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远古历史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3599字
  • 2013-09-25 22:07:23

石室内,一个矮小的老头端坐在石凳上。他的双眼盯着眼前石床上躺着的人,身体有些微微颤动,明显是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他保持这样的姿势已经三天了,而李仁谦也在他面前躺了三天。这个老头就是三天前在全体苍魂学院新生面前带走李仁谦的秦老。他不吃不喝地守在这里,等待着李仁谦的醒来。

李仁谦终于有了一些动静,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先是对眼前的环境感到茫然,后来似乎想起了什么,警惕地看着眼前的老头。辨别了半天,他才认出这个人就是脱了斗篷的秦副校长。这个老头表现激动,似乎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这让他有些不自在。

“你……终于醒了!”秦老在酝酿了很久以后,开口道:“总算是见到你了啊……”

李仁谦看了他一眼,继续保持着沉默。而秦老看到他好象并没有减少对自己的戒心,叹了口气,自顾自地说着:“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问,不如我先告诉你有关这个世界的事吧。”

李仁谦静静地听着他的述说,在他眼前展开的是一个完全不可思仪的崭新世界。

远古时期,天地间只有神的存在。这些神饮天地之精华,生活在一片混沌之中,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这个时期称为古神时期。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地忽然异动,分为上下两界。众神也随着天地分为两部分,分别生活在天界与地界。生活在天界的后来被称为神族,生活在地界的被称为星族。

神族与星族都与古神一样,拥有无比强壮的肉体和法力无边的神识。神族在天界中的历史不得而知,唯一零星的记载表明,天地分裂后的几百万年后,天界发生了一场大战导致后来神族的人完全销声匿迹。

星族在地界生活了几亿年。由于缺少天之精华,一代代的族人也逐渐变得和古神不同了起来,并逐渐演变成了三个种族。他们互不往来甚至有的还相互为战。

兽族是一个拥有非常强壮肉体的种族,但他们的精神力却几乎消亡殆尽。只有很少的有远古血脉的魔兽才保留一点精神力。这个精神力就是弱化了几亿年后的神识。兽族十分好战,族内争端不断,后来四分五裂形成许多小族群。

元素族的族人在演变中完全失去了肉体的依托,他们的精神力远不如另一个种族灵族。但由于具有很好的隐藏能力,所以他们尽管弱小,却在这长久的争斗中幸存了下来。更可贵的是元素族的族人虽然精神力不如灵族,但他们的精神力却无比纯净,甚至极少的还保留了原始的神识。元素族是最与世隔绝的种族,没有人知道它们后来去了哪里。如果不是偶尔出现的神器传说,人们还以为他们与神族一样完全灭亡了。神器的出现与神识有关,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但是如何产生的却仍旧是一个迷。只是每次神器出世必然招来世间的腥风血雨。

灵族的精神力非常强大,拥有神异的法力,但他们的肉体却非常孱弱。灵族的后裔分为人类和法魄者。人类只保留着脆弱的肉体和极少的精神力。他们不再有法力,那一点点的精神力只能供自己思考。法魄者则保留了强大的法力。但由于精神力似乎与天之精华有关,法魄者这个族群越来越少,越来越多法魄者的后代成了人类。由于人类和法魄者的肉体脆弱,他们不得不将自己隐藏起来。一亿年前,灵族的高层们在天地间划出一个空间,让人类和稀少的法魄者在里面自由地生存。这个空间的入口由族里最有能力的法魄者把守。几亿年来,不少兽族妄图冲破这个入口,但都被法魄者击退。

李仁谦生活的这个地方就是灵族划分出的那一小片空间。为了保护弱小的人类,灵族内部互相约定隐瞒法魄者的存在。法魄者只会在有血脉的家族中产生,并集中在一起,以维持这个世界的秩序为自己的使命。

李仁谦听完秦老的讲述,摇了摇头。他完全无法置信,只觉得在听一个神话。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世界居然只是整个世界的一小部分,还有什么各种种族的存在,这个太过于离谱了!要说能让他有一点点觉得真实,那就是那些奇怪的法魄者。他们身上的事是完全违反这个世界的规律的。他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自己的好奇心似乎捅了一个大马蜂窝。

“我知道你一定难以置信。”秦老苦笑了一声,说,“还没有介绍,我叫秦云里,是这个苍魂学院的副校长。相信你已经猜到,这个苍魂学院里的老师与学生都是法魄者。”

李仁谦看着他,叹了口气,仍旧在消化自己所听到的一切。但眼前这个秦云里的眼神却无比诚实,让他忽然没有了质疑的决心。

“你已经躺在这里三天了,你现在所在的苍魂学院本部,就并不是人类的世界。”

