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出发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840字
  • 2014-02-12 23:42:28

“是另一个空间!”秦云其激动得有些呼吸急促:“没有想到会有人有这样的实力,在空间戒指里开辟空间!”

“你的意思是,这是人开辟的空间?”

秦云其点头道:“是的,若是如今的白魄法魄者,至少能够开辟五百平方米的空间。但若真如你所说,开辟这个空间戒指的高人起码达到了白麓鹰的实力。”

李仁谦也有些激动道:“这么说,人类有救了?”

秦云其撇了他一眼,道:“别做梦了,这个空间戒指只有你可以进入,其他人都无法进去。嗜土灵兽因为它擅长掘洞挖土,可能无意中破开了入口的结界。”

“也许可以找到做这个戒指的人……”

秦云其摇摇头:“不可能,这个戒指应该是很多年前,甚至更早遗留下来的。也许早就不在世了,就算还在,我们要怎么才能够找到他?”

李仁谦有些失落,他默默地看着眼前的这枚戒指。秦云其倒是很高兴地说:“你小子怎么运气这么好?这种宝贝也会让你遇到?”

“不过,为什么以前的人都没有发现呢?”

“你以为人人都有我这样的实力去进行灵力探测吗?”秦云其没好气地说:“不管怎么样,这里面的世界也许很平静,也许是凶险非常,甚至完全不同于我们星涌大陆。我劝你等实力足够之后再考虑进去,否则谁也没有办法救你。”

李仁谦点了点头。他将手里的戒指收好,问道:“有白老和秦云里的消息么?”

秦云其摇摇头说:“白老和云里一直没有消息,我这次去年家也没有发现什么动静。现在当务之急是去圣羚城。这次你从血池出来,虽然没有觉醒灵力,但是你的肉体能力比之前强悍了很多倍,而且血池的灵力在你的皮肤表面形成了一层防护层,需要的时候你可以动用它作为你的攻击手段。但是这个防护层你没有灵力去维持它,也许太经常使用会很快地消耗完,所以你还是谨慎使用。”

李仁谦一听,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难怪在血池里会造成那么大的动静。他将精神集中在自己的手掌上,瞬间一道洁白如玉的光芒布满了他的手掌。

“这个就是灵力了,你可以将它发射出去攻击别人。不过你现在还是别浪费了。去圣羚城吧。”

听着秦云其的话,李仁谦强忍着试一下的冲动,跟着他一起走出秦家堡。

据秦云其所说,去圣羚城的传送阵路上尽量不要动用空间之力,否则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两人只好一路奔跑过去。虽然不会飞行,但是跟着秦云其的李仁谦丝毫没有半点疲惫。两人大约行进了有一里路,来到沐罗城外的一个巨大的传送魔法阵前。这个魔法阵比李仁谦之前看到的要巨大许多,魔法阵在巨大的青色石塔顶端,虽说没有人把守,周围却有几重高级结界,但跟着秦云其却是畅行无阻。

“秦老。”就要踏上魔法阵的李仁谦回头对秦云其说道:“我的父亲还在东星学院附近,还请秦老关照一下。”

秦云其点头道:“你放心,东星学院其实与苍魂学院本是一体,我一定会保证你父亲的安全。若不是通行证只有一个,我希望能够与你同去。”

李仁谦笑了笑,拿出秦云其之前交给他的写着“圣羚城”的传送牌踏上了魔法阵,望着秦云其的眼光满是坚定。

随着魔法阵上一闪而过的传送光芒,秦云其的眼神从满是笑意变得忧心忡忡。

“唉,孩子。这样的历练对你来说,还是太年轻啊。”秦云其摇头叹道:“我不将年家软禁白家小姐的事告诉你,也是不希望你有所顾忌……至于杨家,也不知道为什么非得要在你去圣羚城前见你一面。不过什么事也不及让你觉醒灵力重要,为了不耽误时间,还是赶紧送你上路吧。”

秦云其转过身,缓缓离开了魔法阵。他却不知道,他这一时的决定却让李仁谦本可以避免的麻烦接踵而来。

年家的地下室内冒出阵阵青烟,时不时还有爆炸声传出。一个灰头土脸的人匆匆从里面跑出,向年家的大堂跑去。

“家主。”来人带着一股哭腔,普通跪在年朴心面前道:“家主,那个老家伙给我们的魂器里做了手脚。又……又毁了。”

“砰”——年朴心顿时将身旁的桌子拍得粉碎,震得跪在下面的人一阵哆嗦。年朴心仍旧是一副少年的样子,可他的眼神中却充满了少年不可能出现的阴毒:“白老头真的是以为我们不敢杀他?!”

