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百分百神器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426字
  • 2013-11-02 00:56:32

“这么说来,那白麓鹰是我的前世咯?”李仁谦想了想,算是听明白了。

其实在他的眼里,那天傀星与自己真是没什么关系。秦云里一直担心自己,也是因为希望自己能好好的传宗接代而已。甚至他都不希望自己来星涌大陆,最好乖乖地呆在人类世界混一辈子。对于秦云里这个天傀星转世的守护者,李仁谦一直觉得心里不舒服。他并没有感觉到秦云里对自己的信任,而似乎是一种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李仁谦的骨子还是有些叛逆的,他偏偏就不想顺着秦云里的路子。心想,我管你什么星族血脉呢,反正也没有前世的记忆,凭什么就得照着别人定的路过自己的生活?

但他嘴上却不能说,因为他觉得秦云里对星族或者说对天傀星存在一种近乎狂热的执着。眼前的这个人若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也许真会把自己软禁起来也说不定。

李仁谦胡思乱想着,秦云里却点了点头,说道:“应该说,是你的前三十三世。之后的你,再也没有出现过像白麓鹰那样优秀的法魄者了……”

“难道说,就因为这样,我就应该拿回梵天盾吗?起码现在来说,我根本不会使用。”李仁谦两手一摊。

秦云里却摇着头,说:“不是的,那梵天盾与一般的神器不同。在白麓鹰对它进行纳魂的时候,自然要将星族的血脉之力也一并输入进去。梵天盾里的神识也就远远超过了其他由一丝元素族残留的神识附魔而成的神器了。白麓鹰的其他神器随着他的陨落已经消失,这梵天盾可以说现在是众神器之首。若是它落入了其他势力的手中,必定会对我们灵族不利。这也是为什么其他家族也争相竞价的原因。”

李仁谦听着秦云里说的这一番话,忽然有个想法闪现了出来。——既然星族血脉中的神识能够随着纳魂输入器物,那么也就是说,自己附魔的东西都会比同等级的其他附魔物要好了?甚至是……若是等到自己能够附魔灵器了,是不是自己血脉中的神识可以替代元素族的神识呢?这样说来,自己附魔的灵器都将会成为神器……

这个想法让李仁谦震惊了很久。他迫不及待想让自己的附魔术赶紧提高,开始尝试附魔灵器了。一个百分之百产生神器的附魔师——想到这个,李仁谦就是一阵激动。若真是这样,他在星涌大陆也将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他之前的那些转世都是法魄者,怎么样也不会去做附魔师,更加不会想到这个了。李仁谦听秦云里已经开始侃侃而谈拿到梵天盾之后的事,插话道:“若是林家不肯退还梵天盾呢?”

秦云里一愣,低头思考道:“如果林家真不肯退还梵天盾,那倒是一件麻烦的事。我们又不能告诉他们实情。不过我倒是不担心林家会与敌对势力有所关联……”秦云里念念叨叨说了半天,忽然将目光转向李仁谦,说道:“若他们真的实在不肯换,我就让他们大出血!来,拿神器名册给我看看。”

李仁谦从纳灵镯中拿出了那本神器名册。秦云里认真地翻看着,时而在上面用手指指指点点道:“这几个还算可以。……看来林家也没有无耻到拿些次品来敷衍你。”

李仁谦却无奈地说:“现在的我没有任何灵力,梵天盾也好,林家的其他神器也罢,对我来说都和厨房的菜刀没什么区别。”

秦云里听他这样说,不由得叹了口气,摇摇头说:“我也没有想到,这世的你竟然会成为一个人类。”

秦云里的这句话忽然让李仁谦想起了什么,他对秦云里道:“秦老,你有没有听说过禁魂戒?”

“禁魂戒?”秦老一脸疑惑地看着李仁谦。

“白老说,他的先祖曾经有过这样一种神器,作用是能够封住未觉醒的法魄。在白家的鼎盛时期曾经用它封印过一个邪恶的法魄者家族……”

“等等,让我想一想……”秦老像是努力地在回忆着什么:“据灵族的历史记载,曾经有一个势力庞大的邪恶法魄者家族。白麓鹰当时与他们的族长比拼了十几个昼夜,最终将其击败。而这个家族在之后的一百万年内完全绝迹了法魄者的血脉变成了人类……当时白麓鹰封印其族长的神器,好象就叫禁魂戒。”

李仁谦听到这里,奇道:“不对呀,禁魂戒只能封印住未觉醒的法魄者血脉……”

“当时那个家族的族长是个女人,她怀有身孕……”

李仁谦一阵冷颤,虽然他完全没有白麓鹰的记忆,但好歹也算是自己的前N世。想不到连封印未出生的婴儿这种事都能做得出来,他顿时觉得那白麓鹰也是心狠手辣之人。

“你也不必感觉到如何,那个邪恶家族的血脉里就流着兽族残暴的血液,每一个族人都是踏着自己族人的鲜血长大的。他们成为了人类,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了。”秦云里见李仁谦皱着眉头的样子,马上解释道。

“他们现在是生活在人类大陆吧?”李仁谦很好奇这种家族现状如何,该不会也还是残暴嗜血吧?

“应该还有族人在吧。我记得应该是一个姓陆的家族……”

“姓陆的家族?”李仁谦一惊:该不会与那个杀手陆双晨有关系吧?不过姓陆的人那么多,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你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个禁魂戒的事?”

李仁谦撤回了思绪,将五年前秦云其到自己家前一天捡到禁魔戒的事告诉了秦云里。

秦云里越听越是震惊,竟然呆里当场,嘴里念念有词:“怎么会这样?原来你不是天生人类,而是被封印了!!……禁魂戒……对于这个禁魂戒,白尧怎么说?”他从未表现出如此急切的样子,这时却是焦急地看着李仁谦。

李仁谦摇摇头:“白老说,这种禁制神器不可解。”

秦云里差点瘫了下来,然后,他紧紧地握着拳头道:“没有人比白尧对神器的了解更深了,难道真是无可挽回吗?……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不对,你是天傀星的事怎么会有其他人知道?”

李仁谦见他一副怒气冲天加语无伦次的样子,担心他又要不小心伤到自己,马上祭出裂天冰盾,将空气中的水汽凝结起来。密室的温度也急剧下降,这倒是让秦云里冷静了不少,但却变得有些失魂落魄。他摆摆手,说:“你先回住的地方去,我要想一想。”

李仁谦道:“明天与林家约见的地方?”

“淑琼坊。”秦老掏出一块木色牌子,塞进李仁谦的手中,自己念动空间魔法急急忙忙离开了。

李仁谦苦笑道:“竟然把我丢在这里自己跑了。希望你还记得明天去淑琼坊要回梵天盾的事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