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秦家之难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705字
  • 2013-11-08 22:41:44

星涌大陆的夜晚弥漫着栀子花般的香味。天空中漂浮着微弱的光点,犹如人类世界的月光。李仁谦与秦云其到达秦家堡的时候正是午夜。秦云其多年没有步足这里,却仍然轻车熟路地带着李仁谦拐了几个弯,到达了秦家的主厅。

李仁谦从洞穴里出来,心情特别轻松,却也有些奇怪:这秦家堡虽然说不上防卫森严,却本也是能见到不少守卫的。可今天与秦云其一路走来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人,他们就这样径直到了秦家的主厅。秦云其也是一脸的疑惑,待他推开主厅的正门时,却发现秦家的上上下下都堆在了主厅里。站在主厅正中央的是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者,他一见到秦云其时却完全愣住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族……族长……真的是你吗?”

所有人随着老者的目光向门口看去,只见一老一少两个浑身脏兮兮的人站在门外。秦家年轻一辈是不认得秦云其的,许多人脸上露出了讶异,而更多的是一种惊慌。老一辈的人看到了秦云其则都是惊骇无比,很多眼眶里甚至都渗满了泪水。

“秦大。我回来了。”秦云其一句淡淡的话,让整个主厅的老人们忽然全都痛哭了起来。

李仁谦在一旁看到这个场面马上就意识到:秦家出事了!

主厅中央的老者颤颤巍巍地一路走到门口,许多人都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就算不认得秦云其的人也知道,站在门口的一定是一个大人物。

“族长,你……你总算是回来了!族……不对,二族长失踪了!”叫秦大的老者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但脸上的激动却夹杂着悲愤。

“我已不是族长,你们不必再这样叫我。还是叫我大长老吧。你刚才说云里失踪了?是怎么回事?慢慢说。”秦云其听到秦大的话,也是震惊异常。

“好吧,大长老。事情是这样的。”秦大一脸地无奈,将这段时间秦家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原来,李仁谦离开的当天。林家与年家在城外展开一场厮杀。林家确信是年家的人杀死了他们几年前参加拍卖会的所有人,还夺走了神血精。秦云里也是听到这个消息,才出城去查看。林家的人里,有家主林中天、大长老林中毅。而年家的人只有年尹和一个年轻的女孩。林家是完全在实力上占了上风。

刚开始也确实是这样,年尹被林家两个高手打成重伤。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年尹必然会陨落时,年家那个年轻的女孩忽然不知道使了什么法术,从她身上放出一股黑气,将年尹身边的林家两人震开。这股黑气死死地缠绕住林家的两人,让他们浑身如毒发般七窍流血。距离远一些的林中天受伤稍微轻一些,而几乎是浑身被黑气笼罩的林中毅则是面目全非。林中毅似乎是有意掩护林中天离开。他将那年轻女孩打死后,用尽全力要与年尹同归于尽。

林中天在林中毅的掩护下重伤逃离。可林中毅却没有成功将年尹困住,在最后一刻年尹硬是抗着林中毅的全力一击使用了传送卷轴逃走了。就在年尹逃离的时候,秦云里赶到。他使用了空间之力去追年尹,而林中毅却因为黑气的侵蚀连骨头都化为一滩黑水。

这本与秦家也没有什么关系。谁知道几天以后,年家的人忽然找上了秦家堡。他们一口咬定年尹被秦云里杀死。可秦云里却从去追年尹后再也没有回来。年家的人屡次向秦家要人,还扬言若秦家再不交人就要血洗秦家堡。而明天就是年家的最后期限。

秦云其听完秦大的叙述眉头紧锁,只有他知道,年家的实力远远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若是年家真的要血洗秦家堡,秦家绝对要走上灭亡一途。

李仁谦在一旁听得义愤填膺,他知道年尹并不是死于秦云里之手。年家如此行径或许更多的是想要借此机会剿灭秦家。

秦云其看着在场的秦家老小,语气坚决地说:“年家实在欺人太甚,但如今我们秦家着实没有能与其抗衡的能力。你们今晚速速撤离秦家堡,明日就由我来会会年家的人。若是我果真不敌,就让我来替云里走这一趟。”

“万万不可!”秦家上下一片惊呼,不少人怒道:“我们秦家好歹也是四大家族之一,高阶法魄者也不少于他年家,怎可不战而逃?若是真的天亡我秦家,我们也都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都住嘴。”秦云其一声怒喝震住了厅中所有的人,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年家的实力非你们所想,谁今晚不走,过了今天就再也不是我秦家堡的人!”秦云其的一声饱含了灵力的震喝让不少人头晕眼花,他们知道眼前的人实力非凡。仍旧有不少年轻人想开口反驳,却都被身边的老者拉住。

秦云其转向了秦大,柔声道:“秦大,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赶紧带他们离开吧。”

秦大看着秦云其坚决的眼神,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无益。他摇摇头开始张罗着让大家整理东西起身。

“秦老。”李仁谦想说什么,却被秦云里抬手阻止。秦云里低声对他说:“你跟我来。”

在秦云其的带领下,李仁谦跟着他走出了主厅。

秦云其带着李仁谦走到一个像密室一样的地方,但这里却有许多庄严的雕塑,雕塑面前还有不少灵牌。李仁谦隐隐能闻到一股浓香。

“这里是秦家祠堂。”秦云其对李仁谦缓缓说道,“想不到我刚刚从年家地牢出来,却要再入虎口。”

“秦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李仁谦也知道,秦云其这一去必然是死路一条。

秦云其却不回答他,自顾自地说道:“我秦家几亿年来都是以保护灵族的血脉为己任,想不到今日灵族衰败至此。竟然不是毁于外族入侵,而是自相残杀。”

李仁谦沉默了,他心里也很内疚。秦家世代守护天傀星,但自己却实力不足无法保护他们。一直没有什么天傀星觉悟的他,忽然却有了一股不顾一切的冲动,他对秦云其说:“我身上有一个《缚颜术》披风,不如让我装扮成秦云里的样子交给年家交差。反正……反正我也活不过三十岁。”

秦云其马上摇头道:“不行,你还有一丝可能恢复灵力。我们不能放弃这唯一的拯救人类的希望。你说的那个《缚颜术》我略有所闻,是能够易容成别人的样子,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人看出来。”

“被人看出来倒是不会。我试过,除了声音无法变化,其他的都能完全复制过来。可惜《缚颜术》只能复制十秒钟前看到的人的样子,还只能持续一分钟。”李仁谦这才发现自己的提议也并不可行。

秦云其却笑道:“那是因为你灵力不足,你拿到法力卷轴的时候,看到的是以你的灵力为标准的说明。若是《缚颜术》用在我身上,就可以几乎易容成所有我想易容的人,还可以一直使用。”

李仁谦惊讶道:“真的?”

秦云其点点头,说:“不信你拿来我试试。”

李仁谦马上掏出那件披风交给了秦云其,他意识到若真是如秦云其所说,自己的所有魂器都应该是随着灵力的提升而有所增强。

秦云其披上了李仁谦的披风,下一秒马上变成了秦云里的样子。因为秦云里特别矮小,秦云其的衣服都显得有些大了。

李仁谦看得惊奇地合不拢嘴。秦云其的这一变化至少证明,自己看到的《缚颜术》中说的只能易容成十秒钟前看到的人的样子的说明已经被打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