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神器的争夺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473字
  • 2013-10-24 01:06:08

话音刚落,全场几乎是同时爆发出一震惊呼:

“神器!!!”

甚至有些包厢里还发出了椅子翻倒的声音。林中毅一向沉稳的性格也忍不住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嘴里仿佛呓语般念着:“白麓鹰的梵天盾……”——这个名字在像他这样的老一辈法魄者心中,一直是一个令人仰望的所在。

那是一亿年前星涌大陆上至高无上的神一样的人的名字。

殊不知李仁谦才是纠结到死了。自从这个空间收纳戒指现身之后,他就一直觉得这个东西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吸引着他,甚至是召唤着他。他能看到戒指上隐隐浮现的七彩光芒像呼吸一样明暗起伏,而且居然与他的心脏跳动节奏是完全一致的。李仁谦开始觉得这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可在林、年两家出价之后,他感觉到这个起伏的光芒频率越来越快,仿佛带动着他自己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似乎正在急迫地催促他。

若是没有白尧让他换取的苍戾拳套,李仁谦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换下它。可现在的他却只有一件梵天盾了,他实在不想辜负了师父的交代。就在他内心无限挣扎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右手背上的星族印记忽然开始发烫了起来。这让他眼睛一亮——果然这戒指与自己的血脉有关!

李仁谦是不可能像林中毅和年老那样肆无忌惮地自己开口叫价的。且不说他们自身都是顶尖高手,单是背后的家族实力就不敢有人造次。但若是他自己的声音被人认了出来,那么以后很可能就会惹来杀身之祸。于是他还是用了示意传唤侍者的方法。可没想到蛇女居然只把注意力放在那两家的竞价里了,浑然不知这里还有一个举着“神器”牌子的小侍者。那侍者只好卖力地一声吼。这一吼不要紧,所有人都朝这里看过来了。

“又是他。”林家包厢里,林中天一直在注意着这个刚才叫出过《怒雷暴》的包厢,“这么说,是白家的人无疑了……”

“阁下,在下年家年尹。”年老的声音从对面的包厢里发出来,向李仁谦一拱手道:“不知道阁下愿不愿意将梵天盾换给我们年家,我们愿意出另一件神器与你交换。”

李仁谦默不作声,心思却是快速轮转:“肯定是不能答应他的,那空间收纳戒指必须要拿到。可自己若是出声拒绝恐怕是后患无穷,若不出声,估计他是要觉得自己傲慢了。”果然年老见李仁谦没有回答,哼了一声,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阁下若是想要那空间收纳法器,年某可拍下后当作赠品一并送给阁下,只求换得梵天盾而已。”

年尹的条件算是很丰厚了,除了李仁谦要的空间收纳法器还要加上一件神器换他的梵天盾。主要是他觉得与其在那件空间收纳戒指上面赌博,倒不如将此作一个人情换得一件真正的好东西。

可李仁谦却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年家的老头没有一点好感,心里就是不太愿意这么白白换给他。正在犹豫的时候,却听林家的包厢里冷冷地传出一句话:“年老头,你未免也太不把我们林家放在眼里了。”

林中毅的声音厚实而雄浑,绝对不像一个活了几千年的老者,他转而和善地对李仁谦说:“白家的朋友,若是我林某换得这件空间收纳法器。就让你在我们林家所有神器中任意挑选一件,并将这个空间收纳法器一并赠送于你。如何?”

——这回,李仁谦是心动了。明显林家的条件丰厚地多,不单能拿到那个戒指,还可以换得一件自己挑选的神器。哪怕是林家有所保留也无所谓,自己其实只需要一件合适的装备。他示意传唤侍者写好了牌子,走出了包厢。

所有人清楚地看到,那上面是一个大大的“林”字。

年尹重重地哼了一声,道:“我敬的是白家的先辈。若是白家当下的后辈们都是这样的目中无人,也难怪要断了血脉了。”

先是神器出场,然后两个大家族的人相互争夺,这前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蛇女这才反应了过来,赶忙对所有人说:“既然是这样,请卖家决定是要七级灵器《玉罗蚀骨术》玄铁枪还是八级灵器《黯灭流光闪》异极弯刀?……请问刚才出神器的卖家还要出价吗?”

“要,”李仁谦毫不犹豫地回答。——开玩笑,若不出价万一那卖家两者都不选呢?岂不是要流拍?这个空间收纳戒指可是非买不可的东西。下次就不一定能遇见了。”

他这一声应倒是把林天毅和年尹吓了一跳,他们以为李仁谦只会自己乖乖地等着他们二人拿到那空间法器戒指,而不是居然还是要拿梵天盾去换!?这样一来,他们哪里还有胜算?

拍卖场角落里的一个包厢忽然传出了声音:“不容易啊!拿出‘梵天盾’这样的神器出来,白家真是山穷水尽了吗?……若我选了这梵天盾,你能拿到我的空间收纳戒指;若我选了林老头的《玉罗蚀骨术》的玄铁枪,你也能拿到我的空间收纳戒指,还要搭上林老头的一件神器?这笔买卖,你算得真是好准啊。……不过,也难得你如此看得起我这件东西,连我自己研究了一千多年,都不知道里面的生物是什么,我也不相信这世间有人能够看得出来。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李仁谦包厢的侍者很快从里面走了出来,举着个牌子,上面写着一个字“赌”。——李仁谦知道自己根本解释不清自己对那个戒指的感觉为何如此奇异,只好随意地搪塞过去。却不想那个包厢里的卖家似乎非常激动:“赌?很好!白家果然依旧如此有魄力!连家族至宝都能拿出来赌!……为了你这个‘赌’字,我自叹不如。既然这样,我就选林家的玄铁枪好了。若是真的是一个没用的生物,你也有个神器作为补偿。”

他真的舍弃了神气而去选择一个七级灵器?李仁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马上就被对面包厢的年老头点醒:“长缨魔古风,你不要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谁不知道你一向独来独往,只使一杆长枪,哪用得上梵天盾?是你自己更想要玄铁枪吧?而且,你也担心拿了梵天盾,我们四大家族必定要找你麻烦,与其这样倒不如退而求其次。我说的对吧?”

角落包厢里的长缨魔古风只嘿嘿嘿地笑,也不反驳。

林中毅见交易成功,非常高兴,直接对李仁谦说:“感谢阁下成全,一会我就将林家神器名册和这空间收纳法器给你送过去。”

李仁谦眉头紧锁,沉默不语。因为他的传唤侍者忽然拿了一张纸条给他,说是对面包厢丢过来的,纸条上这样写道:

“白家后人,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大长老白尧在我们年家做客,若不将梵天盾奉上,白尧之性命,忧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