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胡同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752字
  • 2013-10-18 17:14:29

李仁谦停下了脚步,左右扫了一眼,确定了这个乞丐样子的人是在跟自己说话之后,问:“什么样的情报?”其实他是不想买的,因为这样的人多半是骗子,拿一点众所周知的消息来当宝贝。他只想从这个人口中知道拍卖会的地点和时间而已。

那人仍然装作若无其事地四处张望,但是却压着声音神秘地说:“只要你开得起价,什么样的情报都有。”

口气倒是不小啊!李仁谦心里开始有些饶有兴趣地想拆拆这人的台,说道:“那你知道拍卖会上最贵的东西是什么吗?”

没想到的是,这个邋遢样的人给了李仁谦一个不屑的表情:“你是看不起我吗?这个问题还需要我岩古当做情报来卖吗?各大家族若不知道这次拍卖会上有神迹的消息,会有那么多人来吗?”

李仁谦想想也是,这个消息应该秦家早就放了出去,才会吸引那么多人前来。

“这位客人不像是这东大陆的人啊,应该是一位人类附魔师吧?”

李仁谦心里一凛,没有回答。那岩古察言观色的本事果真了得,见李仁谦不回答,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呵呵一笑:“每年拍卖会都会有一些想拍到附魔材料的附魔师来参加。那么老板对各大家族的情报应该没有兴趣了……”

见仍旧没有提起李仁谦的兴趣,岩古继续说道:“若老板不想参加神迹的竞争,岩古有办法让老板交换到其他的东西。”

听到这话,李仁谦内心一动,但仍旧表现得不耐烦道:“若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就别来烦我了,吹牛也不用吹得这样离谱。”

那岩古被激得跳了起来,拉过李仁谦道:“不是我吹牛,你若真能拿出合适的东西,我岩古愿拿自己的人头担保,绝对能够让你满意。”

李仁谦抬头看了看他,心里有些犹豫不决。若真的像这个岩古所说,如果能够不涉险就拿到自己想换的东西,那么他还是不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但这岩古明显是长混在沐罗城的,在这个地方呆得下去必定有两把刷子。若真的答应了他,会不会让自己更加危险呢?

见李仁谦有些心动,岩古赶忙催促道:“老板,你赶紧决定吧,距离拍卖会不到一个小时了。再不决定就没有机会了。难道你想跟各大家族的高手去争夺吗?”

李仁谦一咬牙,说:“好吧,说说你的方法。”

岩古见李仁谦答应了,笑得和吃了蜜似的,说:“来,老板,你跟我去后面说话。”

李仁谦一叹,左右都是躲不过危险,倒不如一试。就跟着岩古走去。

他们走了之后,酒店里的老板看了看他们之间呆的地方,对伙计说:“又有个傻瓜上钩了,岩古这个家伙还真的绝不了粮。”

岩古带着李仁谦绕过了酒店,来到了酒店后面的一个胡同里。李仁谦见这里光线暗淡,人迹稀少,心下已经明白了七八分。他忽然站住,对岩古一喝:“还要去哪里?不如就在这里吧。”

岩古见李仁谦已经识破,呼哨一声,从胡同两边的矮墙上跃下三四个人,把李仁谦围在中间。这些人站稳的同时,身上就放出了各色的法魄。李仁谦见有两个棕魄,一个红魄,一个橙魄的,心里一松。——自己的那些魂器应该能够应付吧。

“有什么值钱的交出来吧,我们兄弟不会为难你。”岩古马上从刚才的笑脸变成一副阴森的样子。但他却没有放出法魄,而是躲到了最后边,可见他也应该是一个人类,只是专门做这种拉客的事。

李仁谦低着头不说话,默默地把所有的魂器都召唤了出来。心里却是把眼前人的位置都看了个遍,只要他能够闯过身后的一个红魄一个橙魄的法魄者,逃脱应该不是问题。但他还想从这些人的口中得到拍卖会的消息,所以有心与他们一拼。

这些强盗见李仁谦不动,也谨慎地慢慢移动着位置靠近。

“上啊,他只是个人类。”岩古的声音从胡同的最里面传来。

四个强盗听了岩古的话,放开了手脚,直接朝李仁谦攻了过来。李仁谦早做好了准备抬起戴着附有《裂天冰盾》的戒指,将心念集中于其上。瞬间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冰质盾,四个强盗的攻击都招呼在了这冰盾上。李仁谦马上心头又默念一声:

御风术!

