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脱出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324字
  • 2013-11-07 21:23:03

秦云其意味深长地看着李仁谦,也不去打搅他。他知道让他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是非常困难的,就像曾经的天傀星转世一样。

李仁谦心里乱极了。秦云里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这些,他以为自己逃出这个鬼地方之后安安稳稳地生活着就可以了,没有想到又一个晴天霹雳打在自己头上——自己竟然活不过三十岁。他沉默了一会,对秦云其说:“我怎么能相信你说的话?你又怎么能证明你就是秦云其?”

秦云其叹了口气:“在族内重新选了云里作族长的时候,我身上的天傀星守护印记就已经消失,现在我只是个最普通不过的法魄者。除非将我带回去与云里相认,否则你要我如何证明?”

李仁谦看着他,秦云其直视他的眼神没有半分搀假。李仁谦终于相信他所说的十有八九是真的。

“我要恢复魂力,我不想这么快死。”李仁谦咬牙切齿地说,“或者说,真要死也要知道谁在害我。大限之日既然快到了,这些人一定会露出尾巴。”

“距离大限之日只有五年了……”秦云其比起秦云里当了不知多多少年的族长,他是知道大限之日的。“其实我之前有对云里说过,若你不能在二十岁前突破绿魄,暂时先不要告诉你这件事。毕竟若是知道自己活不过三十岁,任谁也无法活得自在。”

李仁谦苦笑地看着秦云其,心想:你现在告诉我不也一样吗?

秦云其像是知道他有这个心思,叹道:“我现在告诉你,是因为此次人类大限之日无法避免,灵族总坛祭血之事也许对灵族的灭亡再也于事无补。你可以选择不再浇筑总坛的血池。”

李仁谦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对灵族将来的绝望,他咬着牙说:“我不知道什么血祭的事,但既然有人在我身上捣鬼,他们必然要血偿。”

李仁谦把秦云里的发现对他说了一遍,秦云其点头道:“这个幕后的计划者非年家莫属。”他咳嗽了几声,缓缓说道:“十八年前,我就感觉到你并没有出世在星涌大陆。所以四处寻找你的下落。本来我对这一世的天傀星也没有寄予如何大的希望,毕竟像白麓鹰那样的天才一亿年来也只有一个而已。”秦云其停顿了一下,看着李仁谦说道:“人类要遭此浩劫也是上天注定的,但我在寻访你的过程中却发现了在人类大陆的异常,许多法魄者在人类世界莫名其妙被杀。一次事件让我怀疑到了年家,我潜入其中却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年家的背后似乎还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他们似乎一直在筹划着什么。咳咳……”

李仁谦面沉如水,他一直坚信禁魂戒一定有办法解开。自从秦云里告诉他因为大限之日,年家特意封锁了他的灵力,他就更加确信年家如此提防自己必定是有什么依据的。他对秦云其说:“你说了这么多话,之前又被囚禁了这么久,体力损伤很大。尽管已经恢复了灵力,但还是早些从这里出去好。无论如何我都要试着解开禁魂戒……”

“等等,你说的是禁魂戒?”秦云其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李仁谦赶忙追问道:“你知道这个禁魂戒?”

秦云其非常努力地回忆着什么,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听过。……对了,是禁魂草。”

“禁魂草?”

“我记得在我寻找你的过程中,我曾经经过一个叫做荒芜城的地方,那里生长着许多的禁魂草。当时因为这个禁魂草能够暂时将人的灵力封印一段时间,还让我差点葬身于那里。后来,当地的麋人族用他们信奉的灵树的果实帮助我解了禁制,我才得以恢复。”

“禁魂戒,禁魂草……”李仁谦眼睛一亮,想到:“白老曾说过,元素族的灵魂存在于植物之中。会不会炼制禁魂戒的元素族灵魂就是禁魂草呢?若真是这样,那个麋人族的灵树或许能够帮助我解开禁魂戒的禁锢。”

秦云其摇摇头,似乎再也回想不出什么。李仁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们出去再说。”他又从空间收纳戒指里取出了嗜土灵兽,让它从洞臂上开出一条往斜上方的半米高的洞,一直延伸到地面。

嗜土灵兽的打洞速度很快,马上在洞壁上忙活了起来。秦云其也不再说话,只是闭目养神。李仁谦却在周围摘了不少的蓝铃果,满满地塞进了空间收纳戒指。既然秦云其说这个东西真的如此稀缺,拿到外面倒也许能用得上。

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嗜土灵兽终于打通了到达地面的洞。当李仁谦和秦云其到达地面的时候,正是晚上。两人心中都是激动无比。

李仁谦从被年尹擒住,后来又掉入了洞穴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这一个月来他的皮肤和骨骼都坚硬了不少,再加上已经完全将《飞羽踏影术》和《灵蛇破空技》融入自身,他的身体反应能力得到了极大地提升。只是一直呆在洞里,皮肤也白了许多,胡子也长长了不少,估计秦云里要是见到了他,还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秦云其更是几年都没有再见到星涌大陆的天空了,他也是尽力地呼吸着空气,难隐心中的澎湃。

嗜土灵兽打出的洞已经穿过了之前困扰李仁谦的那片迷雾,到了一片草地之上。不过李仁谦仍旧是联系不上秦云里。正在疑惑中,秦云其道:“这里还是年家的范围,我若用出空间魔法必然被他们察觉。你的星族印记需要云里定过坐标的地点才能使用。向南再行一段便有一个传送阵,你有传送牌吧?过了这传送阵,我就可以用空间魔法送你回去了。”

李仁谦点点头,他想起自己从年尹的玉佩里找到不少传送牌。他对秦云其说:“你使什么武器,我这里有一些魂器。你要不拿去些防身。”

秦云其笑道:“我的灵力已经恢复了,那些魂器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我见你身法技巧很不错,又有不少魂器,一般的人应该无法伤你。”

李仁谦脸一红,想起他是高阶法魄者,根本还用不着自己照顾。便跟着秦云其走去。

两人很快便到了秦云其所说的传送阵,李仁谦想起这些星涌大陆的传送阵都只能一个人传送,便与秦云其一人一个沐罗城的传送牌直接传送到了沐罗城郊。到了沐罗城,秦云其使出空间魔法,将他与李仁谦一起带回了秦家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