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黑暗面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40字
  • 2019-01-20 08:17:05

烟雨总归还是个女生,当她起床时看到桌子上出现了一堆死相凄惨的虫子时也会觉得恶心。一想到这很可能就是那只黑猫给她的信息,就没办法忽视过去,强迫自己看向了这些东西。

虫子通体是黑色的,和家家户户都有的蟑螂很像,或者说就是那些小强。之所以不确定还是因为这些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了,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

有被拔除翅膀的,有被拔光脚的,头部或尾部被剪掉的,烤焦的,甚至有被开膛破肚的。腹内的蟑螂蛋被取出,里面的白色条状物被人很细心的穿上,上面有很多更加细小的洞。有的还有的被分尸后晒成干状。

就算烟雨很讨厌这些恶心的生物,此时也忍不住带上了一些同情。这已经不单单是弄死那么简单了,这已经是虐杀了。仔仔细细的看过以后,烟雨强忍住不断上涌的胃酸,叫来了服务生打扫房间。

就算会被对方当做变态,烟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实在是不想再看到这些家伙了。但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服务员不但神色淡定的收拾掉了这些虫子,还冲烟雨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

“客人,如果有需要,我们酒店也是可以提供一些特殊的服务的。”

说完还瞥了一眼袋子中的尸体,嘴角挂着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的和善,只是在烟雨的眼中,再和善的笑容也被冷漠代替。

“不用了。”

“好的,如果有需要可以告诉我们。”

“……嗯”只有烟雨自己才知道要从声带中挤出这个字有多难受。

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突然,烟雨又想起了那天,她在草丛中遇到的流浪猫,那明显是被人为制造的伤口。血液还是新鲜的,尚未凝固。难怪当时烟雨靠近时,它叫的那么凄厉,难怪这里的动物那么少。

烟雨就像是发疯了一样冲了出去,那天她发现猫咪时,周围还有很多她认为和善的人们存在。在她说要放弃时,大家那时不正常的表现,明明已经发现了不是吗?

是她害了那只猫咪,说不定对方好不容易从一个衣冠禽兽的魔爪中逃离。

拨开之前遇到猫咪的草丛,果然那里什么也没有。就是之前猫咪在草上留下的血渍,也被清洁机器人收拾的一干二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虽然找不到黑猫,但是烟雨明显感觉到了属于黑猫的那个视线。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类似于第六感,她就是知道视线的来源者是谁。

在烟雨说完之后,视线再次消失了。仿佛是知道烟雨讨厌虫子,接下来,烟雨再也没有看到过虫子。但是其他动物的尸体在不断出现,麻雀、兔子、猫、狗……只要是能找到的动物,都有。

死相一只比一只凄惨,对烟雨来说也是大开眼界。她从来不知道能有那么多种虐待方式,烟雨算不上是一个有多善良的人,但是这些人的行为却让她气得发抖。

与之相反的是酒店的人,服务员每次从烟雨房间中拿出的尸体并没有刻意隐瞒,总有那么几个人看到了。这些人看待烟雨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和善,就像是对待同道中人一样。

“哎呀,这不是烟雨吗?今天要不要来我家看看?”

因为烟雨的游荡,倒是和小区中的老人们相处的不错,其中就有一位章爷爷,是个很温柔的人,大概…吧。

温柔,用在这个世界的人身上,烟雨也不知道到底对不对。

“不了,我还……”黑猫展现给她看的,真的是唯一的正解吗?会不会是错的呢,章爷爷明明是一个很好的人,还曾经塞给她一些水果,哪怕他们明明不熟。

说起他们之间认识还是因为那只流浪猫,当初想要请烟雨去看看自家鸟的就是章爷爷。之后烟雨也遇到过几次,看章爷爷年纪那么大了还要出来买菜,而且腿脚不便,就帮过几次忙。这一来二去的,也就熟悉了起来。

“不,章爷爷,今天还是打扰了。”就像是为了求证什么一样,明明知道事实的真相不一定是美好的,但果然还是希望自己熟悉的人中没有这样的家伙啊。

“这么客气干什么,刚好我孙子今天下班早,说是要来看我什么的。刚好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烟雨自觉的帮章爷爷提上了菜篮子,听着对方的念叨。不自觉地想到,如果自己的爷爷还活着,不知道会不会也是这样的。应该不可能吧,毕竟自己的爷爷,也算是自己害死的啊。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烟雨来到了章爷爷的家中。和很多的老年人一样,章爷爷住的地方不高,也就是二楼。屋子不大却收拾的很干净,是很有家的感觉。

“老婆子,这就是我提到过的那个孩子。人挺好的,今天碰到了刚好她也没事,就请她来吃个便饭。”

“好好好。年轻人嘛,工作一定很累吧。”

章奶奶十分热情的抓住烟雨的手,看上去这么普通的一位奶奶,不过力气似乎还不小,至少烟雨稍微挣扎了一下并没有挣脱。

“既然来了,要不要挑一只鸟回去?我那个老头子别的不行,捉鸟倒是一把好手,就是现在的鸟越来越少了。”

烟雨有些尴尬的嗯了一声,果然这种对话,不管听几次都觉得很不习惯。但好像就是这里的风俗,喜欢互相赠送小动物。

在章爷爷的带领下,烟雨终于见到了他们养的鸟。笼子很多,鸟也很多,基本都是在主世界随处可见的麻雀。但是这些麻雀被照料的很好,皮毛干净发亮,比之烟雨见到过的麻雀还要肥上一圈。放水和饲料的地方都是满的,鸟笼里都看不到鸟屎,被收拾的很干净,烟雨也没有闻到想象中的臭味。

就是说嘛,章爷爷他们,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爷爷,我来了。这只小畜生,终于让我抓到了。”

滴答——

浓浓的血腥味充斥在烟雨的鼻尖刺激着她的神经,男人的手中提着一坨东西,血迹斑斑的毛皮混杂着泥土,脏兮兮的皮毛看不出原来的样子。顺着尸体往上,是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此时正牢牢抓着少了一截的猫尾巴。

“这家伙还挺会跑,这次终于被我弄死了。不过,玩起来还挺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