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小混混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718字
  • 2013-10-08 22:52:39

李仁谦心下一紧:这紫发学生混混的结界散发着红色的雾气,应该是红魄左右的水平。红魄算是普通法魄者中实力很高的了,刚刚才有了一点自保手段的李仁谦心里不免有些焦急。正面迎战八成是赢不了,他盘算着如何才能找机会逃出去。

心下主意还未定,那紫发已经将双手向身旁一伸,伴随着嘴里念叨着的法咒,自他的手掌向肩膀开始慢慢凝结起一层薄薄的冰雾,空气也慢慢冷了下来。他双拳一握,空气中带着一条碎冰轨迹打向了李仁谦的胸口。李仁谦见这气势,自是不敢硬接,赶忙一蹲。可紫发的拳头来得也快,竟是擦着李仁谦的右肩而过。

李仁谦已经是奋力躲开了,要他再快也不可能。紫发毫不介意这一拳打偏,接着左拳又呼啸而至。李仁谦被他拳上带的劲风波及,正歪着个马步半蹲在地上,见这左拳袭来就顺势往后一滚,也是擦着头皮正好躲过。李仁谦躲这两下子已经是反应到了极限,紫发再跟上一拳的话他已经打算用手硬挡了。

可没想到那紫发竟然停了下来,惊讶地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明明在我的冰滞术范围内,为什么却对你无效?”

周围的混混学生是完全看不出什么名堂。他们被结界隔绝,听他们说话又模糊不清,也看不见紫发混混拳头上带的冰碎,只觉得紫发打了两拳就开始莫名其妙地对那个被打得狼狈不堪的人在说什么。

李仁谦坐在地上喘着气,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这紫发估计平时欺负普通学生就靠着一手的冰滞术,别的大法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大敢用。不然别人虽然看不到法魄,但凭空拿手乱舞难保不被以为是精神病。那些普通学生就算躲过了他的拳头,但在他的冰滞术范围内应该是会速度减慢或者麻痹之类的效果。而李仁谦从他放出结界开始除了空气渐冷之外倒没有什么不适,这应该都是归功于那枚硬币的炙焱决抵御了他的冰滞术。看来白尧给的炙焱决虽然只是低级法力卷轴,可明显比那冰滞术强上不少。李仁谦哪里想到,一般法魄者都只将上等法术拿来固化为法力卷轴,那些一般普通的法术他们可不愿意浪费时间和经历去制作法力卷轴。

这学生混混应该也是个吃软怕硬的主,两拳头下来就看出了李仁谦的特殊,说不定还有什么后台,这才收起了拳头怕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李仁谦心念急转,这个紫发领头混混应该不认得他,趁这个机会,或许可以赌一下也说不定。

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故作镇定地低声道:“想不到苍魂学院的法魄者也成了小混混。”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故意放重了声音。

那紫发领头听到“苍魂学院”、“法魄者”几个字果然声势短了一截,正在犹豫着如何收场,又听李仁谦一哼:“你是哪个家族的?若是被族里的长辈知道你将法魄用于勒索敲诈,该作如何处置?”

紫发一听马上就蔫了,他估计眼前这位应该是刚刚从家族出来的小少爷,涉世未深却爱搬长辈出来。像这种人说容易也容易,说难搞也难搞,总之是得罪不得。他马上换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拉过李仁谦悄悄道:“学弟啊,我也是受人蒙骗,才误入歧途。”这紫发变脸的速度堪比奥斯卡影帝。不过李仁谦知道,不管紫发这翻然醒悟的样子是多么假,他都得做得理解的样子,因为在那紫发的眼里,他是个很容易受骗和受蛊惑的小傻瓜。

李仁谦听紫发说自己如何如何受人要挟,致使自己身无分文负债累累,然后又是如何被人欺负才一时失足出此下策。那紫发把自己说得和被人凌辱的脆弱女子似的,而他身后那些对他唯唯诺诺的小弟却如虎狼一般威逼利诱自己。李仁谦听得强忍住了笑,只装模做样地不停规劝他。

那紫发表达完了他的痛改前非之情,又眉开眼笑地对李仁谦说:“小学弟,哥叫秦甘,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有哥罩着保你没事。”说完,他还冲李仁谦一个拱手,就招呼他的小弟们出宿舍。那些秦甘的手下们都是丈二摸不着头脑,又不敢问,只道眼前此人必定大有来头,才使得老大改了心意。之前那个瘦子更是吓得胆都破了,他知道自己的资料有误让老大搞了次乌龙,回去必定没有好果子吃。他灰头涂脑地提着个烫伤了的手走在最后面,双腿都打起了颤。

待一群学生混混都走出了302的门,李仁谦彻底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都被汗浸湿了。

“要赶紧练习附魔术弄点东西防身了!要不然在这个学校还真呆不下去。”李仁谦心里想道。

接下来的几天,李仁谦每天都花不少时间在床上打坐冥想。他也查了课程表,植物学本学期就开始上课了,那植物鉴别实践却要等到大二才开始排课。

不知是不是因为那学生混混在李仁谦那里碰钉子的事传了开来,李仁谦在校园中听到的闲言碎语也少了不少。到后来似乎已经被人淡忘,没有人再在他耳边提起这事。

他也都乖乖地到教室上课,和其他普通的大学生一样。同学也都以为他真的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只是下课回到宿舍,他便会躲在床上,翻出青冥鼎和那些法力卷轴练习起附魔来。

只可惜没有一次成功的。

那些法力卷轴包括一本低级卷轴、两本中级卷轴和两本高级卷轴,他不明白为什么就连那本低级的《风行术》也总是附魔失败。好在附魔失败材料都不会损失,只会消耗魂力,而魂力又是他最不怕消耗的东西。若是别的附魔师,最珍贵的便是魂力了,可在他这里却和白米饭盐巴一样普通,若是别人看到他这样几百次地附魔几百次地失败,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下巴。

他也有去问过白尧,可是白老却告诉他先打坐冥想一个月,再谈附魔的事。无奈,李仁谦只好老老实实地每天上课,下课以后就花大把的时间打坐。偶尔手痒起来还是会拿出青冥鼎试试手,直到几十次的失败他才罢休。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了一个月,李仁谦总算是熬到了和白老约定的日子。

这天,李仁谦一大早就来到了图书馆。他兴奋地走到图书咨询处,却看到柜台里坐着一个身穿白色衬衣,湖蓝色短裙的女孩。

那女孩低垂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偶尔随风颤动,红润的嘴唇像熟透的樱桃微微开启。她脸上的皮肤细嫩而光滑,双腮一抹淡淡的粉嫩。一时令李仁谦看得竟忘记了说话。

女孩似是发现有人,轻轻抬头看到了李仁谦。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刚从水中捞出来,闪闪发亮,把李仁谦恍得头晕脑胀。此刻,李仁谦已经把来找白尧的事忘到九霄云后了,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女孩,不是仙女吧?、

“同学,你是来借书的吧?”女孩的声音轻柔如羽,听起来特别舒服。她从柜台后取出一张领书牌,递给李仁谦,见他半天不接,就放在了桌子上。

“呃……”李仁谦看到领书牌,才回过神来想起今天是过来找白老询问附魔的事,顿时对自己的失态感到无比窘迫。就在他正要问白老去向的时候,耳边却又响起了完全不一样的刺耳女声:

“怎么是你,白老头呢?”

李仁谦转头一看,林雨琪和一个红衣服的女生正站在他身后朝着柜台里的女孩问话,而说话的正是这个红色衣服的女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