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寻路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976字
  • 2013-11-03 23:53:45

李仁谦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真是因祸得福了!自己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居然白白拣了个便宜。这可是多少人愿意为它拼命的天喾啊!想到这里,李仁谦赶忙将它放回了那枚玉佩。

他环顾了一圈,发现这里是一个池塘的边缘。自己昏迷了多少时日他不知道,但是也不会少于五天。因为他已经饥肠辘辘了,但也许是因为药草的滋养,他的精神也还不错。这么久以来这里都没有其他人来过,可见绝对是人迹罕至之地。既然不会被其他人发现,李仁谦也稍稍放了心。他整理了一下思路,大概理清了目前的情况:

在沐罗城传送阵那里,正是年尹勒住了他的脖子将他带到这里来的。至于将他带来这里的原因,李仁谦认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年尹专门为了对付他在那里埋伏,另一种可能就是年老头只是随便找一个人做什么,自己成却了冤大头恰巧就被他碰到了。

李仁谦是倾向于后一种可能的。因为以年尹的实力,若是为了埋伏他,完全可以发动法魄将李仁谦抓住。而不是用勒脖子这么原始的方式。这说明当时年尹很可能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使用法魄。而且在拍卖场,年尹应该不知道自己就是那个神秘的“白家人”,没有理由对自己下手。

年尹既然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使用法魄,很大可能也受了很重的伤,这也能解释他后来为什么才将李仁谦带到这个池塘边上,就挂了。不过他想干什么李仁谦就想不透了。为什么要抠开自己的肚子呢?不过还好,他刚刚抠开自己的肚皮,这个老头就挂了。要不然自己内脏被他捣烂了,有了仙丹也救不活。

年尹若是受伤,应该就是被仇家碰到,或者被人觊觎上了身上的东西。李仁谦想起在拍卖会上最后上演的林家与年家针锋相对的一幕:“会不会是林家呢?”

“算了,多想也是伤身,还是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吧。”李仁谦自言自语道。一边伸手进玉佩继续摸。他将天喾拨到一边,发现里面还有不少东西:一袋沉甸甸的臬岩币、一些杂物包括各地的传送牌、苍魂拳套、三级灵器《修罗冥铠》软甲,甚至连八级灵器《黯灭流光闪》异极弯刀也原封不动地在里面。李仁谦现在真是变成彻彻底底的土豪了。

不过他有些讶异地发现,那只天喾似乎对他非常温顺乖巧。记得在拍卖会上的时候,秦云里将它小心地关在那个空间里,天喾拼命挣扎,似乎有些难以驯服的样子。可这会自己又是抓它出来,又是在玉佩里怎么摆弄它,也不见它有任何反抗。反而很舒服的样子爬在那里装乖巧。

无语啊,难道自己弱到连这么小的动物都觉得没有威胁性吗?

李仁谦摇摇头,现在自己没有办法再去思考太多了。虽然很饿,但是天喾的出现让他精神一振,继续在那具尸体上搜索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年尹的尸体上许多骨头都已经断裂。这里没有其他人来过,年尹更不可能将自己骨头弄断,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人打伤了。

年尹身上除了那枚玉佩再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这具尸体是不能留的,若是被人发现了,难保不追查到自己。可惜年尹死去多时,早已经魂飞魄散,否则这样一个高阶法魄者的灵魂可是难得的附魔素材。李仁谦将尸体投入了池塘,一群鱼儿马上群聚了过来,相信不多时便能将这尸体销毁干净。湿地边上的血迹已经发黑,稍微掩盖便能与周围的黑色淤泥混合在一起。

把一切都处理好,李仁谦总算是松了口气,发动了星族印记。可是非常意外的,居然没有传送成功。他又试了几次,发现仍旧是这样。该不会是距离太远没有办法传送吧?不知道星族印记的传送条件是什么,但是既然秦云里说能够从人类世界传送到他那里,一定不会有太大的距离限制。

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李仁谦没有办法。星族印记既然没有办法传送,他只好想别的办法离开这里。但只是稍微查探了下,他就知道要从这里出去不是简单的事。这个池塘竟是在一个山谷里,周围都是高耸入云的山峰。这里只有池塘附近空气比较清新,再远一些就布满了雾气,能见度不太好。不知道年尹是怎么将他带来这里的。这下子他的脑子有些蒙了:自己就要被困在这里了吗?

