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白汐舞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468字
  • 2013-10-09 00:11:41

柜台里的女孩看了一眼林雨琪,貌似有些不自然地低下了头,说:“叔叔出去了,一会就回来。”李仁谦见女孩的神色有些不同,心里疑惑。却听林雨琪面无表情地说:“白汐舞,明年大赛,我们再比一场。”

她身旁那位红衣的女子似乎对柜台里叫白汐舞的女孩很不屑,她嘲笑道:“二十岁前绿魄又怎样?曾经星涌大陆第一家族又怎样?现在你们白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除了你,已经没有法魄者了吧?看来白家的辉煌要断绝在你的手上了。”

李仁谦听这红衣女生句句带刺,完完全全在羞辱他心中的女神,气就不打一处出来。他也不顾自己的实力根本就无法和眼前的人相比,转身就对那红衣女生说:“同学,你这样说话未免太过分了吧?”

那红衣女孩原来根本就把李仁谦当杂草忽略的,这时见他冒出来训斥自己顿时火冒三丈:“怎么过分了?我说的哪一句话有假?她们白家马上就要从法魄者家族剔除了,这可不是我造谣……”

“年玉,你想法魄者的事让所有人都知道吗?”林雨琪见她越来越大声,不等她说完就冲她一喝。那年玉倒是很听林雨琪的话,马上住嘴不敢多说一个字。

林雨琪朝李仁谦看了一眼,似乎是认出了他,想起当日就是为了此人被秦老当着所有新生的面责骂,眼神里有些忌惮,又有些不甘。她对叫白汐舞的女孩说:“明年,我一定赢你。”说罢,拉着那名叫年玉的女生离开了图书馆。

那名叫白汐舞的女孩倒是很平静,并没有因为年玉的话而生气。她看着眼前这个穿着T恤的男生,微微一笑,说道:“谢谢你,同学。……你也是法魄者吗?

李仁谦被她这一笑迷得又有些头晕,赶忙回答:“不客气。我不是法魄者,我是人类。”看着白汐舞疑惑的眼神,他又解释道:“我是来找白老请教附魔的问题。”

“你是附魔师啊?”白汐舞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笑容,“真厉害呀。”

李仁谦被这一赞更不好意思了,心想:我说美女啊,我也是青春期萌动的男生。你这老冲我笑得这么勾魂,我真怕自己把持不住。想着,一股热气真从下面冒了上来,冲得他的脸扑扑的红。

“铛~”一声,一个硬物从天而降,直直砸在李仁谦的头顶上。身后响起白老的声音:“你小子,不准对我侄女有什么想法!”李仁谦抱着头直喊哎哟,这下一身热气全散光了。

“叔叔,他可是普通人,你这么砸下去会死人的!”白汐舞见李仁谦疼的样子,吓得赶紧对白老说。

“没事,我这个徒弟生命力顽强的很,死不了。就是给他点教训。”白老举着把锤子,斥道:“我去后面修个书架,这小子就趁机过来泡妞?真不象话!”

“徒弟?”白汐舞惊声道:“叔叔,你好多年没有收徒弟了。”

白尧有些得意地说:“是啊,这小子是个附魔天才,我只好破了多年的戒了。”

“……再天才也被你锤傻啦。哎哟!……”李仁谦摸着头上肿起的包说。不过他也是知道,白老就是给他点警告,不是真的锤。若是真打,那锤子也不是鼓个包这么简单。

“臭小子,跟我进去。”白尧放下锤子,把李仁谦拎进了图书馆里面,留下后面白汐舞一串咯咯咯咯地笑。

到了图书馆那杂乱的仓库,白尧又布起了空间结界,他们再次回到了石室。不待李仁谦开口,白老忽然严肃地说:“我是说真的,我那个侄女,你不要想了。”

虽然李仁谦想问的不是这事,但心里没有对白汐舞的想法那是假的。听白老这么一说,反而有些不甘了。

白尧见他如此表情,叹了口气:“你知道吧,我们白家的法魄已经消失了。除了那些老不死的还在,年轻一辈中,就再没有出现过拥有法魄的血脉。……我的这个侄女,可以说是白家唯一有希望的法魄者。她不到二十岁已经到达了绿魄,将来很有可能成为我族唯一的一支血脉传承。在苍魂学院里每年举行的法魄大赛中,她也是数一数二的名人,还是众法魄家族追捧的对象……说白了,你这样的人类,就算是她本人愿意,为了我族着想,你们也是不可能的。”

李仁谦听得心里很失落,不过他倒是没有完全灰心。不是还有解禁魂戒一途吗?也许看了白家的历史资料有什么办法也不一定。他对白尧劝道:“师父,你多虑了。我才见她第一面呢,哪扯得到那么远。”

白尧点了点头,坐在一张石凳上,说:“那么说吧,你这一个月冥想有什么感觉。”

李仁谦老实说道:“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心倒是感觉静了不少。……师父,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怎样才能将那低级卷轴《风行术》附魔成功了吧?”

白尧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你用的器物是什么?”

“器物?我用的匕首……”李仁谦一愣。

白尧哈哈一笑:“现在你知道原因了吧?《风行术》只能附魔于鞋子或者坐骑类器物。”

“……就这样?”

“对,就这样。”

“我晕啊。”李仁谦满以为有什么大问题。他当时只是想,自己暂时还处在附魔法器的时期,没有办法像魂器一样隐藏在体内,所以需要挑选一些随身带的小物品作为主要器具。但是又要有防身的作用,所以就选择了匕首。却没想到这就是失败的原因。

白尧接着说:“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附魔师不光是只要会操作那口鼎就可以了。还需要了解所有的法力卷轴,甚至包括整个法魄体系,这样才能成为成功的附魔师。”

李仁谦听完,迫不及待地从背包里拿出青冥鼎,打算要动手炼制困扰了他一个月的《风行术》。白尧却将手一拦,说:“《风行术》你自己回去找到合适的器物再炼制,这个鞋子要选好了,可不能随便拿一双,你不想等鞋子坏了却无法扔吧?……今天让你来,我是要让你进行第一项考核。炼制两种东西:

第一种,我要让你炼制上次给你测试魂力的那种计算器。所有附魔师都会随身携带一个魂力测试装置,哪怕你不需要随时关注自己的魂力也是必备的,至于原因,以后你就会知道。

第二种,今天你要炼制一件魂器。”

——“魂器?不行吧?我现在就能炼制魂器了吗?”李仁谦满脸惊讶,魂器不是第二级别的附魔物么,还可以收入身体,他这个才附魔成功过一次的新手可以吗?

“怎么不行!本来我们附魔师就很少去炼制法器,法器都是高魂力的法魄者可以自己附魔的东西。魂器才是我们主要的附魔品。”白尧将手往石桌上一拍,墙上那道暗门再次开启。白尧进去又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两张卷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