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金雀翠璃璧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540字
  • 2013-10-21 10:00:45

“第十九件拍卖品,一对金雀翠璃璧。”

听到这个名字,李仁谦双手紧紧一握,顿时紧张了起来。

蛇女依旧是面带妩媚之意,缠绵之音入耳让人无比舒服:“这对金雀翠璃璧是已遗失了法魄者血脉的北吏州罗家的镇家之宝,佩带着它的人能够减少四分之一的修炼时间。”蛇女没有再多的诠释,但单单这个名字和它的效用就已经让全场发出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很多老一辈的法魄者对罗家的这个宝物早有耳闻。新一辈的法魄者也很自然地就联想到:若是修炼者要花一千年完成的修炼成果,佩带上它的人却只要八百年的时间。整整节省了二百多年。

——这将是多么可观的数字,有不少修炼者缺的就是这单单的二百年!

“底价是……啊,有人愿意以三件高级魂器来换取,有没有出更高的价……呃,五件,五件高级魂器……”蛇女刚刚解释完这对金雀翠璃璧,就马上同时收到了很多人的开价。

李仁谦透过包厢的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观众席上很多人都举起了手中的牌子。他们没有传唤侍者,只能通过这个来竞价。偶尔包厢里也会有侍者出来竞价,但对面的年家始终不动声色。

想着,蛇女已经又刷新了价格:“一张高阶法力卷轴《辇龙决》,有人愿意用一张高阶法力卷轴《辇龙决》来换取,还有没有人出更好的东西?”话音刚落,兽族的区域却响起了一声粗重的抱怨:“美女,你这不对吧?我出的价算少了吗?还是你这里有什么内幕啊?”一个豹头人身的兽族大汉站了起来,差点把身边的人震翻。

蛇女倒是很礼貌,给了他一个微笑,道:“这位客人,同时出牌我们只接受价高者的竞价。你的八百臬岩币的开价早已被压过。”场上顿时爆发起了一阵哄笑,有人道:

“想用八百臬岩币买这个宝物?穷疯了啊?”

“才八百臬岩币,该不是倾家荡产了吧?”

“八百臬岩币怎么不去买刚才那个春药啊?要物尽其用啊!”

……

豹头人身的大汉听得场上冷嘲热讽不断,强忍着没有办法发作。以他所在的区域完全得不到什么好处。只得哼一声坐了下来。

李仁谦恍然大悟,刚才自己也有开出几个魂器的价格,但都没有被报出,原来是早就被人超过。蛇女再次问道:“一张高阶法力卷轴《辇龙决》,还有没有人开价?”

这下观众席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因为高阶法力卷轴的确不是谁都可以出的,已经到了这个价,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承担的范围了,现在他们只能在下面望洋兴叹。

李仁谦开始有些担忧,现在他手里可能换取到这对金雀翠璃璧的就只有《怒雷暴》和梵天盾了。梵天盾是神器,而金雀翠璃璧是要拿去为暗店老板炼制灵器的,李仁谦实在舍不得用白老的传家至宝来换取,那么只剩下《怒雷暴》了。眼下已经出到了高阶法力卷轴,到底能否拼得过这个价格呢?

正想着,李仁谦见对面年家的包厢里出来了一个举牌子的传唤侍者,牌子上写着“三级灵器《修罗冥铠》软甲”。

蛇女马上转达了传唤侍者的意思:“有人出价一件三级灵器《修罗冥铠》软甲,还有更高的吗?”观众席上一片哗然,他们的震撼不亚于蛇女说出那对金雀翠璃璧的时候。灵器是奢侈品中的珍品,只有少数大家族才拥有,这个出价的家族应该是志在必得了。

见这件宝物的竞拍已经到了尾声,许多人已经垂头丧气起来。却不想蛇女紧接着又一声的报价让他们再次瞪大了眼球:

“高阶法力卷轴《怒雷暴》!高阶法力卷轴《怒雷暴》……还有更高的价格吗?”

——“这个法力卷轴难道比灵器还好吗?”许多人窃窃私语起来。

蛇女像是为了满足他们的要求解释道:“这个《怒雷暴》是灰魄的灵力级别,它是一百年前怒雷狂神耗费了三十年的功力炼制而成,也是他在陨落前,用此生所有的功力凝结成的最后心血。”

蛇女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可见她见到这个卷轴时的激动和震撼。她真想看看那个包厢玻璃后面出价的人是谁,像这种传说级别的卷轴又是如何得到的。

人群中开始发出惊叹和啧啧之声,关于怒雷狂神的事迹是人人借知。怒雷狂神就是百年前星涌大陆的代表人物,在他手中没有任何败绩。而且他早早就达到了灰魄高阶,离那最顶级的白魄仅仅只有一步之遥。只是后来不知是为什么忽然没有了他的行踪,现在听蛇女一说,原来是陨落了。既然这《怒雷暴》有这样的背景,他们倒觉得用来换取那对金雀翠璃璧反而显得不值了。

蛇女重复了三次李仁谦的开价,终于成交。

李仁谦叹了口气,他仿佛感觉到对面包厢里的人正在用一种杀人的目光瞪着他。若不是这样东西自己必须得到,他也不愿意被任何法魄家族的人记恨。当初白尧告诉他这《怒雷暴》堪比中级灵器果然不假。暂不管其他的,总算是完成了师父交代的一件事,李仁谦也放心不少。不过对于刚才年家的那件《修罗冥铠》软甲,李仁谦却是有些心动,若不是知道这三级灵器非拍卖场所卖,他倒是有心一搏。

“且慢。”观众席上有人站了起来,是一个摇着纸扇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一副装十三的样子让周围的人一副作呕的样子,只听他说道:“刚才是哪位出的《修罗冥铠》软甲?请阁下开出价码,在下愿诚心交换。”——果然还是也有人觊觎啊,李仁谦想。

见没有人回答,那位十三继续问道:“也同样是是三级灵器《缚灵术》的阳袭战斧,不知阁下有兴趣没有?”还是没有应答,那人仍旧非常耐心地又问了一遍。

“垃圾也敢拿出来,恬不知耻!”从李仁谦对面的包厢里传出一声苍老的冷哼,那是年老头的声音。

听到这样说自己的灵器,十三哥整个脸都绿了。好歹也是自己身上最贵重的宝物,居然被说成是垃圾。他气得顿时将纸扇一丢,也没有了之前的形象,右臂浮现出一把巨大的斧头。可是没等他拿好,从他身后的空气中忽然裂开了一条空间裂缝,一只无形的大手直接将他拖入其中,然后那裂缝就闭合了。

空气中传来幽幽的一句话:“拍卖会上妄图不轨着,死。”

虽然说话的声音平淡无奇,却在观众席上引起轩然大波。那些对拍卖品存有侥幸想法的人顿时吓得浑身冒汗。能在这个禁魔法阵出手的,那必定是秦家的空间强者了。那都是他们遥视的存在,那些不轨之心霎时间荡然无存。

李仁谦倒是没有多少担心,因为他听出那是秦老的声音。既然拍卖会的禁魔法阵是秦家布置的,那秦老也必然有解除的办法。这也等于无形之间给了自己一个坚实的保护盾。

“拍卖会继续进行。”蛇女笑盈盈地说,仿佛没有看到之前的一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