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新的成员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63字
  • 2019-01-20 08:17:04

烟雨在地上躺了许久,无视了恃卿温柔的欢迎回来以及坐在沙发上擦拭着一把手枪的小巧身影,径直上楼。

“那个就是拥有轮回阴阳眼的烟雨姐姐吗?”

烟雨的阴阳眼并没有关闭,所以萧菲儿很容易猜到了烟雨的身份。

“是的。”在发现烟雨并没有发狂的迹象以后,恃卿就不再理会了。烟雨多半是又在后怕了吧,说起来,融合以后的反射弧还真是长啊。

每一次任务完成后,每个任务者或多或少都会有独处的需求,因此,恃卿确认了烟雨的情况以后,也不再关注了。阁主拥有查阅成员经历的权利,但是恃卿只看过烟雨第一个任务,了解了一下烟雨的心性之后就再也没看过了。

隐私这种东西,大家都是很看中的不是吗?

“真是个奇怪的姐姐。”萧菲儿扑闪着水灵的大眼,整个人带着一股天真可爱的气息,就像是个漂亮的洋娃娃。

不过她可并不是真的那么无害的一个人。

萧菲儿,年仅10岁,是阁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人,来自一个战乱的世界。出生后就被抛弃,被一个杀手组织捡走以后被培养成了一名杀手。从懂事起开始用枪,天赋之高让她在八岁的时候就能玩转各种枪支,十岁的时候成为了杀手组织中最厉害的一个人。

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杀死了一国爱好和平的领导人,出于反抗,几乎杀光了所有领导人。世界变得更加混乱,被法则所不容,后被邢默找到,带到了万叩。

以上就是萧菲儿的全部资料,不过烟雨这个时候可没在意这位新加入的小女孩。

从没有哪一次,烟雨这么渴望看到被自己轮回的人的记忆。随着能力的增长,只是轮回一个人已经不能给烟雨带来什么麻烦了,那份伴随而来的记忆也被大脑下意识的放在了某个角落。

烟雨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心中不断地默念着陈焦宇的名字。随着呼吸开始变得规律,变得越来越平稳,烟雨陷入了梦境。

一个小萝卜头就这么突然冒了出来,随着他的前进,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得明朗。就像是被填充的画卷,也让烟雨明白了此时她所在的时间和地点。

她回到了陈焦宇父母死后,陈桥刚开始成为人体模特的时候。此时,陈焦宇正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好,一奔一跳的,带着这个年纪的男孩特有的活力,嘴上还哼着自创的小调。

“爷爷,我回来了!”快到家的时候,陈焦宇就快速跑了进去,迫不及待想要跟自己的爷爷炫耀自己刚刚拿到的试卷成绩。

陈桥此时的表情并不像死后那么苍白,虽然脸色蜡黄,看上去十分的苍老,带着些许营养不良。

“呦,我们的小宇厉害了,门门都是一百。”陈桥看上去是一个很乐观的老头,生活的艰苦并没有打败他。

陈焦宇扬起自己的小下巴,骄傲的像个小孔雀。鼻尖微微耸动,突然闻到一股香味,“爷爷,你买鸡啦。”

“是啊,爷爷找到工作了哦,还是日结的。加上你爸妈留下的钱,你可以继续读书了。”

此时的陈焦宇还很天真,纯粹的为自己能继续读书而高兴,也为自己的爷爷找到了工作而开心。

画面一转,陈桥成为人体模特的事情开始在村子中流传。在一次回家的路上,陈焦宇被同村的孩子丢了烂泥。

“你爷爷是个老不羞,你就是个小不羞。略略略...”说完,这个小男生还转过头对着陈焦宇放了一个屁。

这个本来乖乖的陈焦宇,第一次感觉到了愤怒,冲上去打了对方一顿。男孩似乎没有想到陈焦宇看上去这么一个文文弱弱的小男生,打起架来这么狠。

烟雨的视角似乎是跟着陈焦宇走的,她看到了一身伤痕的他回到家中时,因为他的晚归而焦急的陈桥急忙走了出来。还因为不小心摔了一下,好在没什么大事。

“你跟人打架啦!”

“谁让他们骂你是老不羞。”

陈桥的眼神一下子从生气夹杂着心疼变成了犹豫以及抱歉,询问的语气中带着一些小心:“小宇,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爷爷,我该知道什么?”陈焦宇天真的看向陈桥,一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烟雨却是听到了陈焦宇内心的声音。

【我该知道爷爷为了我去做了人体模特。我该知道人体模特需要按照画家的要求摆出各种姿势,必要时需要脱光。我该知道为了钱,爷爷接下了很多别人感觉羞耻但是价格高的活。

我该知道爷爷不想让我知道这件事。】

陈焦宇生平第一次撒谎,努力的压下自己心中的心疼,装出一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听到陈焦宇的内心,再加上眼前画面,烟雨的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了。

不过这份努力很快就被打破了。

那个被陈焦宇揍得脸肿成猪头的小男孩的母亲找上了门来。伴随一声中气十足的陈桥,你给我滚出来!

总觉得这个声音似乎有些耳熟,还没等烟雨想起来,她就看到一个略显丰满大概在三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女性带着自己的儿子走了进来。

“你看看你这个老不羞教出来的孙子把我儿子弄成什么样了。我跟你说这事没完!跟我去找村长评理!”

渐渐的外界的声音似乎被陈焦宇的耳朵自动过滤了,烟雨只能看到女人的嘴一张一合的。

陈桥陪笑的样子,女人的怒骂,女人儿子得意的眼神都深深印在了陈焦宇的眼中。

最终,陈桥拿出了一半积攒的积蓄,才让女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陈桥并没有怪陈焦宇,陈焦宇也是低着头,不敢看向陈桥,但是他并不后悔。

陈桥看了陈焦宇许久,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深深的探了口气,说道:“吃饭吧。”

陈焦宇感觉到自己爷爷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脑袋上揉搓了一下。里面包含着的感情,他那时候并不知道,只是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要带爷爷搬离这个村庄,要让他过上好日子。

后面的日子里,陈焦宇开始更加努力的学习,申请贫困生,拿奖学金。虽然日子在慢慢好起来,但是村子里的流言越来越多了,欺负陈焦宇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陈焦宇不敢反抗,害怕自己的爷爷再为他担心。每一次挨打,他都会有意识的护住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