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旧识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416字
  • 2019-01-20 18:39:43

图书馆里空无一人,李仁谦被自己的脚步声震得耳膜发疼。在附魔区,他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与禁魂戒有关的信息,就连神器的信息也是寥寥无几。历史区却是有许多与白麓鹰有关的书,但是看到那几个书架的传记,他翻了三四本就放弃了。里面各种夸张各种吹嘘,甚至给白麓鹰立了一个宗教的都有。这样茫茫的方块字里面要找到“禁魂戒”三个字,那和大海捞针没有什么两样。

他最后还是走到了植物类区域,在一本《南大陆植物简摘》里,发现了禁魂草的介绍。

禁魂草:为南大陆荒芜城特有,生长于沙漠等干燥的环境中。植株低矮,最高不超过半米。叶上部分倒卵形,常在叶尖有一条尖刺,下部分叶边缘不规则,密生倒刺。禁魂草可封印法魄,为极度危险的植物,非麋人族不能解。

有关南大陆的资料还不少。南大陆是兽族里羚族广泛居住的地区。羚族比较温和,除非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否则不会主动攻击。南大陆的中间很大一部分是一片广阔的沙漠,称为死亡沙漠。而荒芜城就在这死亡沙漠正中。在荒芜城一切法魄都失效,是绝对的禁魔区。而荒芜城里唯一居住的种族就是羚族。

灵族在南大陆唯一的传送点,就是沙漠边缘的圣羚城。这是羚族的主城,羚族与灵族有免战合约,但除非集齐四大家族的通行证,否则不能传送。

李仁谦心念一动:

若是秦云其这次能够避过风险,定能拿到秦家的通行证。

林家那边还欠自己一个神器,那本神器名册既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东西,不如用来换取通行证。这样说来也不算难。

杨家可能还需要自己走一趟碰碰运气。

最困难的要数年家了。秦家现在甚至和年家还是敌对的关系,而自己明显与秦家关系不浅。要获得通行证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更何况连秦云其都认定年家背后必有连秦家都要忌惮的背景。

——李仁谦想着还是没有头绪,要同时拿到四大家族的通行证还真有些难,这事或许得找秦云其商量一下才行。

在图书馆又逛了两个小时,再没有别的有用的信息,李仁谦决定离开图书馆。可刚到图书馆的大门前,他才发现:外面竟已经是晚上,图书馆的大门已经上锁,看来他免不了在这里呆一夜了。

还好图书馆的灯是通宵亮着,李仁谦之前在蓝铃果的洞穴里呆了一个月的时间,他倒是很适应这种寂静的环境。

走到一个墙角边,他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正要拿出青冥鼎练习附魔术,却发现从隔壁传来阵阵微弱的鼾声。

——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吗?

出于好奇,他寻着鼾声走了过去。谁知道这哪里是什么微弱的鼾声?简直是震天动地地打鼾。而且这鼾声还是从他百米外的地方传来的,隔着几堵墙都能听见。在距离声源十几米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过去,这简直太大声了,耳膜都给震得嗡嗡直响。

借着图书馆微弱的灯光,他看见在一个角落的书架底层竟然躺着一个呼呼大睡的人。而这个人的体型实在是太巨型了!他躺在那里,已经把底层的书架完全塞满。若不是看到那起伏的呼吸,李仁谦肯定以为那是一床厚厚的棉被。

李仁谦觉得奇怪,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人呆在图书馆呢?难道也是和自己一样错过了关门的时间吗?

正想着,那鼾声却戛然而止。李仁谦眼前的“厚棉被”倏地站了起来,以与他身型不匹配的速度快速一个右勾拳向李仁谦挥来。李仁谦顿时感到一股雄浑的力道带着风扑面而至。

但是此时的他与往时不可同日而语。他已经完全熟练掌握了《飞羽踏影术》,身体的灵敏度甚至完胜一般的法魄者。

虽然有些突然,但是这股劲风对他来说却和慢动作没有什么区别。李仁谦从容地一个侧身躲过了这一拳。“厚棉被”见一招没中,又向李仁谦颈下抓来。李仁谦一个矮身,顺势向“厚棉被”小腿踢去。“厚棉被”也许是认为自己本就是突袭,不可能两招不中。他竟没有防备李仁谦的下盘攻击,小腿被李仁谦狠狠地踢中,“哎哟”一声向旁边滚去。

李仁谦却发现这声音有些耳熟,但又想不起来是谁。他几个步子闪到“厚棉被”跟前,将滚成一团的“厚棉被”拦住。

“厚棉被”见路被封,转身就要向另一个方向跑去,却听李仁谦叫道:“等等。”

“厚棉被”一愣,将头转向李仁谦。

李仁谦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总算是想起来他是谁了。——这不就是自己第一次来图书馆,给自己介绍这里的话唠杨焕吗?这家伙也是个法魄者呢,而且还是苍魂学院大二的学长。

杨焕似乎也认出了李仁谦,若有所思道:“咦,我们是不是有见过?”李仁谦见是他,心下觉得这个人还挺热情的,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对他贸然袭击自己的事有些介意,他不回答杨焕的问题,直接问道:“你这么晚在这做什么?”

杨焕对自己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李仁谦出手的事面露尴尬,他不好意思地说:“我晚上一直在这里的。只是没想到今天多了个人,我以为是……”他把“小偷”两字咽了下去,见李仁谦瞪着他,他又不解地问:“你怎么会在这?”

“太晚出去,门锁了……怎么你住这?”李仁谦已经不再拦他,不过对于他的解释仍旧不满意。

杨焕似乎有些为难,不过他憋了半天,看看李仁谦又低头想了想,最后还是说:“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

——所有秘密都是这样被泄露的吧?李仁谦想,他没有说话,继续听杨焕道:“这就是我的修炼场地了。因为我的法术比较特殊,只有这里隔音效果比较好……”

李仁谦想:“什么法术还有这种要求?难不成是会制造噪音的?”

“我的法术主要就是音波攻击。”杨焕笑嘻嘻地说。

——果然猜对了。李仁谦想。

杨焕与李仁谦两人在图书馆里聊些有的没的打发时间。李仁谦反正也找不到自己需要的信息了,杨焕又好不容易找了个听他唠叨的对象,更是把修炼法术的事抛到脑后,对着李仁谦瞎聊了起来。不到几个小时,两个人几乎都熟络地快成知己了。

“这么说你不是法魄者?”杨焕挪了挪肥胖的身子,诧异地说:“那必然是附魔师了。真了不起啊!这么年轻的附魔师……咦?你认识我弟弟吗?我弟弟叫杨韬。”

虽然听他说了半天,李仁谦已经猜到他就是没收了杨韬的刀的人,但是亲口听他说出来,他还是有些震撼:“想不到这么巧,竟然能够遇上他。”

“既然这样,不如套个近乎,了解一下通行证的事吧。”李仁谦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