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被虐者的复仇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53字
  • 2019-01-20 08:17:06

“你好,烟雨小姐,这是您的账单。”

烟雨是习惯性走到哪里,就去那里最近的酒店住宿,是以在这里这么久以来,很少在同一个酒店住宿超过两个晚上,每一次交钱也是先交一天,还要住就接着开。

当她拿到自己的账单时,有些懵逼。

“今天,几号了?”

“今天是2030年10月16日。”

!!所以说她足足睡了三天?

生命等级再高,也不至于达到小说中辟谷的境界,毕竟这是现实,虽然是脱离了一定现实的现实。像烟雨这种生命等级为五级的人,持续两天不吃不喝是没什么,持续三天的结果就跟普通人饿了一天一样,难免会有点烧胃。

付清账单以后,烟雨就随便来到一家餐厅吃饭。通讯机的好处就在于不但能跨地区通讯,还拥有无限的流量,能自动接收当地的信息。

烟雨之前没有去买,一是因为价格比较高,二是因为她没有什么特别想联系的人。有了它,就算不是一个世界的朋友也可以有了联系呢,包括任务世界,只是在任务世界,很难交上真正的朋友,烟雨现在通讯机里的联系人也就这么几个而已。

甩开脑中突然出来的想法,烟雨开始浏览最近的新闻。让她睡了三天,那只黑猫只要稍微聪明一点就会好好利用这点时间了。烟雨一边呲溜呲溜吸着面条,一边用手在屏幕上点点点。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太神奇了。超人吗?附视频】

【不不不,我家附近也有。我怀疑是一种新型病毒,这家伙的生活习性跟蟑螂实在太像了。呕——附视频】

【楼上的没事不要放毒啊,还是这张帅啊。附视频】

……

从某个贴吧上面,烟雨粗略的看了几条信息和几段小视频,再和自己之前的记忆对上去,大概明白出现了什么事。

第一张图是一个中年男人,还是人到中年自主发福的那种。肚子鼓鼓的,但是奇特的是四肢却很瘦长,整个人正牢牢的贴附在一幢大厦的墙面上。上下颌一张一合的,看上去是在咬向玻璃,但是人的牙齿显然还不足以咬破这里。画面有一阵的抖动,看来里面的人也被着实吓得不轻。

烟雨突然想到了什么,将视频往回倒了一点,发现中年男人的肚子大的很不自然,四肢纤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爬在墙上的方式也是将四肢狠狠戳进墙面。指节深陷的地方还能隐约看到点点血渍。

对着男人的肚子,烟雨开始处理图像,放大,调节清晰度,再放大,再调节…烟雨突然觉得道出品的,果然很方便啊,只要调出面板,对着上面按几个按钮,就能按照她想要的处理图像。

工具的便利先不说,现在的重点还是男人的肚子。放大到一定程度后,再播放,就像是给男人的肚子来了一个特写。男人的肚子一舒一缩的,很有节奏,伴随着他的动作,烟雨看到了肚子下方出来了一只透明的蜘蛛。大概有巴掌那么大,从母体出来以后刺溜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如果男人肚子中都是这种家伙的话,恐怕这个城市还会出现很多的蛛心人身的家伙。跟烟雨不同,他们是无法看到这些家伙的,也没有办法阻止,更像是一种无解的绝症。

咽下口中的面,烟雨继续点开第二份视频。

第二份是一个被蟑螂同化的年轻女性,四肢分开,躯干十分的靠近地面,却又很好的没让自己碰到地面。就是这样的姿势,她动起来依旧是很快速。快速的向着前方移动,来到一家公共厕所,倒是把里面的人也吓得不轻。

“你好,你这样很脏的。”年轻女人并没有回答对方的话。只是看了说话的人一眼,对方就不再说些什么了。

那种毫无感情的眼神,缩小到极点的瞳孔,怎么都像是柯南中的死人才会有的眼神。说话人被吓得呆住了,直到女人钻进了一间开着的卫生间,从里面传来啃食的声音时,她才反应过来,捂着嘴跑开了。

拍摄的人不知是吓住了还是胆子真的大,总之拍摄还在继续。

似乎是感觉到了背后有视线,从隔间中传来的啃食声消失了。年轻女人回过头,看了一眼摄像机,嘴角还沾着黄的的棕黑的物体。这下子就是拍摄者也受不了了,镜头一阵晃动,里面传来一阵呕吐的声音。

关掉视频以后,烟雨看了看自己点的面条,嗯看上去很好吃很有食欲。但是不知怎么的,在面条送入口中前,烟雨的脑海中总是闪过刚才的画面。

叹了一口气以后,烟雨认命的放下手中的筷子,点开了第三段视频。

这段视频里的是个美少年,就像是从日漫里走出来的那种正太一样。少年前身微倾,下肢伸直,迈着猫步优雅的走在街上,时不时用自己带着猫瞳的黑色眼睛盯着来来往往的人。比起之前的视频,这段视频可以说是再正常不过了。

如果给少年加上猫耳和猫尾,就更像是从某个漫展跑出来的家伙。也正是这样,这个家伙是围观人数最多的。镜头很稳,也正是这样,烟雨看到了少年勾起的嘲讽笑容。

烟雨就感觉到自己的眼皮一跳,关掉视频以后就去搜了拍摄者的信息,无一例外,所有的拍摄者都在拍摄的而第二天变成了视频中的那种样子。

被虐杀的动物,来复仇了。

【下面插播一则新闻,由于近日来的怪异现象,目前相关专家认定此为一种传染性很强的的疾病。传染方式为接触传染、空气传染。目前显性感染者已经被控制起来,送往一处密闭场所治疗,望接触过这些人的广大市民自觉去医院检查。

最后,出行请注意安全。】

烟雨脑海中的记忆就像是走马观花一样在不断地闪现,最后画面停留在那些被虐杀的动物们的尸体上。突然想到了什么,烟雨开始搜索起了首批感染者的信息。

许久之后,烟雨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那些人,都是被自己曾经虐待的物种附身了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