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监视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863字
  • 2013-12-17 19:51:12

李域想起了往事不住地痛哭,而李仁谦也任由自己的泪水布满了脸颊。父子两人在房间里发泄着自己的情绪,一直到两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对不起,仁谦。你就恨我吧。我知道你想要报仇,但是我不能让你涉险,不管是人类的大限之日还是去找那个害死你母亲的人……我已经失去你母亲,我不想再失去你。”李域的声音沙哑地打破了沉寂。

李仁谦已经平复了情绪。他知道父亲都是为了自己才抹去他的记忆,所以他并不恨父亲,但对于害死母亲的人,他的怒火却没有消失,他冷冷地说:“我一定要觉醒灵力,我一定要报仇。”

李域还想说些什么,李仁谦不等他开口,说道:“我只剩下十二年不到的寿命了……”

李域内心狂震了一下,他不可思议地说:“你说什么?”

李仁谦抬起头,用清澈的眼睛看着父亲,道:“爸爸,你说你再也没有见过年逸风……是骗我的吧?虽然你在星涌大陆已经有了一定的人脉,但我不相信他们会告诉你我就是天傀星和大限之日的事,因为知道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若你真的是通过你的人脉了解到我就是天傀星的事,不可能不知道天傀星若是二十岁前不到绿魄就无法活过三十岁的。不让我知道你还与他有联系,还有劝我不要觉醒灵力……你说的年逸风,他是年家的人吧?既然这样,一切都能说得通了。”

李域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仁谦,他说得没错。自己一直是与年逸风有联系的,这次谎称出国也是去找了年逸风。关于天傀星的事也是他告诉自己的。

看着父亲呆滞的眼神,李仁谦知道自己猜中了,冷哼了一声道:“哼,恐怕母亲的死与他也脱不了干系。”

“你……你怎么这么说?”李域完全震惊了,他想不到李仁谦是这样一个答案。

李仁谦把自己来到东星学院以来的事完全告诉了父亲,只是隐去了拍卖会上的事以及与秦云其和年尹接触的事,因为他对眼前这个地方已经不那么放心了。听得父亲是惊讶地合不拢嘴。——这完全颠覆了他十多年来的判断。

李仁谦用森然的语气说:“年家既然与整个灵族为敌,他的绊脚石只有我一个人,怎么不会想方设法阻止我觉醒灵力?什么劫数,都是他编造出来骗你的。也许那个老头根本就是年家的人,他当时没有杀死我,是想借由这个演一场戏来编造理由一直监视着你。只要锁定了你的存在,我也就跑不了了,而他们的工具……”李仁谦撇了一眼父亲的实验室,“恐怕爸爸你的实验材料都是那个年逸风提供的吧?不是你实验失败,而是他从没有给你什么正确的配方,他们的目的,就是借由提供给你的某个材料达到他们的目的。”

李域听了他的分析内心无比震动,他所用的所有材料的确都是年逸风提供的。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按照年逸风给他的配方合成所谓的圣灵水,为什么总是失败呢?据年逸风说,合成圣灵水是为了提高李仁谦的灵力,可是年逸风一直给自己强调不能让李仁谦的法魄觉醒,这不是明摆着的矛盾吗?为什么自己之前一直没有发觉?

李域完全地被点醒了,他一屁股坐在床上,整个人又苍老了许多。原来这么多年来的实验都是在给他的仇人做事。他恨恨地说:“年逸风!我要杀了你!”

说罢,他起身就要去寻年逸风。却不想被李仁谦一把拉住:“爸爸,你冷静点。我们现在根本无法与他们对抗。只有当我觉醒了灵力才与他们有一拼的实力。”

李域在儿子的劝阻下渐渐回复了理智,他犹豫道:“仁谦,你有多少把握解开禁魂戒?”

