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禁魂戒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3090字
  • 2013-10-08 00:27:39

李仁谦还没有从那《炙焱决》的高兴中回过神来,白尧的一句话却让他愣了半天:他怎么又成法魄者了?

“你说的那枚戒指,应该是一个附魔物,甚至有可能是神器。”白尧摇着头说:“不,它绝对是一种神器!应该是能够将你的法魄封印的一种神器。”

“师父,你……怎么这么肯定?”

白尧犹豫地看了李仁谦一眼,说:“这是我族内的秘密,本不应该说与你听。……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当时还是我们云冈白家法魄者实力的顶峰时期,我族曾出现过这样一种神器。它能够将未觉醒的法魄者体内灵力封住,永远处于未觉醒的状态。好象……是叫做……禁魂戒。”

“这么说,只要破解了这个禁魂戒。我就能获得法魄的能力了?”李仁谦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毕竟若是真的法魄者,自身有灵力的话,比起用外界的器物要方便多了。

白尧却摇了摇头,叹道:“要破解这种禁制类神器,是不可能的。若是一般的魂器,倒是可以炼制它高阶的附魔物来破解。但神器……”白尧无奈地看着李仁谦,说:“神器是不可能被破解的。”

李仁谦刚刚燃起的激动马上被冷水浇熄了,但他仍然不死心问道:“难道没有任何一点可能吗?”

这次,白尧倒是很肯定地答复他:“是的,神器不可能被破解。当时我的先祖用这个神器封印住了一个邪恶的法魄者家族,才让它们没有再继续继承那种邪恶的力量。禁制类神器除非被禁制者死亡,否则不可能离开被禁制者的体内。”

李仁谦刚刚经历了冰火两重天,失魂落魄地喃喃道:“我不相信……,是谁要对我这么做?……不行,我可不想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过一辈子。……师父,您能告诉我有关这禁魂戒的一切么?”

“这……”白尧犹豫了很久,毕竟这是有关他族内的秘密,眼前又是个刚收不到半日的弟子。他的内心一直挣扎着,对于这个天赋异秉的弟子他真的是很想满足他的要求。最后,他终于叹了口气说:“也罢,等过些时日,你的附魔术有些造诣。我便带你回到族内,宣布你为我的关门弟子,到时你也算我们的族外弟子了。我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带你进我族的祠堂,有关我族兴衰的历史都记载在那里面,现在我族衰败成这样,希望那些老不死的不会有太多阻拦。”

白尧的意思李仁谦是知道的,他希望再多接触自己一段时间,多了解一下这个徒弟看看是否真能完全信任。毕竟收徒弟怎么说也是外人,但要进宗族祠堂,那可得算得了自家人才行。另外也能给自己正个名,到时候要进白族的祠堂也好有个说法。李仁谦对于白尧教给他的东西和给他提供的信息已经是万分感激了,而且自己也是打算完全相信这个师父的。所以对他的提议没有一点抗拒的想法,更是万分称谢。

白尧对于这个徒弟还是很满意的,他把给李仁谦的见面礼都递了过去,说:“在外人面前,你不要叫我师父,叫我白老就可以了。你今天第一次附魔,能做到这样已经非常好了。魂力和收鼎的时间拿捏方面你是有老天眷顾,另外附魔还讲求定力,高级附魔很可能需要你源源不断地提供魂力甚至几天半个月,稍有心绪不稳就功败垂成。所以你还需要做一下这方面的练习。从今天开始,每天你需要花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打坐冥想,我会隔一段时间给你布置一些循序渐进的附魔练习,等你这些都完成以后,就可以算做我的关门弟子跟我回到族内了。”

李仁谦接过那些卷轴,向白尧揖首道:“多谢师父,弟子一定努力不让师父失望。”

白尧继续说:“现在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现在你在东星学院学习也不是完全没有益处,苍魂学院的所在之所以称作东大陆,因为它是位于星涌大陆的东部。其实那个空间是战乱不断动荡不安的,你作为附魔师迟早也有过去历练的一天,现在趁着这段时间你好好在这里学习,享受一下这种平静的日子吧。”

