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
  • 三国之绝代军师
  • 风云山川
  • 3068字
  • 2014-08-22 09:42:39

每个最精彩,最吸引人的故事,通常都会有一个很平凡的开始,这个故事也不例外。在一座城市的一条小河边。我们的洪阳同学正在看着眼前的女朋友:“为什么?”“我的父母不喜欢你,我不能为了你抛弃他们。”他的女朋友声音有些低沉,其实她也不想和洪阳分手。洪阳是个很好的人,各方面都很好。心地善良,善解人意。身为男人却比女人更加细心,待在洪阳身边,她很幸福。但是洪阳的家境很困难,父母不想让自己将来生活上受苦,所以坚决不同意他们俩个人走到一起洪阳叹口气:“既然这样,那好吧。只是,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说完,洪阳转身离开,背影显得有些悲凉。那个女人无声的流下了眼泪:“谢谢。”洪阳沿着大街往家的方向走去,走了半个小时,万般无奈的他走进了附近的一间小小的书店,老板看到是熟客,也就没有太多的注意。洪阳随手拿起一本《知音漫客》看了起来。刚才的女人是洪阳的第五个女朋友。前面四个全部都因为他的家境问题,头也不回的和他说声拜拜就离开了。这一个是感情最好的,也是唯一一个不嫌弃他的女朋友。原本以为可以有一个好结果,但依旧在家长的反对声中一拍两散。洪阳并没有责怪她们,因为他知道,责怪只会让自己痛苦。洪阳摇了摇头,挥去脑中的想法。翻着手里的漫画,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学里面洪阳学的是动漫制作,因为这个关系,他开始广泛的接触动漫和漫画。所以,从那之后,洪阳就渐渐的迷上了漫画。他什么漫画都看,柯南、火影、死神、丁丁历险记、喜羊羊与灰太狼。只要是动漫他就看,他现在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动漫通,甚至包括那些和动漫有关的东西也是他所喜欢的东西。百无聊赖的翻了半个小时的漫画,洪阳感觉自己有点饿了。于是洪阳离开书店,继续向家走去。十分钟后,洪阳回到家,打开煤气,打开火,将一把挂面和中午的剩菜扔进锅中。关上火,草草的将自己的晚饭解决掉。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也不开灯。“或许,我换个世界会活的更好吧。”就这样,洪阳渐渐的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半夜,睡梦中的洪阳突然闻到一股怪味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摸索着站起来,又摸索着准备打开等。想要看看奇怪的味道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找到开关,洪阳按了下去。“轰”的一声巨响,震动了整个小区。大片的火光吓呆了周围看向那里的人,十分钟之后119、120和110赶到现场。将大火扑灭。将受伤的人送到医院。第二天一早,当地的报纸刊登出一则消息:“今天凌晨三点二十分。某某小区的一栋居民楼内发生煤气泄漏引起爆炸,造成一人死亡,十二人受伤。据警方调查,此次爆炸是由于居民在使用煤气之后没有将煤气阀门关闭所导致的。一名死者名叫洪阳,男,二十四岁,独居,是某广告公司的在职员工。有关部门提醒居民注意煤气使用安全。”

也许过了几秒,也许过了几年。待洪阳醒来,他感觉自己在飞,自己在飘,周围没有一丁点的他色,除了黑暗就是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与此同时,徐州城外杜家村,一座破旧的茅屋里,一位妇人在不停地走来走去,看着躺着床上躺着的少年,满脸焦急的神色,不停地念叨着:“老天保佑啊,保佑我家尘儿平安无事,一点要保佑他啊。”

这时候,一个中年人满脸沮丧的走了进来。

妇人急忙的问道:“他爹怎么样了,郎中怎么说?”

