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入场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659字
  • 2013-10-19 15:06:30

李仁谦转身一看,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自己身后。他询问地看着酒店伙计,伙计忙解释道:“这个是淑琼坊的秦凤涟老板娘。”秦凤涟上下打量着李仁谦,嫣红的嘴唇一笑,道:“这位小伙子很面生啊,不是这里的人吧?若要进拍卖场,需要有我秦家的邀请函才行。不知你有是没有啊?”

“邀请函?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李仁谦也不示弱,他见其他人的确是直接入场的,并没有秦凤涟所说的什么邀请函。这女人明摆着是要为难自己。

那酒店伙计见这里气氛不对,赶忙冲李仁谦告了个辞回上面去了。秦凤涟不紧不慢地绕着李仁谦踱步子,时不时地用她的媚眼瞟了李仁谦几下。她似是明白李仁谦所想,笑道:“其他的客人,那都是四大家族的人或者是兽族的贵客,我们都是见过的。要么就是有身份的附魔师,他们也都会带着附魔师徽章以示自己的身份。一会拍卖会上的可都是珍品,若让一些身份不明的人混进去,那我们淑琼坊可担待不起。”

秦凤涟说着,身上隐隐有灵力流动。李仁谦心下大惊,他竟然能感觉到这个女人不同凡响。以前的自己可是完全感觉不出法魄者的灵力的,刚才的四个强盗灵力太低自己也没有察觉。可现在却能感觉到这个女人一股巨大的威压扑面而来,他硬是顶着这股压力几乎站不稳。

她说的什么附魔师徽章,白尧根本也没有告诉过自己有这种东西。

马上就要顶不住了!

李仁谦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稳住身型,只好说道:“我是来拍卖东西的。”说着,从纳灵镯里取出一本卷轴。

顿时,他感觉身上一轻。还好是事先有了准备,不然这威压一彻他可是要栽跟头。

“卖东西?”秦凤涟笑得花肢乱颤,眼角却是瞄着那本卷轴,“有谁会挑在拍卖会前半个小时来卖东西?连鉴宝的时间都不够。”

“我是真有东西要卖,若老板娘看不上眼那就算了。”就连这开淑琼坊的老板娘都具有高深的实力。李仁谦想,一会的场面也许真应付不来。若真的因此进不了拍卖场,那就趁这时退走,也不冒这次险。

没想到那秦凤涟瞄了那卷轴几眼后,还是一副笑着的样子,语气却收敛了几分:“我是开玩笑的,你若是真有好东西要卖,那等到这时候来也并无不可。跟我进来吧。”说罢,转身向淑琼坊里走去。李仁谦收起卷轴犹豫了一下,也快步跟了上去。

秦凤涟没有骗李仁谦,她果然与这些来参加拍卖会的人都很熟悉。一路走去,许多人都会和她打招呼,她也点头微笑致礼。但眉目间就是有一股娇媚,难脱风尘之气。李仁谦躲在斗篷里,紧紧地跟着她,倒是也没有人问起。

他一边走,一边把这拍卖场环视了一圈。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楼阁。参加拍卖会的人都坐在上面的高台上,而下面则是有专门的舞台展示区。还没有开始拍卖,各种声音喧哗。认识的都互相打招呼,不认识的也与同伴议论纷纷。

但李仁谦注意到,与外面不同的是,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放出法魄的。就连刚才灵力威压强大的秦凤涟这会也是与一般人一样没有任何法力波动。李仁谦悄悄将手放在口袋里的硬币上,果然也感觉不到一点灵力。

也许拍卖场里对灵力有限制!

既然这样,李仁谦反倒放心了许多。看来选择在秦家开这个拍卖会也不是没有准备的。不过,来参加拍卖会的也有不少兽人,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反而让体力弱小的灵族显得弱势了。李仁谦抬头看去,在对面的一个区域用金属栏杆围了起来,兽人族的都坐在里面。——看来也有防范的措施。李仁谦心里暗暗想道:这里的防范措施很到位。在这淑琼坊动手应该只会自讨苦吃。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李仁谦闻着秦凤涟身上呛人的香水味有些头晕。好不容易到了一间装饰典雅的房间,秦凤涟示意李仁谦坐下。关上了门,对李仁谦说:

“如果我没看错,阁下刚才拿的是高阶法力卷轴吧?”

李仁谦见秦凤涟眼力如此老到,也不多话,默默地点了点头。

秦凤涟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显得有些激动,态度也变得恭敬了起来:“阁下既不是四大家族一员,也没有附魔师徽章。却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出高阶法力卷轴,我是应该称之为过于卤莽呢,还是阁下另有凭仗?”

李仁谦听了脸上一红,他的确一直就缺少这种警惕性。在人类世界呆习惯了,来到这里就显得太过于单纯。但对方却认为自己另有凭仗。其实有什么凭仗啊?他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

李仁谦也不否认,他直截了当地说:“我是一个附魔师,但我不知道什么附魔师徽章的事。家师让我来,是希望我能够换取一些附魔材料回去。”

秦凤涟眼珠一转,心想:附魔师本就是比较不喜出头的职业。一般考取了附魔师徽章的附魔师也只在特殊的场合为了表明自己的身份才戴出来。而那些特别德高望重的附魔师也常常收一些关门弟子,待到出师以后才会去考取附魔师徽章。也许眼前这个人就是属于这样的。心下随即了然。她点了点头,说道:“阁下可否将那高阶法力卷轴拿出来一看?”

李仁谦这下学乖了,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担心隔墙有耳。秦凤涟看他这样又笑道:

“阁下放心,淑琼坊内不比外头。这里有禁魔法阵,没有人敢在这里撒野。我们淑琼坊有句话不知道阁下听过没有:若东西在淑琼坊丢了,我们必定十倍奉还。”

李仁谦听她这样说,也就放心地从纳灵镯中拿出了那卷《萧雨霖风落》。

“这是……堪比灰魄的《萧雨霖风落》!!这……”秦凤涟小心地接过卷轴,顿时没有了刚才那副傲气的样子。捧着这《萧雨霖风落》的卷轴惊呼不已:“听闻十年前出过这样一本卷轴,炼制它的风魔老怪因为耗费了三十年功力而在不久之后就与世长辞了。这一本又是从何得来……?”

待秦凤涟翻来覆去看了不下十遍,李仁谦有些不耐烦地说:“老板娘,这个能卖多少钱?”

秦凤涟被他一句话问得惊醒了,立时发觉自己的失态,赶忙把《萧雨霖风落》还给了李仁谦,说道:“阁下说笑了,如此贵重的东西,再多的臬岩币也买不起啊。阁下刚才不是说要换一些附魔材料吗?尽管开口,我这里若是没有,一会拍卖会上还是可以让其他人开开价。您若觉得他们出的东西合适,到时候再换也不迟。”

李仁谦总算是知道了这个大陆的通用货币叫做臬岩币。他想起了白尧留给他的包裹里面有一些黑色的小石头,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种货币呢?秦凤涟说的交易方式他倒是很满意,他最终决定还是等拍卖会上让别人开价看看。

秦凤涟的态度已经变得毕恭毕敬,她总算是知道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来头必定不小。她交给李仁谦一张白纸,说:“一会拍卖您的东西的时候,您看其他人开的什么东西你满意的话,就写在这张纸上,我们自会知道。”

李仁谦会意地点了点头。

秦凤涟也对他摆了一个特别妩媚的笑脸,说:“那么请您稍等片刻,我找人带您去您的位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