白尧的话说得李仁谦脸一红,他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去上课了。自从进东星学院以来,他就没把自己当成一个学生,满脑子都是苍魂学院的事。现在听白尧提起来,反倒觉得自己有些不务正业。李仁谦低头听着白尧的话,心下盘算着要不要去上些课。虽然毕业证书现在对他来讲不一定有用了,但若是毕不了业,还要找秦云里去求情。更何况秦老又不是东星学院的领导,到时还要搞得鸡犬不宁,这种大糗还是尽量不要再出现在自己身上了。

想着,就见周围的结界散去,又恢复到了图书馆的那间杂务间。白尧已经先一步走出了门,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又停住了脚步说:“对了,你是园艺专业吧,你们专业有一门植物学的课,还有一门鉴别植物的实践课,这个你还是得重视的,因为很可能发现与元素族有关的信息。”李仁谦如梦初醒,连声称是。白尧说罢,又想了想没有什么可交代的了,就快步消失在书架间。

接下来,李仁谦想赶紧回宿舍查一下课程表,然后得将手上这些卷轴和青冥鼎找个隐秘的地方放好,还要完成白尧布置冥想任务。他想着,也离开了图书馆。

回宿舍的路上,李仁谦又糟到一些白眼,他知道这些都是苍魂学院的学生。也许是他天生对非议不太敏感,这些人的轻蔑和嘲笑他倒不是很在意,他的原则是只要不是当面羞辱他,背后的闲言碎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到了宿舍,见杨韬还是没有回来的样子,李仁谦仔细地将卷轴与青冥鼎收好。正想在床上打坐冥想,就听到门口一阵嘈杂声。

——“嘭”得一声,302宿舍的门被一脚踢开,一群凶神恶煞的学生鱼贯而入。领头的学生染了半头的紫发,嘴里叼着根烟,眯着一条细细的鱼缝眼把李仁谦的宿舍看了个遍,含糊不清的说:“他奶奶的总算有人在了。”像这种学生混混无非是流氓片看多了,也装模学样了起来,而且总不乏也有爱装小弟的走狗。果然,在领头的紫发学生身后,很识相地闪出一个满脸阿谀的瘦子,撑了个腰像极了孕妇,扯了个嗓门嚷嚷:“喂,交宿舍管理费!”

李仁谦假装没听见,因为他知道这些学生就是混混来收保护费的,学校根本没有这个名目。但他的右手已经伸到裤袋里,发现那一枚附魔过的硬币正安稳地躺在那里,他的心里顿时定了几分。若是以前,他很可能就是挨人几个拳脚了事,但是现在他有了依仗,胆子也大了起来。

那紫发见李仁谦一副淡定的样子,顿时不淡定了,马上拉过瘦子轻声说:“你确定这间宿舍的人不在名单上?”那瘦子马上笑着回答:“老大放心,今天咱们运气好。这宿舍就三个人,本来另外两个是在名单上的,但是搬走了一个,另一个最近都没有来学校。而这个恰恰就不在名单上。”

李仁谦听他们的耳语,知道可能这些人收保护费也有个凭借。那些苍魂学院的学生估计就在他们所说的名单之列,那些都是法魄者,他们的家族这些混混学生惹不起也不敢惹。就专挑这些没有法魄的普通人下手。

瘦子的回答完,紫发点了点头,对着李仁谦又冒出了凶煞的气势:“小子,赶紧交了管理费。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见李仁谦还是不理,那瘦子先跳了起来,对着李仁谦抄起一张椅子就砸。李仁谦以前也没少打架和挨打,这种基本的路数还是知道的,眼看那椅子就要到,他躺在床上向右一滚闪开了椅子,顺势站了起来。

瘦子见椅子没有砸中,把椅子往床上一丢,哇哇叫喊着挥起拳头冲了过来。李仁谦故意没有躲闪,抬起右手要硬接这一拳。瘦子见这击会中,欣喜地加大了力度,打算连李仁谦右手加头部一起锤下去。哪想他如意算盘刚打好,却在接触到李仁谦的右手掌时拳头烫得像被烧过一样。可他这拳却收不住了,实打实地锤了下去,反倒把自己的整个手掌给烫了个结实。

“哇呀”瘦子怪叫一声,抱着自己的手疼地在地上打滚。李仁谦嘴角弯起了弧度,翻开右手掌里正夹着那枚硬币。

紫发见手下吃痛,神色慎重了起来。他嘴唇动了动,顿时李仁谦感觉到空间中笼罩了一种红色的雾气。

——是结界,这家伙是个法魄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