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入学

  • 天傀星
  • 小绿吖吖
  • 2175字
  • 2013-09-21 00:05:42

李仁谦站在这里有一个小时了,他一直在犹豫、犹豫……从刚才到现在一直觉得很奇怪,这是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经历过的感觉。他抬头看了看这朴素的门牌——没有错,是东星学院。这是一所普通的大学,附近最好的学校。而今天是他入学的日子。李仁谦攥紧了手里的录取通知书,他的心砰砰直跳。

——园艺学,这是他的专业。

李仁谦出生在附近的东姚镇,妈妈在他5岁的时候就因为一次意外去世。父亲原来是城里师范大学的教授,去年刚刚去了国外。李仁谦一直很独立。父亲在大学的时候几乎都住在学校的实验室,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也不埋怨父亲,因为他知道自从父亲失去了母亲,父亲就变了一个人。而母亲去世的时候他还小,他还来不及体会失去母爱的痛苦。

小时候的李仁谦一直是被其他孩子排挤的。没有了父母这个保护伞,李仁谦只能默默地忍受着,他变得沉默寡言。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像其他被预示了没有前途的孩子一样,他茫然地活着,等待着生命的终结。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了那一天。

这是个很平凡的一天。李仁谦又一次从学校回到家——去学校的目的就是让他感到自己还和其他孩子一样。他推门而入,放下书包,习惯性地到厨房热水瓶里倒了杯水给自己。就是这个动作让他忽然感觉到了有所不同。在厨房的角落躺着一个黑色的戒指。是父亲回来过么?

不可能,父亲不会有这么古朴的东西,还这样随意地扔在角落,好象是不小心掉到地上似的。难道是家里遭了贼?李仁谦环顾了一圈,不像。家里的东西都摆放整齐,门也没有任何被撬的痕迹。这枚戒指来得太奇怪了!抵不住好奇心的李仁谦拾起了这枚戒指……

收回思绪的李仁谦快步跨入了校园。今天是第一天入学,不能有什么差错。他很快找到了新生报道处,长长的队伍已经看不到那端通到哪里。正午时分,终于是到了队伍尽头,一个束着马尾辫的女孩接过了李仁谦的录取通知书。她低头在电脑上敲着什么,一双乌黑的眼睛眨得欢快。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仁谦不知道自己的资料核对需要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就在他正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女孩紧闭的嘴唇忽然张开说了一个古怪的词,没有出声,但那熟悉而奇怪的嘴型让李仁谦惊诧不已。

李仁谦第一次将那枚黑色的戒指戴上,是在拾到它一个小时之后。这枚戒指来历不明,他不敢胡乱尝试。在清洗了五遍,拭擦了五遍之后,他戴上了这枚戒指。

顿时一种奇怪的感觉从戒指涌出。确切地说仿佛一阵风吹过身体,从骨头缝中穿过。李仁谦吓得一激灵,赶忙去摘戒指,却发现那戒指已经消失不见,只能从右手无名指上感到阵阵灼热。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见鬼了?李仁谦额头上冒出汗珠,他感到这事太过于离奇,常理无法解释。自己中毒了?会死吗?

李仁谦第二天没有出门,一直盯着自己的无名指。他试了无数种方法,除了无名指的那一块灼热,自己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算了,管它呢,自己如果真的会中毒身亡,更不应该坐在这里干等吧。

李仁谦终于放弃了,他伸了个懒腰,觉得肚子饿得直叫。这时,门口却传来一阵敲门声。

是谁呢?难道是爸爸回来了?

门开了,门口却站着一个披着旧斗篷的陌生人。这个人很高,全身躲在黑色的旧斗篷里。他低着头,斗篷里传出一阵沙哑的声音:“你……你叫什么名字?”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是谁?”李仁谦警惕地打量着陌生人,他很害怕。但他明显地感到眼前的人在瑟瑟发抖,这个陌生人伸在斗篷外的手指干枯而灰暗。李仁谦感到他只是一个虚弱老头,这让他胆子大了些:“你找错人了吧?”

陌生人忽然抖得更厉害了,沙哑的声音变得飘渺却异常坚定:

“5年后,到东星学院去!”

李仁谦吓了一跳,他想赶紧关上门,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堵住。陌生人的身上发出一束强烈的白光,李仁谦的意识开始恍惚,隐约中他只见到陌生人的嘴唇动了一下,说出了一个奇怪的词语。

等李仁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家门已经关上,陌生人也消失。李仁谦的心里却不能平静,先是一个奇怪的戒指,再是一个奇怪的陌生人。陌生人最后发出的词语用的是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发音方式,他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昏迷了没有听清楚还是怎么的,可这一个怪异的嘴唇颤动方式他却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是的,就是这个嘴型!李仁谦强忍着抓住这个女生询问的冲动。在这个公众场合,若表现出任何的异样,他也许永远也无法解开心中的迷惑。

然而,就在他发呆的同时,女生已经又埋头在电脑上翻查,那样子仿佛刚才没有抬起过头。

“你的宿舍门卡。左边那条路直走就是宿舍楼。你先去宿舍整理下东西,下午开新生大会时会有人找你。”女生捋了捋头发,面无表情地说。

李仁谦仿佛看到她刚才露出一闪而过的轻蔑,他无所谓地撇了撇嘴,向宿舍走去。

302宿舍。

李仁谦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他没有什么行李,宿舍里的另外2个室友还没有来,他只能静静地躺着打发时间。

这间校园带给他的会是什么呢?

那件怪异的事发生之后,李仁谦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记忆逐渐开始模糊,他怀疑是否是自己做了个梦。直到半个月前,已经辍学很久的他忽然发现有一份东星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躺在家里的桌子上。他顿时醒悟过来那不是一场梦。考虑了几天之后,他终于决定拿着通知书以及入学所需的各种材料来到学院,顺着这一个敲动他生命的涟漪的石子,解开这一个谜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