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威胁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297字
  • 2013-12-20 22:51:21

白家的人正是从白汐舞口中得知了白尧的消息,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到年家,对于这个消息他们也是半信半疑。年家近年来在星涌大陆的地位是越来越高,几乎已经和林家持平。他们想不到有任何理由白尧的失踪与年家有关。除了这一段时间年家和秦家闹出的矛盾,再没有什么特别的动向。但是白尧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之久,他们不得不派人来探听虚实。

来到年家的正是白家如今的族长、白尧的大哥白羽熙,以及他的女儿白汐舞。

年朴心在一层厚厚的幕帘后眯着眼睛看着这两个人,身边冷冷地站着已经与以前判若两人的年玉。

“这个女孩就是白家唯一的法魄者白汐舞。”年玉低着头说。

年朴心冷冷一笑,瞬间身形胀大了一倍,从外表上看已经变成一个年逾半百的中年人。他揭开幕帘,大步走了出去,一边阴阳怪调地朗声道:“白族长亲自拜访想必是已经带来我们要的东西了?”

白羽熙一愣,对于年朴心的话有些茫然,道:“年家主说的是什么东西?白某不解。”

年朴心哼地一声道:“白族长,我们不要绕弯子了。你们白家人在拍卖会上已经出尽了风头,难道还嫌不够扫我们年家的面子吗?”

白羽熙听出这其中的蹊跷,忙道:“我们白家并没有派人参加拍卖会,年族长怕是误会了。”

“误会?”年朴心忽然将目光扫到白汐舞的脸上,见这女孩虽然弱弱地站在一边,眼神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样子,反而灼灼地盯着自己,不由得有些厌恶。他叱道:“你说你们白家没有派人参加拍卖会,那么我们又怎么会从沐罗城带回的白大附魔师呢?”

“白尧果然在你这里!”白羽熙马上就坐不住了,白尧是他的亲弟弟,虽然白尧长年不在白家,但也基本呆在东星学院。这次这么长时间杳无音信绝不会是自愿出走,怕是出了什么事。而且听年朴心的语气颇为不善,他心里一紧,只盼弟弟不要已经遇险了。

年朴心仔细观察他的神情,似乎不像是装出来的惊讶。他顿时怀疑了起来,但是想到为了梵天盾,他仍旧不依不饶道:“只要白族长交出梵天盾,我们年家自然确保白大附魔师无恙。”

白羽熙没有来得及动作,身边的白汐舞已经气得微微颤抖了起来,她正要发作却被白羽熙一把拉住。白羽熙强压心中的怒火,沉声道:“年家主,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但梵天盾早已不在我白家,你让我去哪里找来给你?而且年家如此扣留我白家长老,也不是身为四大家族之一所为吧?”

“梵天盾在拍卖会上被你们换给林家,这是你们摆明了瞧不起我们年家!白尧在我们年家一直是以客相待,哪里称得上什么扣留?我们只要梵天盾,若没有的话,那么白尧就等着在我们年家养老吧。”年朴心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平静,像是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但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只是白羽熙知道,现在的白家根本无法与年家相抗衡。

白羽熙阴沉着脸,他知道白尧也许已经凶多吉少,现在的他毫无办法。既然年家已经摆出这样的一种姿态,没有法魄的自己是否能安全走出这里都是一个问题。正在思考对策的时候,白汐舞却忍不住出手了。

她的身后放出蓝色的光芒,嘴唇微微动了几下,一个巨大的光球在她手中生成。她趁着年朴心背对着他们的时候怒喝一声,光球脱手而出,朝着年朴心的后心打去。

年朴心完全没有转身应对的意思,仍旧悠哉地背着手站着。就在光球就要抵达他背后的瞬间,一个黑色如箭梭般的东西击中了光球,那光球竟然如打进了洞里,没有一点声息就消失不见。

那个黑色的东西正是一旁的年玉放出的。年玉的脸躲在红色的兜帽里,白汐舞惊讶地看着她。因为从她出手到现在,白汐舞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灵力波动。白汐舞之前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只以为是年朴心的仆人。现在看起来,这个隐在兜帽里的人的轮廓似乎有些熟悉,但是却看不清她的脸。

年玉揭下兜帽忽然眼里放出黑紫色的光芒朝白汐舞放去,白汐舞的大脑顿时如被电过一般精神恍惚。年玉又戴上了兜帽,白汐舞却瘫倒在地。

白羽熙忙接住她,从腰间掏出一把放射出金色光芒的长剑,指着年朴心大喝道:“你做了什么?!”

“圣鸣截剑?你们白家果然好东西不少啊……这个小姑娘没事,只是要在我们年家做客几日了……白族长你可别忘了梵天盾的事……”

年朴心说着,声音已经越来越远,白羽熙被一股力量重重地弹出了星涌大陆。他被年朴心送回了人类世界,摔倒在白家的大门口。他喉咙一甜,一口血喷出,不省人事。

李仁谦借由星族印记悄悄摸进了秦家。现在的他已经不担心秦云里会忽然出现在他的跟前了,因为秦云里也不知所踪。再次来到秦家花园,看见满地的狼藉。李仁谦想起秦云里对自己的关心,心里一酸。快步走进秦家主室,却不见任何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秦家的人已经遭遇不测。他着急地四处搜索着,只听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主人,你来了。”

他欣喜地转身,颤抖着声音道:“秦老,秦老,是你。你没事吧?”

在他面前正是秦云其。几日不见,秦云其的面庞更见消瘦,但是也掩饰不了他脸上的激动:“是我,主人!多谢你救了秦家!”

秦云其正要跪拜,李仁谦两步冲到他面前,将他扶起道:“都和你说了,不要叫我主人。那披风还有用吧?”

秦云其满脸老泪纵横,点了点头。他拿出李仁谦给他的附魔披风,说道:“主……仁谦,还给你。”

“不”李仁谦推了回去,道:“年家可能还会来犯,你拿着还有用。”

秦云其犹豫了一下,又收了回去。

李仁谦拉着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说道:“我这次来,是为了圣羚城通行证的事。”

他把自己查到的资料告诉了秦云其,也表明了要去南大陆找寻解开禁魂戒的想法。

秦云其听着,面露难色:“仁谦,通行证我可以马上拿给你。但是,要去荒芜城……恐怕没有你想象地这么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