李仁谦听到这句话吓了一跳,噌的一声从床上蹦了起来,两三步蹿出了石室。

石室外的世界和他原来生活的世界乍一看很相似,但细看又有所不同。眼前是一条铺满石子的小路,两边长满了各式奇异的花草,五颜六色煞是好看。但这些花草高的直耸天际,矮的有如地衣一般贴地而生。有薄如蝉翼的花瓣,也有厚如墙壁的肉叶。更加奇异的是空气中流淌着一种五光十色的烟雾般的物体,时而闪烁而过,有如活物。天空中没有太阳,但可见似闪电般的光体游荡其中,大地上的光就是由这些光体照耀产生。

李仁谦惊呆了。他捏了捏自己发现并不是在做梦。他苦恼地硬是吞了口口水,看来这个传说不接受也不行了。过了好半天,他才挤出一句话:“我也是法魄者?!”

“不。”

听到这个答案,李仁谦真想冲上去锤他。自己的承受能力都快要到极限了。一波三折的入学遭遇,还莫名其妙地变成可疑者差点被弄死。现在又被迫听了这个难以置信的世界观,带到这个随处都是敌人的世界,最后再被告知自己还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弱者!

秦云里有些局促,踱了半天的步,他才开口道:“接下来这个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它比之前的故事更加令你难以接受。”

“说吧,现在还有什么更能打击我的。”李仁谦垂头丧气地说。

“你不是法魄者,你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星族族人。”

“……你说啥?!”

“你是星族的族人,也就是……现在的灵族、兽族和元素族的祖先。”

李仁谦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老头,你这个玩笑开得有些离谱了。你看清楚,我才十八岁,不是几百岁……不对,你看我像几亿年的老妖精吗?如果真要说什么祖先,我看你比我更像吧?”

秦云里却不理会李仁谦的嘲笑,严肃地说:“不会错的。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三百万年前的你也同样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李仁谦回到床边躺下,双手枕着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听秦云里继续说道:

“几亿年前,星族的长老看到族群里出现了分化和争斗,就料想到这个世界的将来必定是动荡不安的。当时星族的族长就是你,也就是当时的天傀星。他花了一百万年的时间,将自己的神识分离了一部分出来游荡在天地间,让他们每三百万年转世一次,投入未出生就夭折的胎儿中。而这个婴儿就带着最纯净的神的血脉而生。”

“这个世界的精神力正在逐渐减少,很快就会消亡殆尽。我们的空间入口也很快就会禁受不住其他种族的入侵。我们需要找到重新补充精神力的方法,而你就肩负着这个使命。如果你没能找到补充精神力的方法,就像三百万年前的你,但还是可以为世间留下神的血脉传承。你的子女将带着这个血脉传承下去,直到血脉耗尽为止。”

李仁谦怔怔地听着,似笑非笑。虽然他心里是不相信的,但是听到秦云里说那个“未出生就夭折的胎儿”,还是震动了一下,一股隐隐的悲伤油然而生。

“本来每次转世你都在法魄者中间产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们却感应不到你在任何法魄者中将出世的信息。五年前,我的兄长耗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转世在人类中的你,也终究把你带来了这里。”秦云里的声音忽然有些哽咽,“但他却再也没有回来。”

李仁谦忽然想起五年前来到自己家门口的那个人。当时似乎是有着什么力量在阻碍他,而唯一留下的一句话是让自己来东星学院,然后就消失了。这个人应该就是秦云里口中说的兄长了。“既然他没有回来,你怎么知道就是我?为什么其他人不知道?”李仁谦好不容易平息了内心的悲伤,将信将疑地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呵呵”秦云里一笑,说,“我们家族的族长世代肩负守护天傀星的责任,只要天傀星出世,族长都会有所感应。原来的族长是我的兄长秦云其,而现在传给了我。也就是说,我和你是有特殊血脉印记的。而天傀星存在的事是我们家族的秘密,其他法魄者是不知道的。”

秦云里暧昧地向李仁谦一笑,李仁谦感到一股恶寒袭来。没来得及反应,秦云里忽然闭上眼睛,他的身体变得飘渺了起来,几秒之内已经化为一阵烟雾。这烟雾快速流动着,瞬间涌入李仁谦的右手手背中去。

李仁谦吓得赶紧捂着自己的手,一边大叫:“你……你干什么!”

一个声音忽然从自己内心中出现:“别紧张,你看自己的右手,这就是你天傀星的星族印记。我的本体其实就是你的星族印记的一丝分身。”

李仁谦赶忙翻看自己的右手。果然发现手背上一个陌生的记号若隐若现。

——看来自己不得不接受秦云里所说的一切了。

“喂!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随便钻入我的身体!”李仁谦想到一个糟老头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就一阵恶心。

“好吧,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吧?”秦云里又缓缓地在眼前显现了出来。

“李仁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