跪在下面的人不敢发一语,年朴心身边的年玉却是面无表情地说道:“家主,不如带白汐舞去威胁一下那个老头,听说他是最疼这个侄女。”

“哼,小姑娘在我们年家白吃白喝,也得要发挥她的作用了。这件事就交给你。”年朴心阴阳怪气地说。他随手一挥,跪在面前的人已经瘫软了下去,头顶上硬生生地裂开一条缝。

年玉撇了一眼倒下的人和地上一滩黑迹,平淡地说:“这种废物的身体我不要。”说完,她又阴森森地消失在黑暗里,只留下年朴心一个人坐在大堂的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羽熙被年朴心击昏之后一直在白家内昏迷不醒。白家上下都哭成了一片,白尧消失,白汐舞和白羽熙去年家却落得白汐舞失踪,白羽熙昏迷不醒的下场。特别是白羽熙的妻子陆湘,她从白羽熙昏迷以来一直守在他的身边,一个多月来几乎已经哭得没有了眼泪。

“年家……我陆湘一定要让他们吃到苦头!!”陆湘就算是累得迷迷糊糊的,也不忘念叨着这一句话。

“妹子,妹子。”一个急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陆湘听到来人的声音,仿佛一盆清水灌顶忽然清醒了起来。来的人正是她的哥哥陆捷宇。

“哥~”陆湘积蓄了一个月的悲愤在自己的哥哥面前终于是迸发了出来。她一边扑到了哥哥的怀里,一边发狠地哭着。一点也不象一个近百岁的人,倒像一个未出门的小姑娘。

陆捷宇也不阻止她,只是轻轻抚摩着她的白发,任凭陆湘的眼泪浸湿了自己的长胡子。

“嫁到白家,让你受苦了。”陆捷宇似乎是呢喃地说了一句话,可没想到自己的妹妹听到这话之后犹如扎了钉子似的忽然推开了他的怀抱,生气地说:“哥,不是白家的错,更不是羽哥的错。都是那年家……”陆湘忽然止住了话,她想起自己的娘家陆家只是一个人类家族,不知道法魄者的事,差点儿说漏了嘴。

可陆捷宇却是没有放过这一个细节,他白眉一挑,说道:“年家?那是什么家族?”

“没……”陆湘有些慌乱,平时的她总是很恰当地转过话题。几十年来一直对自己的娘家瞒着一切法魄者的事。可现在的她早已经因为白羽熙的事急得没有了分寸,这会完全没有办法应对哥哥的质疑。

陆捷宇看着她慌乱的样子,忽然正色道:“妹子,这么多年你在白家我早看出似乎一直有什么事一直瞒着我。只是看你过得也挺好,我也就不去过问。但是现在你如果不说,你叫哥哥如何帮你?”

陆湘叹了口气,道:“哥,我不说有我的苦衷。羽哥变成这样……有些事不是你能解决的。”

陆捷宇皱着眉头说:“妹子,你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们陆家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杀手组织‘仁狼’已经遍布整个世界,甚至是各个国家的高层都有我们的人……”

陆湘示意他不用说下去,她失落地看着陆捷宇说:“哥,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我们无法掌控到的角落……我,我身为最大的杀手组织‘仁狼’陆家的大小姐又如何?还是救不了羽哥……”

陆捷宇见她的情绪逐渐失控,只好按下内心的疑惑安抚她起来。但是“年家”这个字眼已经在他的内心里牢牢地刻着,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将此事查清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