李仁谦想了想,自己最多只能再支持一天,再久的话必定是要饿死的。这个山谷的池塘应该是靠地下水的汇集而成,因为周围并没有看到有其他的支流汇入这个池塘里,想顺着水源找到出路的想法被否决了。若是从山谷周围的树林里找到入口,且不说是否有未知的危险,单是万一走错了路,那耗费的时间是足够让他死在半路了。

左思右想怎样都得有个决定,李仁谦看着周围的雾气叹道:“唉,这雾气貌似是距离这池塘越远越浓了,就算是有个向导估计也不一定能找得到路。”

——“向导?”李仁谦忽然一想,自己不正有个能找到神族遗迹的天喾吗?与其自己在这里犹豫不决,倒不如用天喾来赌一把。要找到神族遗迹必然要先离开这里,天喾应该能找到路吧?

既然已经打定了想法,李仁谦就从玉佩里取出了天喾,他小心地先将它放在地上,双手不敢放开。万一天喾一溜烟没了影子那可是更赔了本了。可天喾却似乎对李仁谦非常地亲近,反而爬回了他的身上,蹲在他的肩膀上还蹭了蹭李仁谦的脸。李仁谦放心了下来,他看见天喾居然非常人性化地抬起一只前爪,朝一个方向指了指。然后用水灵灵的翠绿眼睛看着李仁谦,仿佛在说:“走这个方向。”

李仁谦随着天喾的指示艰难地在山谷里走着,他甚至怀疑天喾到底是不是在给自己指出去的路,因为这个路线明显没有人走过,更不可能是年老头之前带他来的。不过还好没有什么悬崖峭壁,不然的话李仁谦真有将这天喾当兔子肉烤了吃的冲动。

越是迷茫地走着,李仁谦就越感到饥饿。走了大约三个小时的路,他觉得自己的腿已经抬不起来了。但是周围却都是潮湿的矮灌木,没有地方可以让他坐下来休息。李仁谦的全身都湿得透透的,不知道是周围树丛上的湿气还是自己身上的汗水。他站在原地大声地喘气着,可天喾却忽然激动地上窜下跳,还不时地指着前面十米处的一棵耸入云天的大树。

“你是要……让我去那里吗?”李仁谦累得接不上气。

天喾竟然点了点头,还用脚爪在李仁谦肩膀上用力地踢着,发出“扑扑”的声音。

“好了好了,我去就是。”李仁谦无奈,休息了两分钟恢复了一点点力气,他就朝着天喾说的那棵大树走去。

李仁谦走近了,看见这是一棵似乎已经枯死了的老树。树上参天的枝叶其实都是周围的蔓藤搭建而成的,老树本身早就从树桩以上都断裂了。李仁谦站在老树面前还没来得及对天喾说话,就感到脚下在缓缓下陷。他赶忙想要往回退一步,脚下的地面却在瞬间崩塌了。

李仁谦情急之下拼命抓住身边的藤蔓,却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把那些藤蔓一齐拖向了他。还好不是很深,李仁谦刚落下不久就跌到了一块软地上。用手一摸,周围都是些枯叶杂草。抬头一看,地面上的亮光在十几米高的地方。他心里一沉,难道自己真的走不出去了吗?

这时候他的脑子里晃过自己的父亲,这个自从母亲死后就没有给过他温暖的人。李仁谦对他还是有很多的不舍。“我还没有结婚呢!”李仁谦想,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子里浮现的是仅有一面之缘的白汐舞。

天喾抖了抖身子,却在这个时候浑身亮了起来,把周围映了个遍。李仁谦发现自己在的地方是一个树洞。那棵死去的大树只是这个树洞的其中一个枝叶而已。这个树洞很大,容得下五六个人并排走。借着天喾的光,李仁谦看到自己的身后有一条深邃的小洞,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李仁谦一下子振奋了起来,朝小洞走了过去。刚走到路口,就扑面而来一阵清新的花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