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困境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772字
  • 2013-11-04 20:10:36

不等李仁谦迈步,天喾忽然从他的肩上兴奋滴蹦了下来,朝洞里奔去。天喾的反常让李仁谦吓了一跳,他赶紧也跟了进去。

小洞只能容得下李仁谦弯腰前进,还要不时地拿异极弯刀砍去拦路的蔓藤。一个八级灵器被他这样使用,不知道要被多少人骂暴殄天物,但是现在也只有这个东西好使些。

大约走了百米的距离,李仁谦看到前方的洞口发出幽幽的蓝光,还有一道白光四处闪动着。是天喾的光芒!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总算是走出了洞!李仁谦终于可以直起身子了。他抬头看到眼前的景象,竟然惊得长大了嘴: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洞穴,漫天地挂满了蓝色发出荧光的果子。这果子的枝叶已经将洞的四周层层叠叠地布了厚厚的一层,果子也是密密麻麻地天上地下到处都是,地上因为烂掉的果子结了厚厚的一层果泥。天喾正在一个一个角落美滋滋地啃着一个蓝色荧光的果子。

李仁谦咽了下口水,看天喾吃得津津有味,他不由得也想摘一个尝尝。但天喾能吃不代表自己也能吃啊!若是有毒怎么办呢?李仁谦心里挣扎着,更觉得饿了。这里看似没有其他出路,原来天喾一路带自己寻过来,就是为了这蓝色的果子。

“算了,反正也走不出去了,不如就吃吧。”李仁谦小心地踩在一片黏糊糊的果泥地里。他走到一侧的枝叶旁,摘下了一个果子猛地咬了下去。一口下肚,竟然觉得无比美味。他狼吞虎咽地吃下了整个果子,才觉得肚子舒服了些。这下一发不可收拾,李仁谦拼命地摘果子往肚子里塞,直到肚子撑不下了才作罢。

吃完了果子,李仁谦觉得精神百倍。他顺着枝叶爬到了一个由果子的枝叶搭建而成的台子上坐了下来。从原路回去是不可能的了,就算到了那个树洞也上不去。李仁谦想到自己很可能死在这里不由得失落无比。百无聊赖之下,他取出拍卖会上换到的几件东西。

先是《飞羽踏影术》,他翻开看了一眼,却发现这上面的文字猛然一闪,化为图像印在自己的脑中。顿时脑子里就像有一个小人,在不断地飞舞着重复着各种招式的动作。李仁谦忍不住跟着小人的动作练习了起来。演习了一遍动作,李仁谦忽然想到自己不是有白尧让他买的金雀翠璃璧吗?听说有这个在身边,修炼的速度能提高四分之一。他就将金雀翠璃璧摆在一边,又练习起了《飞羽踏影术》的动作。

这一练习就花了他三天的时间。饿了的时候就吃周围的果子,三天下来,终于把这《飞羽踏影术》练习得熟练无比。有了这次经验,他又将《灵蛇破空技》如法炮制学习了一遍。等到两种武技都练习得熟练无比,已经是十天后了。这十天天喾也很乖巧,饿了就找果子吃,吃饱了就躺在李仁谦的身边睡觉,样子可爱无比。

学习了《飞羽踏影术》,李仁谦觉得自己能够非常灵敏地躲避一切近身攻击。而《灵蛇破空技》让他确保自己能够在十米开外,百分之百命中敌人。两种武技学习完毕,他收起了金雀翠璃璧。然后,他又将之前的《焰泣风火波》附魔到苍戾拳套上。现在这个中级魂器的附魔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

他戴上苍戾拳套,用灵蛇破空技将炙焱诀的硬币狠狠地往天上一掷。整个洞穴被炸得震动了好久,上面的土层被炸出一个大坑,但却仍旧看不到地面,还差点把洞给炸蹋了。李仁谦不敢再尝试,又摆弄起其他东西来。

两件灵器《修罗冥铠》软甲和异极弯刀只能当摆设。其他东西又都是些低级魂器,在这种地方没有什么用处。最后,李仁谦的目光落到那个空间收纳戒指上。

当他取出空间收纳戒指的时候,在懒洋洋地睡觉的天喾忽然非常警惕地盯着那枚戒指。看到天喾这样,李仁谦也谨慎了起来。他将戒指纳魂成功,天喾忽然跳到戒指面前,对着它呲牙咧嘴一副攻击状。李仁谦犹豫着将手慢慢伸进收纳戒指,心里想着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出来把自己的手指咬了。这时,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一个声音:

“主……主人!是你吗?”

