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炙焱决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627字
  • 2013-10-07 00:46:44

“植物?”李仁谦怎么也想不到,答案竟是如此简单而普遍的东西。

“呵呵。”白长老神秘地笑笑:“神器这个东西,对于你来说还太远了些。怎么样?若你有兴趣,现在就行拜师礼,我就把全部的绝学教给你。以后总有一天你必成大材。”

现在倒开始谈好处了,看来白长老求徒心切啊,李仁谦心想。不过他也不迟疑,附魔是他迟早要学的,倒不如趁现在拜了师。想罢,他也不懂什么拜师礼,就学着电视里的,跪在白长老的面前叩起头来。

三个响头叩完,白长老笑得脸上像是开了花,扶起他说:“好徒弟,我白尧总算也收了个天才。哈哈!……为师先送你几件东西作见面礼。”说着,就石桌的一个突起按了下去。那石室的一面墙忽然裂开了,里面别有洞天。李仁谦看里面各种光芒闪烁,也不知道是什么。就见白长老从里面捧出几个卷轴和一口小鼎放在石桌上,说:“仁谦,我们附魔师炼器时需要一个经久不坏的容器,好将法力卷轴上强大的灵力与器物融合。这口鼎叫‘青冥鼎’,是为师从一个拍卖会上赢得的,最适合初级和中级附魔师使用,炼法器魂器都不是问题。”

“初级和中级……”李仁谦正有些不乐意,却听白尧宠溺地说,“你别怪为师不给你能够炼灵器的鼎。别说那些鼎都是稀世绝物,就算为师给你弄了一个来,也未必能用。”

他继续说:“这容器若是用于灵器以下的附魔倒没有什么讲究,但要炼起灵器来,就必须和熔炼物的属性相融。特别是用于熔炼魂魄的时候,必须和魂魄的属性相契合。若是相背,这附魔是绝不可能成功的。”

李仁谦点点头,心想原来如此,这白长老拜了师果然对自己特别用心。白尧又拿了另外的几个卷轴,说:“这些都是为师这些年来收集的法力卷轴。要说附魔最难的倒不只是熔炼,而是这法力卷轴。除非有人请你附魔,否则一般来说我们都很难接触到这些高级的法力卷轴。既然你已拜师,这几卷法力卷轴就送给你。其中有些虽然是初级法力卷轴,但是威力不小。你现在就可以附魔一个法器试试。……比如,这卷《炙焱决》。”

白尧缓缓道:“我们虽然没有法魄者的法力,但你看我之前向你展示过的法器,若是用于防身,倒是也不俱一般的小贼。他们法魄者能够布下结界,我只要将结界卷轴附魔在那开关上,也能造成同等效果。而且,我们附魔的东西几乎可以是所有看得见摸得着的器物,小到如针尖,大到一栋楼。”

李仁谦听说自己也能够具备那些特异功能一般的法力,心里的不快一扫而空。他接过白尧所说的《炙焱决》,激动地说:“谢师父!”便细细地端详了起来。

一张发黄的厚纸,摸起来有些像皮革,但却轻如羽毛。纸上密密麻麻地像纸雕一般印满了符咒似的文字。惟独纸的背面《炙焱决》三个字倒是清晰。

接下来,他照着白尧所说的将青冥鼎放置于石桌上,将写有《炙焱决》的法力卷轴丢了进去。然后他需要丢一件附魔的器物。他很想尝试是否像白长老所说的所有物品都可以。想来想去,他克制了自己打算抽一根头发丢进去的想法。若他真是丢了头发进去,恐怕这附着炙焱决的头发被风一吹就不知道丢哪去了。摸了摸口袋,里面刚好有一枚一块钱的硬币,他将这硬币丢了进去。然后,将青冥鼎的盖子盖上,双手贴着鼎口的两边。

“不用紧张,你只需要集中精神。这种附魔鼎会自然地吸收你的魂力,对里面的器物进行熔炼。但其间不可将双手放开,否则就会附魔失败。熔炼的时间就要靠经验了,我们人类对灵力的流动没有感觉,若是法魄者附魔师,能够感觉何时灵力消失,这说明已经附魔完成。若完成时间掌握不好,对附魔的好坏影响也很大。一会我帮你把关吧。”白尧的声音响起。

李仁谦在将双手放在鼎口的时候,感觉到一股热流从手心中涌出。这股热流源源不断,随着李仁谦双手放置的时间越来越汹涌起来。他不敢有所松懈,紧紧地将手贴在鼎口,任凭这股热流如泻洪般从手中涌出。

十几分钟过去了,这股热流逐渐减弱,直至慢慢消停。

——“放手!”白尧突然大喝一声。可李仁谦感觉到这股热流仍然还有最后一丝能量在涌出,他稍微迟疑了一秒,等这热流完全流尽才放开了手。

“唉!可惜了,没有掌握好火候,迟了一秒啊。”白尧可惜地说。李仁谦没有说话,他小心地揭开了鼎盖,只见里面一道异彩闪过,一枚一块钱的硬币闪着七彩光芒安静地躺在里面。

“咦?”白尧朝鼎里一看,“没有破损?!难道是完美级法器!你这小子……”

李仁谦嘿嘿一笑,他轻轻地拿起这枚硬币,顿时觉得一种炙热的能量从手指涌入。他迫不及待地将这硬币往石壁上一甩。

——轰得一声,石壁上竟像被炸药炸过一般爆出了一人高的口子。这把李仁谦吓得不轻,他竟然被冲击力炸得坐到了地上。白尧也吓了一跳,还好经验丰富的他反应及时跳了开来,却也被粉尘弄的灰头土脸。

“你,你这小子!法器也是这样乱玩的吗?把我的石室炸了不说,你现在上哪找那枚硬币去?!”白尧纵是再宠这个徒弟也气得直跳脚。

李仁谦倒是没想到有这么一说,赶忙起身扶起了白尧。然后一边道歉,一边跑到石壁边找起他的硬币来。还好他眼尖,看到了石堆里闪着七彩光芒的硬币。他捡了起来,像做错事地走到了白尧面前,说:“师父,徒弟错了。”不过,在他的心里,越发对这个师父感激了起来。白尧果然没有骗他,不但把附魔术教给了他,而且连威力如此巨大的《炙焱决》也送了他。从小到大,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长辈的信任和温暖。

白尧叹了口气,似乎是已经消气了。然后奇怪地看了看李仁谦,问:“徒儿啊,我真的很不解,明明是迟了一秒起鼎,为什么会炼成完美的法器?这可是非常少见的。而且,这枚硬币如此不起眼,你居然一下就发现了它。这可不是运气就可以解释的哦。”

李仁谦向白尧一拱手,道:“师父,不瞒您说,我的确可以感觉到灵力的流动。而且还可以看到硬币上的七彩光芒。”

白尧惊讶地看着他,确认了一遍:“你说的是真的?”

“是的。”

“难道你不是人类?而是法魄者?”

“不是的,师父。秦副校长已经确认过我没有法魄。”

“……这就怪了。”白尧若有所思地说,“按理说,人类不可能能够感觉到灵力的。徒儿,你身上有发生过什么事吗?”

李仁谦心下一动,想到那枚黑色戒指。随即把五年前发现黑色戒指的事情告诉了白尧。但秦云其的来访和星族族人的事他并没有说,因为从白尧的话语中看,他并不知道这些,也许说了反而节外生枝。

白尧听完一脸凝重的表情,来来回回在石室内踱了十几遍。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说:“李仁谦,你一定是个法魄者没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