中年汉子满脸沮丧的说:“唉,听天由命吧。”

“唉!这要我怎么办啊,我可怜的尘儿。”

“他娘,尘儿他怎么样了。”

“还能这么样啊,这不还未苏醒呢。这都怪你,本来尘儿的身子就弱,你还飞要拉他去下地,如果尘儿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活啊。”说完妇人就掩面哭了起来。

看见自己的夫人哭了,中年汉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杜家一脉单传,中年来子,家里自然疼爱万分。可是这个杜尘自小体弱,怎么看都是一付病入膏肓的,弱不经风,家里为了这件事已经请了不少郎中看过都是束手无策。家里为此也是一贫如洗。但是这孩子从小就非常孝顺,特别孝顺父母,虽然身子非常弱,但是还一直帮着父母干活。昨天就是帮忙父亲去地里帮忙,结果被太阳晒晕了过去,昏迷了一天一夜的还没有醒。

从外村请来的郎中对此也是束手无策。这时,只见床榻上的少年**了一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慢慢的坐了起来,感觉有点木然的望着四处。

妇人急急忙忙赶过去,一把抱住青年不放。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我就知道我家尘儿会没事。”

“我这是在哪,抱着我哭的这个女人是谁,那个盯着我不放的的中年汉子又是谁,为什么有种熟悉的感觉。我这到底是在哪里?我不是喝醉了吗?这里到底是那里。”洪阳满脸的迷茫,四处打量这四周。心里不停地念叨“这到底是那丫,老天你玩我啊!”

“老天保佑,尘儿你终于醒了,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让为娘怎么活啊。”妇人抱着自己的儿子,心情很是激动,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怀中的儿子有什么异样。

“尘儿你怎么样了,感觉怎么样。”看着汉子焦急的神情,看着抱着妇人泪眼婆娑杜尘感觉自己的心很疼,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不受自己控制的心疼。不由自主的说道:“父亲、母亲放心吧,孩儿已经没事了。不用再担心了,孩儿现在很好已经没有事情了。”“尘儿没事就好,你可担心死为娘了,真怕你出什么事情,可吓死为娘了,下次千万别在去做这样的事情了,本来你就身子就弱,就不要做什么体力活了。”

“母亲放心,我真的没什么事情了,我想好好休息一下。”

“好吧,尘儿你安心休息吧为娘跟你父亲就先出去了。”说罢就妇人跟着那个中年汉子一同走了出去。

看到人都走了出去,我们的洪阳同学开始仔细的打量了起周围的环境。

不过越看洪阳的面色就越加的苍白。“这……这到底是哪里,在能叫做房子么,这最多就是个茅屋吧。”看着用泥糊成的墙还裂着一道又一道的裂痕,洪阳甚至能感觉到外面吹进来的冷风。这要是到了冬天寒风一吹,那个感觉。想到这洪阳就感觉一阵阵的恶寒。

抬头看了看,额……好嘛,墙上有裂痕我也就忍了,但是这屋顶是怎么回事啊?这个天窗貌似开的有点大了吧。开天窗也就就算了,但是你把玻璃给我放哪里去了啊?可是看着四周,洪阳有无可奈何,开就开吧,最次在晚上还可以看个星星月亮什么的,还是蛮有情调。洪阳用自己的阿Q精神安慰着自己。

嗯?这是什么味道?什么东西馊了?一股潮湿还略带发霉的味道钻进了洪阳的鼻子里。问这味道,看了看身下。洪阳忍不住的狂吞了几口口水。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纯稻草垫么?还是没有杂质的呢全部都是纯稻草。无奈之下洪阳又发扬了自己的阿Q精神,像这样纯的那里找去呢,千金不换啊。

打量完四周,洪阳同学又开始打量起自己。

这……这能叫胳膊吗?比竹竿才粗了那么一点点。这身材也太那个了点吧。抛出骨头就剩下了一层皮了。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长的,难道经常受虐待啊?不过看着刚刚妇人哭的那么伤心又不像啊。

看完周围的一切,洪阳无奈的又躺在了纯稻草的褥子上。透过天窗看这天,内心无比的混乱。

这就是传说的穿越么?

天啊,我居然穿越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穿越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淡定,淡定,我要淡定。淡定个屁啊,这要我怎么去淡定。

穿越就穿越吧,居然还是夺舍穿越。夺舍就夺舍吧,居然还让我夺舍到这么一个病秧子身上。传说中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就是现在的我吧。

可是虽然夺舍了,但是我的身份怎么解决啊?小说里写的都是碰到头假装失忆的,我这副皮囊的主人却是中暑,根本都没碰到头,怎么假装失忆啊,中暑能中成失忆,说出去不被人打死。怎么办才好呢?怎么办才能继续的装下去呢?

还有都不知现在身处什么地方,是异界?还是回到古代了呀?卧槽,老天,你坑爹的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