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错了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86字
  • 2019-01-20 08:17:04

本该在地上出于半昏迷的陈焦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喊了一声爷爷。也许是陈桥的执念是陈焦宇,也许是陈桥的意识并没有完全消失。

陈桥的鬼魂出现了一丝明显的停顿,对于烟雨而言这一停顿的功夫虽然不能让她做很多事,但是却能让她更加靠近陈桥。本就拉进的距离变得更加进了,等到陈桥反应过来时,烟雨已经抓住了悬浮在陈桥身边的照片。

接下来就是两人的拉锯战,一个释放阴气,一个释放血色液体。红色的薄雾渐渐的将两人围起,让人看不真切。

柏儒塔和潘晖温在烟雨挡下陈桥的攻击时就已经来到了人群。

他们所看到的一切本都是超出这个世界居民的理解,但是奇怪的是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发现异常。只是安静的看着,就是之前喊出声的熊孩子,也在安静的看着。

一时间只有躺在地上叫喊着爷爷的声音以及阴气和血色液体抵抗的滋滋声。陈焦宇的声音越来越响,也越来越焦急,脑袋上破皮处也已经结痂。说起来,陈焦宇的伤看上去并不严重,其实脑震荡十分严重,相比之下外伤反而还好。

他的意识算不上清醒,到像是遇到危险的本能反应,想要和自己的爷爷在一起。

“嗯。”这一声嗯十分的轻,要不是烟雨距离陈桥十分的近,恐怕都没办法听到。

不过,离得较远的陈焦宇反而因为这一声嗯,变得安静了下来。

烟雨突然感觉照片的另外一面一松,照片完好的到了自己的手中。烟雨赶紧拿出夹子夹了上去,和猜想的一样,这种黑白照片正是烟雨所需要的物品。

被夹子夹上的照片开始从底部消散,很美也很梦幻。眼前是熟悉的倒计时,只是这次时间变得短了许多,只有短短的五分钟。

事件已经完全解决了,不会再发生什么灵异事件了。从死亡的阴影中突然解脱是种什么感觉,烟雨不知道,柏儒塔和潘晖温也不知道。

人群中的第一个人开始动了,慢慢地脱离人群,走向了陈焦宇。

“碰——”

不管经历了多少世界,遇到了多少人,烟雨从来就没有看透过人心。

从人群中出来并踹向陈焦宇的人,烟雨见过,是村长的儿子。有了开头,就会有后续,人群中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个抬脚,踹向某个处于半昏迷的人,从轻到重。

烟雨从第一个人踹向陈焦宇的时候就想冲上去了,奈何时间已经到了,改版后,道会在时限到达时强制送回任务者。在强制的力量之下,烟雨什么也做不到,只能看着陈焦宇的外伤在不断的加重。

柏儒塔和潘晖温的脸色十分阴沉,他们想要阻止这些人。但是始终是只有两个人,能做到的有限。

“陈家村,要出人命了,赶紧过来!立刻,马上!”

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电话就被人挂断了。但是就算是马上赶过来,最快也要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会发生什么,他们不敢想象。

柏儒塔在打完电话以后就愤怒的将手机摔了,潘晖温知道柏儒塔在恨自己的无力。

“让他们停下来,快啊!”他们可没忘记在这个村子中村长的权利。

“他们不会停的。”村长哪怕是被愤怒的柏儒塔提着领子也保持着那副微笑的样子,就像看到的闹剧只是一场话剧。

下一秒,村长就被打得歪了一下头,倒是柏儒塔有些惊讶地看向了潘晖温。平时的潘晖温是个很冷静的人,从来没有发过火,但是今天柏儒塔第一次看到对方打人。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烟雨的去处,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找烟雨帮忙。明明就在不远处,烟雨所在的角落就像是被这个世界遗忘了一样。

人群就像是在把自己长时间压抑的情绪爆发在这个可怜的孩子身上一样。骨头断裂的声音,血肉飞溅的画面,全部都刺激着他们。

一脚又一脚,暴力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直到全副武装的警察们将村民们分开为止。哪怕是被包围,这些人的连上也带着一种畅快,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犯法的。

陈焦宇的身体已经被踩得不成样子了,就算是警察,也很少看到这样残忍的画面。有不少女警在处理的时候跑到一边吐了,就是男警,此时也是脸色发白,看上去颇为不适。

“踩踩踩。”

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原来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娃娃,在大人们被控制住的时候来到了尸体旁,学着他们之前的样子,在陈焦宇的脑袋上狠狠踩踏。脑浆飞溅了他一身,小娃娃并不害怕,似乎觉得很好玩。

“啪”一位胆子比较大正在处理尸体的女警实在看不下去,动手打了小娃娃一巴掌。

吃痛的小娃娃顿时哭了起来,但是在场的人都不觉得同情。

这个案件之后被人报道了出来,震惊了全世界,也成为了有名的全村暴力案件。在警方的控制下,报道被强制删除,但是消息已经被流传了出去。

就是这一天,政府开始加强了对基层的管理。

这些后续的事情烟雨并不知道,她也没看到陈焦宇的尸体,并不知道这个男孩已经被几乎踩成了肉酱。她离开的时候,是村民们最疯狂的时候。

“我只是想和爷爷在一起。”

烟雨离开前只来得及轮回了陈焦宇的灵魂,消失前他始终没有恨过这些村民。但是这句话却给了她当头一击,自己所做的任务,真的都是对的吗?

当初为情自杀的李兴是这样,现在陈焦宇依旧是这样。如果不是自己强行介入,交换了时空的李兴和魏松依旧能活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两人并不是那种会随意改变历史的人,更何况个人力量能改变什么?

这次也是一样,本来陈焦宇的生活很平稳,尽管死了不少人。但自从看到那一幕后,烟雨觉得那些村民真是该死。

她的存在在完成任务的同时,也刺激着任务的快速发展。

烟雨就这么躺在万叩的地板上,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是自己错了吗?法则错了吗?亦或是道错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