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试魂法器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3184字
  • 2013-10-09 11:38:14

白尧将一个仅有手掌大小的计算器放在石桌上,一手展开一张叫做《魂鉴》的卷轴。另一边李仁谦已经拿出了青冥鼎。

“你别看这个计算器很普通,但《魂鉴》已经是中级卷轴了。你在附魔的时候要特别注意灵力的流动,若是有一丝不稳,就要马上调整,否则必定失败。”白尧嘱咐道。

李仁谦慎重地诺许,然后他先将计算器与《魂鉴》放入鼎中,但并没有马上开始。他盯着青冥鼎,深吸了一口气,进入了冥想。待十分钟后,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把双手放在鼎边。

白尧看着他的举动,满意地点了点头。

李仁谦仔细地感觉双手的灵力慢慢流入鼎中,但这次并没有上次附魔《炙焱决》那般平稳。随着那股灵力的热流逐渐增强,李仁谦明显感觉到鼎内开始躁动不安。五分钟以后,他便感到鼎内仿佛有活物一般在四处乱撞。而他用双手死死地扣住顶盖,一边不让自己的灵力随着那撞动有所变化。

白尧也是非常紧张,他倒不注意青冥鼎,只是一直看着李仁谦,仿佛他才是最不稳定的因素。

李仁谦经过一个月的冥想果然心绪宁静了很多,不过第一次附魔中级卷轴他还是没有办法把握好。就在半个小时之后,李仁谦因为一次鼎内强烈的冲击波动了灵力。“轰~~”——鼎忽然炸开,一股暗劲猛得冲了出来,将李仁谦推飞了老远。

“咳咳咳,”鼎里冒出了一堆灰尘,将白尧与李仁谦两人呛了半天。

“啊!郁闷呐。”

——李仁谦一副失望的样子,不过这种情绪一晃就过了。经历了一次大失败的他,马上又重新振作起来,再次拿出了青冥鼎。

白尧看着他的样子,本来还想好了用激将法让他重新振作起来,不过现在看来是不用了。他心里暗暗地对自己选择这个徒弟如此正确的选择佩服不已。

李仁谦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对着那个鼎又开始重新尝试附魔。其实他的心里反而在失败之后更多了一种被激起的傲气,想着自己怎么可能被这个小鼎打败!——无论如何都要把它给拿下。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李仁谦从开始的被鼎内的动荡牵制地变化灵力使之平稳,到后来逐渐变为以他的灵力牵制鼎内的躁动,那种不安也慢慢消失。很快的,青冥鼎内闪出一道金光,从顶盖的缝隙露了出来。

——成了!白尧激动地想。

果然不到两分钟,李仁谦放开了手。他看了看白尧,见后者冲他肯定地点头,才慢慢揭开了鼎盖。鼎内只剩下计算器躺在其中,他拿了起来,按了几下。那个计算器马上有了反应,数值从三千三百六十逐渐慢慢往上升。

白尧很是激动,他说:“果然是天才啊,想当初我能炼这试魂法器已经是在考取了中级附魔师之后了。想不到你短短不到半年竟然已经能够炼出,今后你的成就不在为师之下!……不,应该是远远超过为师。”

李仁谦拿着计算器也是有些得意,冲着白尧一拱手:“多亏了师父教导。”

“接下来你要准备开始炼制魂器了。”白尧拿出另一张法力卷轴,“这是攻击型卷轴。我听闻之前秦甘他们找上你的事,今后你也需要有自保的能力。这个卷轴叫做《焰泣风火波》,是一种高级法术。以前一个高阶法魄者因为需要我炼制一件灵器相赠与我,我用隐魂粉已经将之熔炼过一遍,降低了它的级数,但它也是中级法力卷轴。”

“这隐魂粉是什么东西?”李仁谦好奇地问。

“隐魂粉是一种降低法力卷轴级别的粉末,在星涌大陆倒是很常见,以后你也会用得上。降低了的法力卷轴比较容易附魔,但是其消耗的魂力却与它原来要消耗的魂力无差。不过魂力对于你来说倒不算什么。”白尧将之前的开关给李仁谦,说道:“另外,这个开关也给你,它叫拟空间开关。若你以后需要附魔,可以在幽静无人之处使用。它不单是布下了结界,也形成了一个拟空间,但并不是真正的空间。你在其中做的事一般人是看不见的,甚至能隔绝高阶法魄者的灵力侦测。不过若有人打扰你,这个空间就自行破解。”

