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失控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08字
  • 2019-01-20 08:17:04

一个男孩的声音在柏儒塔的背后响起,刚想说自己才三十一,还很年轻。一回头就发现陈焦宇站在他的身后,手上还拿着一张黑白照片?

柏儒塔有些不太确定了,总觉得在那一瞬间他看到照片是彩色的,但是仔细一看依旧是正常的黑白照片。嘲笑着自己的多心,柏儒塔尽量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问道:“你拿着你爷爷的照片干什么?”

“跟爷爷一起参加丧礼啊~”

看着陈焦宇同照片上如出一辙的笑容,柏儒塔不知怎么的,感觉有些诡异的恐怖。

烟雨在跑出一段距离以后,突然感觉到了灵堂那个位置出现了阴气,而且十分浓厚,可以说是这么对地点中最浓厚的,暗自叫了一声糟,急忙向来时的路跑去。

“我的爷爷啊,再等等,马上就完成了呢。”陈焦宇跟在柏儒塔的身后,朝着灵堂走去。而柏儒塔尽量不去看向陈焦宇,怎么感觉办了一场丧礼,所有人都变得诡异了呢。

……

“你来干什么!”

烟雨回到灵堂门口时听到的就是村长严厉的数落着陈焦宇的画面。问了在一旁的柏儒塔之后才知道,陈焦宇在丧礼上抱着自己爷爷的黑白照过来了,这在村子里是一种禁忌,有喧宾夺主的味道。

“你们还欠爷爷一个丧礼。”男孩倔强的看着村长,柏儒塔不禁感慨一定是自己之前看错了。陈焦宇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罢了,安详的笑容什么的,一定是自己杂货间睡久了,精神有些恍惚了。

不知道是因为柏儒塔和潘晖温这两人参加了村子里的丧礼,而且表现还不错,还是因为对男孩的厌恶到了一定的高度。总之烟雨第一次在这里感受到了男孩所受到的那种不公正的待遇,村民们联合将他扭送回了家。

骚动中,男孩爷爷的画像不慎掉落到了地上,烟雨明显看到那几个抓住陈焦宇的村民眼中的慌张以及犹豫。但是在村长严厉的表情下,依旧还是选择了将陈焦宇送回去,不过下手的时候,显然多了一份小心。

重要的是,烟雨仔细观察后,发现村民们对陈焦宇粗鲁,但是不敢真正伤害他,就是言语上的侮辱都不曾有,只是同样也没有给他什么好颜色看。就是之前的骚动,所有人也都是很小心的避开了男孩爷爷的画像。

这让烟雨想到了两年前,陈焦宇的亲戚因为不明原因放弃了争夺家产的事,不知道是真的自愿放弃,还是因为不得不放弃,比如死亡?

这些信息现在已经无法找到了,就是警察来问,像这种活在自己世界中的村庄,除非村长发话。他们也无法得到任何消息。除了等,烟雨还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

当天夜里,烟雨再次听到了猫叫声,这一次还有男人恐惧的惨叫声。死亡时间变了,人群的选择也变了。

“阿牛,阿牛!”烟雨能隐约听到女人洪亮而又着急的声音。

和前一天一样,一群人夹杂着橙色的灯光来到了事发的地点。死亡的是一个大概五十岁上下的男人,男人的身边没有之前都有的黑白照片,面上也没有什么安详的笑容,但是烟雨知道,是同一个家伙干的。

依旧是那股阴气在某个方位一闪而逝,但是这一次烟雨感觉到了对方的仓促和焦急。

“大婶,你有看到凶手的样子吗?”柏儒塔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温柔而又冷静,缓缓诱导着中年妇女讲出她的所见所闻。

“是他,是陈桥,他来报复了,来报复了,哈,哈哈…”

“陈莲,你不要乱说。”人群中有一个颤抖的声音响起,不管是谁都能感受出对方话语中的恐惧。

但是显然被称为陈莲的中年妇女并不买账,“你们一个都跳不掉的。”

“你疯啦。”

“我的确疯啦,哈哈哈。”中年妇女眼中的血丝开始浮现,整个表情看上去十分狰狞。

“把她关起来。”发话的是村长,对待疯子的处理方法简单而又粗暴,就是直接关小黑屋。烟雨就是有心想帮忙,也没办法做到些什么。

接下来的事态就像是完全失控了,每天都会有人死去,但是根据柏儒塔的观察死去的都是曾经将陈焦宇抓回家的那几个人。因为这个,烟雨还特地去找过陈焦宇,只是他似乎回到镇上上学去了,那一天就像是他故意回来闹一场的一样。

烟雨也去过陈焦宇的学校找他,但是对方并没有出来见她,双休的回家也是远远看到就避开了烟雨。在柏儒塔统计的人员死亡以后,就开始出现了其他人的死亡,那些并没有伤害过陈焦宇的人,各种年龄段,各种死法都有。

不管烟雨怎么打听,也不管这个村子的人有多紧张,但大家就是对两年前的事,或者说是陈焦宇的爷爷陈桥的事避而不谈。时间无意义的流逝,潘晖温能明显感觉到烟雨内心的烦躁。

不过也不能说是毫无收获,柏儒塔通过一定的关系收集到了不少关于陈桥当人体模特那段时候的事。

在陈焦宇的父母去世后,这一老一少就没有了经济来源,再加上虽然穷,老人坚持不让陈焦宇辍学,很快家里就揭不开锅了。这个时候的村民都还是很好的,算不上多熟稔,但也是会互相照顾一下。

陈桥已经老了,没有什么工作单位会需要他,而种地,他也是吃不消了。刚好听说有所美术学院需要人体模特,一小时二十块,他就去了。

年纪大了,身体也算不上健朗,比不得那些年轻一些的价位,但也有一小时十五元。温饱是没问题,但还有陈焦宇的学费,当时可没有义务教育这一说。也因此老人接的活开始多了起来,总有那么几幅作品会流传出去。

陈桥在当人体模特的事情很快传到了村子,愚昧的村民们开始对他的这种行为感到羞耻,认为年纪这么大了,还这么老不羞。在陈桥的内心或许也是这样觉得的,只是碍于贫穷,没办法才做的,因此他也没有反驳。但越是这样,村民们就越是过分。

直到有一天,陈桥看到自己无辜的孙子满是伤痕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小宇,你怎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