李仁谦吓了一跳,赶忙缩回了手指。对戒指道:“你是什么东西?”

那个声音却低声回答道:“我是秦云其,秦家的族长……”

“什么?”李仁谦吓了一跳,怎么会是他?秦云其,秦云里的哥哥,五年前在自己家门口消失的那个人。“你在戒指里做什么?”

“什么戒指?”秦云其的声音响起。“主人,你怎么到年家的地牢里来了?”

李仁谦心中疑惑,却见天喾跳到对面的枝叶里,不停地示意李仁谦过去。李仁谦只得放下戒指,走到天喾指示的地方,用异极弯刀把茂密的枝叶层层割开。

他赫然发现在这茂密的枝叶下竟然有一个地洞,下面用铁链锁着一个身形枯槁的人。这个人正在抬头望着他,若不是眼珠还在转动,李仁谦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鬼。

“你……你是秦云其?”

“主人,你果然还是来到了星涌大陆。我还是成功了!哈哈哈!咳咳咳……”秦云其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笑起来非常吓人。

“你居然没有死……”李仁谦叹道,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遇见了秦云其。

“是的,这里是年家的地牢。年家的人,已经背叛了灵族!”秦云其咬牙切齿地说,“我被他们抓来这里。他们阻止我去觉醒你的法魄,不过还是被我冲出了一丝灵魂出去。”

李仁谦苦笑了一下,道:“可惜,我的法魄还是没有觉醒。”

“什么?”秦云其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仁谦。

李仁谦把自己五年前被禁魂戒封印的事告诉了他,还有到东星学院之后如何遇见秦云里,以及自己是如何到星涌大陆来的所有事。

秦云其听得是气愤无比,把铁链扯得咣当直响:“想不到还是被他们捷足先登了!”

对于他的气愤,李仁谦早就有预感。他无奈地摇摇头,问道:“我现在和你一样被困在这里了,都已经十几天了你怎么现在才发现我?”

秦云其被他一问,叹了口气回答道:“不知道,我之前早就陷入了沉睡,应该也有两三年了吧。刚才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才苏醒。只有天傀星的神识有如此强烈,我就想应该是你。”

李仁谦心中奇怪,自己来到这里多天,若是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神识应该早就有察觉,怎么会现在才醒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秦云其摇摇头不得其解。两人沉默了半天,秦云其忽然问道:“那你刚才有做什么特殊的事吗?”

“特殊的事?”李仁谦忽然想起刚才自己是刚刚纳魂那枚空间收纳戒指成功。转身一看,天喾已经半身都消失在那戒指里,外面只有两只白色毛绒绒的小脚在不停地挣扎踢腾。

这一下可吃惊不小,李仁谦赶忙抛下了秦云其,冲过去用力把天喾又从戒指里拖了出来。还好天喾完整无缺,只是还一个劲地要往戒指里钻。

李仁谦不理天喾的异常举动,把戒指带到秦云其头顶上的洞口,说:“就是这个,我刚刚纳魂成功的空间收纳戒指,里面好像有生物。”

秦云其抬头想尽力看清楚李仁谦手里的戒指,他打量了半天,说:“不对,我现在没有刚才那种感觉。”

李仁谦无奈地耸了耸肩,将手又伸进了戒指中。却不想忽然秦云其叫道:“有了!就是这种感觉!是戒指里的东西引动了你的神识!……快!快进戒指把它带出来,是嗜土灵兽。我们有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