李仁谦拿着这个拟空间开关很高兴,他正愁平时没有地方练习附魔。又听白尧说:“《焰泣风火波》你先拿着,这个可能是你以后主要的攻击手段了,你需要一个好一些的武器来附魔。这种武器在人类大陆是没有的,你先回去休息几天,东大陆那边一年一度的大型拍卖会这几天就要开始,到时候我带你去参加,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种适合你的武器。”完了又补上一句:“学院那边我去给你请假,拍卖会需要一周的时间,你好好准备,到时候可能临时又需要你附魔些东西。”

“拍卖会上也要附魔吗?”李仁谦不解。

白尧有些脸红地说:“拍卖会上能看得上眼的东西都是以物易物,我老头的魂力哪里像你一样随便糟蹋都可以的?你到时候在那里附魔些一般法器以备不时之需,反正你的魂力也不怕浪费。”

李仁谦无语,原来老头舍不得浪费自己的魂力,是希望李仁谦这个花不完魂力的家伙多出些力。真当自己印钞机啊!

李仁谦回到了宿舍,却发现杨韬破天荒地竟然也在。杨韬也看到了他,一惊:“你回来了?这段时间你还挺风光的呀!听说你把秦甘那家伙赶跑了?到底如何做到的?”原来他早已听说李仁谦之前的事迹了。

李仁谦自从这个舍友在林泫的掌下救下了他,就一直很感激,他笑着对杨韬说:“没什么,就搬出了苍魂学院的名字把他吓跑了。”

“骗人的吧?秦甘虽然傻了点,但也不至于是三岁小孩子,怎么可能被几个字吓跑?”杨韬明显不信。他眼尖,看到李仁谦背了个大包,冲了过去直接抢过大惊小怪地说:“你上课背这么多东西干嘛?去旅游啊?”

李仁谦的反应哪里有他快,杨韬虽然人三八了点,但是实力毕竟是橙魄。他这一夺竟然没有来得及阻拦,吓得李仁谦赶忙一手抓过背包的开口。不过杨韬不光眼尖,他只拿手掌一摸,便感觉到了背包内的古怪。

“咦?有个小鼎……鼎?附魔鼎!”杨韬更惊讶了,硬是扯开了包:“呀,你是附魔师?”

李仁谦想起白尧告诉他不要宣扬附魔的事,见已经败露在杨韬面前,更加焦急起来。

可杨韬在明确了自己的猜想之后,表现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放开了背包。笑呵呵地说:“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你没有法魄如何把他赶跑的,原来是附魔师啊!……”

李仁谦是不想与这个舍友交恶的,他赶忙收起了包,放到床后,心里想着怎么办。那杨韬却一把拉过李仁谦说:“放心,我不会宣扬的。我知道你们附魔师都神神秘秘的。我们家族毕竟也是不小的家族,附魔师的规矩我们还是知道。”

李仁谦看着他的眼神无比清澈,知道这个舍友信得过,只好叹了口气:“好吧,就告诉你吧。我是最近才拜了白老为师。”

“白老?哪个白老?不是东大陆第一的白尧吧?”杨韬又开始大呼小叫了起来,“他在哪?在我们学校吗?……对了,白汐舞在我们学校,白老藏身在这里也不是不可能。”

李仁谦恶寒,什么嘛,你竟然不知道?还是自己说漏了嘴,真是……

正当他郁闷之际,杨韬却是和做贼似的悄悄到宿舍门口锁了门,然后转回来从他的橱子后面拿出一把半米长的巨剑,往李仁谦面前一放,笑嘻嘻地说:“仁谦啊,你看看能不能让白老帮我附魔下这把震铁血剑。”见李仁谦不说话,他赶忙又补充道:“若是白老不愿意,你帮我附魔也行。……多少钱我会付的。”

李仁谦见这把剑有如此巨大,连整个床铺都被它放得凹陷了下去,震惊非常。不过他惊讶得倒不只是这个,他只是觉得照杨韬说的他们一个大家族,难道找不到附魔师吗?连他这个菜鸟也看得上?

李仁谦说出了自己的疑问,杨韬郁闷道:“你不知道附魔师有多难找,他们都藏得很隐蔽,一般的法魄者都只见那些法器魂器的,很少能够找到附魔师。只有族里那些长老或者还知道一些。附魔师一般不轻易给人附魔,要的话也是价格高得离谱,再有也轮不到我这个后辈。”

李仁谦看他烦恼的样子,心里早想还他的相救之恩,可是他总觉得自己实力不济不一定能成。他把这个同杨韬一说,杨韬看他已经愿意帮自己附魔,高兴地把头摇得飞快:“没事没事,我不急的!你什么时候出师了再帮我也行。”

杨韬见自己交了一个附魔师的舍友,别提有过高兴了,他把胸脯拍得砰砰直响,对李仁谦说以后午餐晚餐都他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