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黑白照片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79字
  • 2019-01-20 08:17:04

经了解后,发现起因是因为有几个同村的小伙伴嘲笑陈焦宇有个老不羞的爷爷。他一时气不过才和他们打架了,那次以后陈桥家和村子里的关系更僵了,但是也没有到现在的程度,显然后面还发生了什么。

烟雨耐着性子听柏儒塔继续往下说。

就是那一天开始,陈桥开始联系上了那位变态画家。画家给出的报仇很诱人,一小时100,包吃,会支付医药费用,想离开时还会额外支付一笔钱。当然前提是能坚持超过一个月,当时有不少人冲着这笔钱去了,但是无一例外,连一天都坚持不下来。

陈桥坚持下来了,这一干就是一年,就在大家以为他会被画家折磨到死的时候,他突然走了,离开时画家支付了他一大笔钱,还承诺只要陈桥愿意,随时都可以来。

不过陈桥再也不会回来了,那一天,回到家后他就自杀了。带着安详的笑容,那笔钱也不知道被他藏到哪里去了。陈焦宇的一些亲戚觊觎过那笔钱,但是最后却不了了之了。

听完后烟雨和潘晖温都陷入了沉思,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那陈桥的黑白画像呢?有查过是谁画的吗?”

“陈焦宇。”

“什么?”

“据说当时陈焦宇找到了那个变态画家,用他逼死了自己的爷爷为由,要求对方教他画画。”

“这就被威胁到了?”

“当然不会,那家伙胆子大着呢,只是看陈焦宇很有意思才免费教他的。”

“他还活着吗?”

“啊?”对于烟雨的突然插话,柏儒塔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个变态画家。”

“哦哦,他啊,他活得挺好的。”

“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烟雨刚想说点什么就发现某个熟悉的方位突然出现了一股阴气,柏儒塔就看到烟雨猛地站起来,朝着某一个方向跑去。就像是那天在灵堂一样,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但是烟雨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很快两人就跟丢了烟雨。但是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大概能猜出她是去哪里了。知道烟雨的去向以后,柏儒塔和潘晖温倒是不急了,就烟雨这体能和速度,他们也并不担心对方的安危。

不明白的就是烟雨为什么会突然冲去陈焦宇家,是被柏儒塔的故事刺激到了吗?看上去烟雨并不是那么冲动的人啊,总之不管怎么样,到了那里,一切就都明了了。

当烟雨赶到的时候才发现,陈桥的灵魂真的就在陈焦宇的手上,她的怀疑并没有错。这一切都是那个瘦弱的老头做的,只是这一次,他的眼中没有了画像中的清澈,更多的是阴冷,是呆滞。

“爷爷,你怎么了?”陈焦宇知道烟雨进来了,但是现在的他根本没有经历关注她的存在,也没心情去想被烟雨看到了怎么办。

只是觉得很慌张,马上就好了,下一个该死亡的老人的画像,但是在他即将完成的时候,手中陈桥的照片突然就不对了。

陈桥安详的笑容不见了,周身隐隐的阴风开始无差别的攻击了,陈焦宇的身上多了好几道被阴风割开的伤痕。烟雨的瞳孔一缩,看来陈桥的意识已经快消失了,之所以没有杀死陈焦宇还是因为他仅存的意识在克制自己吧。

不过也就这样了,杀死了这么多人,撑到了今天才变成厉鬼,也算是这个老人的意志坚定了。

阴阳眼随着烟雨的心念一动,就自己开启了。视线扫过老人以及周围的环境,在看到不远处掉落的炭笔以及纸张上近乎真实的画像,烟雨已经差不多猜到了事实的真相。

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烟雨并不打算让老人去轮回,她已经找到老人的载体了。就在陈焦宇的手上,那张黑白照片。

这是一张真正的黑白照片,并不是来自于男孩的手绘,此时照片上的人在不断被色彩染上,烟雨相信等到老人被颜色淹没时,就真的没救了。不轮回是因为她怕自己的任务无法完成,被世界排斥的感觉并不好受。

烟雨企图对老人做些什么,显然是被老人感受到了,那股愤怒被承载到了阴气上,一时间狂风大作。陈焦宇和烟雨都在一瞬间被吹了出去,同时被吹咧的还有这个经年失修的老屋。

烟雨倒是还好,以她的身体素质,也不过是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就没事了。陈焦宇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脑袋磕到了地面,额头破了皮,看着着实有些吓人。

陈焦宇整个人在地面上无力地动弹了一下,人看上去有些迷糊,但依旧在无意识地喊着自己的爷爷。在被吹出去的一瞬间,黑白照片脱离了陈焦宇,回到了老人的手中。

这么大的动静吸引了不少村子里的人,看热闹不嫌命大,一个个都顾不上危险,在距离事发地点不远处围了一圈。

“啊,陈桥不是死了吗?”

“就是就是,我亲眼看到他上吊的。”

“那,那这个是谁?”

“你看,他的脚。”

......

听着周围的议论,烟雨才注意到陈桥的鬼魂并没有脚,从臀部往下就是一团烟雨一样的存在,越是接近脚的存在,越是细小,最后延伸入照片。

人越聚越多,所产生的阳气让老人有些不适。陈桥开始看向了人群,烟雨从那呆滞的眼神中读出了不耐烦。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不舒服,那就毁掉吧。

烟雨就看到陈桥的手慢慢抬起,指向那群无知的人类,而这些围观人群并没有在意,相反依旧讨论的火热。

老人的指尖有阴气在压缩,凝聚。烟雨眼色一沉也顾不上其他了,直接冲了上去。

“咻——碰——”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烟雨的面前有一片血色的雾气渐渐消散。两人的开打,倒是让人群变得安静了一会儿。

但也就是那么一会儿而已。

“哇哦~上上上,打死他。”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稚嫩声音在人群的某个角落响起。

烟雨在心中默默骂了一句熊孩子,看向陈桥的眼神更加的严肃了。以往无往不利的血色的液体,跟随着老人的阴气一起消散了,仅仅凭借这段时间的杀戮,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爷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