,竟然发现透过这乌多隆的孔洞还是能够看得到外面的景色的,而且脸上也不再有被沙子划过的刺痛感。这乌多隆设计得果然巧妙。在脸颊的部分设计得特别薄,不但起到了防风的效果,还完全不会阻挡视野。

“我们的运气真不好。”茗儿说,“看来要明天再进入死亡沙漠了,这死亡沙漠的晚上比白天危险多了。我们就在这草甸边缘过一晚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