“一成都没有。”李仁谦摇摇头道:“但是我一定要试一下。我要去荒芜城找寻解开禁魂戒的方法。”

李域叹了口气,若有所思道:“荒芜城?那可在很远的地方啊,还是兽族的领地,你若是要去……”

“父亲你放心,那边的羚族与灵族有免战条约的,我不会有什么危险。倒是父亲你要照顾好自己。”

李域看着他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说:“你这一去要万分小心,若是有危险一定要首先保全自己。学院那边我会帮你请假。”

李仁谦道:“我现在已经是附魔师了,遇到危险我也有脱身的办法。父亲放心就是。”

李域看着自己的儿子,忽然觉得他长大了。

年家的大堂内,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正跪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前。若是李域在这里,定会惊讶地发现这个黑色斗篷的人正是他多年的相识年逸风,而年逸风也是当时带队到秦家剿灭的头领,这个十几岁的少年却是年家的家主年朴心。年朴心面无表情,虽然外貌看似只有十几岁,但他的声音却苍老无比,隐隐发出一种阴森的气息。

“年逸风,你认为李域说服天傀星的把握有多大?”年朴心发出的声音环绕在年家的大堂内,有如冷风一样扎在年逸风的脑子里。

“家主,属下失策。这些年李域那个笨蛋一心钻在实验里,根本没有与他儿子有什么联系。就连这次李仁谦进入东星学院我们也才得到消息。而且他非常谨慎,每次实验都没有直接给他儿子尝试,而是自己先试药,怕是……”年逸风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发抖,一般情况下家主很少这样急着召见自己,今天不知道是什么事。

“那你认为,李域若是在你和他儿子中间选择,会相信谁?|”年朴心的声音没有因为年逸风的回答有什么波动,继续问道。

年逸风算是听出了一些不对,但是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是硬着头皮答道:“很难说,毕竟我与李域的交情十几年……”

“很难说?!”年朴心的声音顿时尖锐了起来,他没有动手,眼前的地板却噼啪裂了一条缝:“一秒!李域只犹豫了一秒,就完全相信了他的儿子!现在你还有脸说你们十几年的交情?这十几年我年家在你身上浪费了多少?”

在年逸风惊愕的眼神中,年朴心似乎是看了他一眼,他就感觉自己的两只手臂被一股大力夹住,硬生生地被拧断了。疼痛感随后才传来,年逸风来不及叫喊一声已经疼得昏死过去。

“哼,李仁谦,你虽想到了我们在实验材料里做了手脚。却想不到你父亲在实验过程中将夺灵水喝下了不少,过不了多久,你的父亲就成为了我的傀儡。不过只可惜,这些夺灵水本来是给你准备的……”年朴心一声冷笑,道:“年玉,你对李仁谦知道我们的事怎么看?”

大堂的幕帘背后走出一个窈窕的身影,竟然是之前被林家杀死的年玉。她仍旧是一身红衣,但脸上和脖子上却有两道深深地疤痕,让她本来还算漂亮的脸完全破坏殆尽。年玉双目呆滞,似乎已经毫无生机,但她的嘴唇一开一合,发出了不像人类的声音:“李仁谦之前与白尧一起在沐罗城出现过,应该是参加拍卖会的样子,之后再没有了消息。会不会与秦云其的逃脱有关?”

年朴心若有所思地喃喃道:“有这个可能!秦家那边有白麓鹰坐镇,秦云其这么多年被囚禁在地牢,不可能这么容易逃脱。一定是有人帮忙!李仁谦那小子也许和他接触过。他在和李域的对话里并没有提到参加拍卖会之后的事,应该是有所隐瞒……年逸风已经没用了,他的身体你拿去。”

年玉不发一语,走到昏死的年逸风面前,右手随意地放在年逸风的头顶。只听得“噗”一声,年逸风的身体一阵颤抖。他的口鼻都流出血来,头顶上多了一个洞,汩汩地涌出脑浆和血液混合的东西。

年朴心冷眼看着这一切。门外传来一声通报:“家主,白家的人来访。”

“白家?他们总算是来了。”年朴心的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脸,但这笑却如鬼魅般阴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