脚下一踏腾空而起,直接飞过了两个强盗的头顶。那四个强盗见一击不成,都念动了法咒朝李仁谦打来。李仁谦虽然只是个人类,但是他的反应和判断却不弱,他早料到身后会有攻击,直接转身启动了手中《噬骨毒雾》的玉佩,同时往高处一飞躲过了四个强盗的法术。

毒雾到处,强盗们直接被麻痹神经,身上也和灌了铅水沉重无比。李仁谦趁着他们行动不便的时候,用力地将手中的《炙焱决》硬币朝四人中间一掷。

这四人因为之前中了裂天冰盾的时候是贴得很近的,后来施法也没有移位。李仁谦这重重地一掷将硬币砸在了四人中央的地上。炙焱决本身就爆烈无比,之前在白尧的石室这样用过一次。白尧石室的墙壁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当时就被砸了个透穿。那时李仁谦也没有这么用力,他和白尧就被震得七荤八素。这次却是用尽了全力直接朝人群中砸去。

只听得轰一声巨响,空气中冒出火光和浓烟,夹杂着几个强盗的惨叫,一些血肉飞了出来。李仁谦还好是提前飞了起来,这时御风术的一分钟也到了时限,他落到了胡同的地上站定。

浓烟散去,他看见四个缺手断腿的强盗倒在地上呻吟。岩古也没有幸免,被炸得半边脸都是血肉模糊。他看到李仁谦和见了鬼似的不住地往后缩:“你……你……真是人类?”

李仁谦一步步地靠近他,淡淡地问道:“拍卖会在哪里?”

以为李仁谦要杀了他的岩古吓得尿了裤子,马上回答道:“就……就在淑琼坊……”

“淑琼坊在哪?”

“在……在前面酒店的地下层。”岩古没敢怠慢。这次他是看走了眼,平时见到法魄者家族或者兽人他是不敢惹的。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年轻的人类附魔师,以为是自己的菜来了,没有想到眼前的附魔师居然有这么多的手段。

其实也不怪他,平时那些附魔师哪里有李仁谦这么多的魂器,炼制这些魂器要消耗多少的魂力,光是想他们就不敢了。可惜这次是碰到了难啃的瓜,只好自认倒霉。

李仁谦也不多话,该问的问完了,他直接丢下了这些强盗,径自向之前的酒店走去。

岩古见李仁谦只是要问这样一个问题就放过了他们,哭笑不得。若自己知道是这样早就不该打他的主意,但现在后悔已晚。像他这种混混平时就不招人待见,被打了也不会有人帮忙出头,都是自食其果。

李仁谦回到了之前的酒店,心里一叹:“果然还是没有什么捷径啊,要来的还是躲不过。”酒店的老板见李仁谦完好无损地又出现在了门口,暗暗吃惊,明白这个也不是他之前认为的傻瓜,赶忙招呼了伙计过来对李仁谦说:“这位先生,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吧?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我引你进去。”

李仁谦见自己之前没有这样的待遇,心里明白了几分。他眼角瞟了老板一眼,老板赶忙把眼神转开招呼客人去了。酒店的伙计带着李仁谦到了地下一层,这里有一个玉妆粉饰的大门,平时应该是作脂粉场所用。进来的人络绎不绝,伙计引着李仁谦正要进入,身后却响起了一声厉斥:

“站住,老娘的淑琼坊难道是谁都可以进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