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丧礼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58字
  • 2019-01-20 08:17:04

“对了,那个男孩家的黑白画像,是画出来的。”

“……”

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对于法则需要自己回收的东西,烟雨一点头绪都没有,但是对于村子中的鬼魂来源烟雨倒是隐隐有些猜测。鬼魂为什么要杀取那些老人,以及尸体旁边的黑白照,村民对男孩的厌恶,变态画家在其中的角色,一系列的问题让烟雨这个本来就不太聪明的人有些头大。

烟雨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个星期,村庄里再次死人了。经过这几天的居住,烟雨差不多了解了,平常虽然也会有许多猫叫和婴孩的啼哭,但是到了这一天,这些声音会更加地响,更加地恼人。

中年妇女的叫骂声,孩子的啼哭声,和那天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次去的不只是烟雨一个人,还有柏儒塔和潘晖温。

“这里总是这么吵吗?”柏瑞塔揉着太阳穴来到了大门口。

“我倒是觉得今晚猫叫特别多。”然后他们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烟雨,以及门前经过的橙光。

“怎么了?”

烟雨并没有回答他们的话,而是示意他们跟上。村民们似乎在上次之后就觉得烟雨是这方面的专家,就因为她学过医,对人体比较了解。顺着人流来到了目的地,这次村民们并没有挡在烟雨的面前,也不需要

到了犯罪现场,烟雨发现依旧和上次一样,村长递给烟雨一张纸,正面写着死者的信息,背面则是一副画像。

三人对视一眼,又是同一个时间,同样的死亡方式,死去的人脸上带着安详的笑容。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死者的年龄,是89岁,烟雨暗暗猜测,不知是不是因为90岁以上的老人都已经死光了。

尸体很快被人送到了镇上的警察局,一起回去的还有柏儒塔,至于潘晖温则是留下来陪着烟雨。也可以说是代替柏儒塔看着这里接下来的进程,但是很快他就失望了,村中的人们看上去已经习惯了,见到有死人,他们更多的是放松。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几天,他们是安全的,而且更多的人则是事不关己,就目前犯人的年龄选择而言,都跟年龄有关,从大到小。

人群有序的散场,各自回家,猫叫声,婴儿的啼哭声也不知什么时候完全消失了。

“这是一场连环杀人案。”潘晖温很笃定的说道,只是他不明白的的是对方是怎么做到让这些猝死的,而且没有一丝痕迹。那张黑白照片更像是对方故意留下来的线索,“犯人是一个会画画,而且是本村的人。”

只有本村的人才能在不通过公安系统的情况下,把这个村庄的人了解的十分透彻。就是公安系统,有些信息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所以一定是熟人。而上面的画明显画了没多久的,墨水都还没干。

“能帮我查查那个男孩吗?”烟雨没有具体指出是哪个男孩,但是潘晖温知道烟雨指的是谁,他更好奇的是烟雨看的方向。不知道那里有些什么,烟雨皱眉看向那里的时间比之前看尸体的时间还要长,不,应该说她就只是瞥了一眼尸体罢了。

潘晖温的效率还是很高的,第二天,烟雨就发现书桌上多了一份档案,而押送完尸体回来的柏儒塔正和潘晖温在一旁吃早饭。

【陈焦宇,14岁,父母在其出生后离家打工,由其爷爷抚养长大。四年前父母因车祸去世,为其继续完成学业,其爷爷成为人体模特。据相关人员描述成为人体模特后两年,其爷爷为他留下一笔巨款后自杀。

亲戚欲夺财产,因不明原因最后放弃。现就读于C市第一实验中学】

档案中的内容简单描述一下就是这些内容,烟雨比较在意的是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显然知道的人并不想说些什么,就算是烟雨在法则的帮助下已经取得了这个村子里的人的信任也是一样的。

这一天,也是村里办丧事的时候,在镇上检查过后没有异常,尸体又被带回到了这个近乎隔绝的小山村。上一次因为烟雨在镇上过夜而错过了这里的丧礼。这一次她并没有离开而是选择了留下来,和普通的丧礼一样,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虽然很无理,但是烟雨是真的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耳边都是陈家村里的人们或真或假的哭声,与外面的猫叫声逐渐融合。由嘈杂渐渐变得低沉,而后突然开始高亢,像是灵魂发出的惨叫。一个激灵,烟雨就摆脱了睡意,

看着前方的黑白照片,那个安详的笑容,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老人的衣服开始出现了颜色,最后从黑白照变成了彩色照片。似乎还能感觉到一些立体感,透过人群,烟雨就觉得照片里面的人在盯着她。

就是在盯着她!烟雨瞪大了双眼,在色彩完全分布的一瞬间,她明显感觉到了阴气。不止这里,还有其他几处。周围的人看上去并没有发现照片已经变成了彩色,应该是只有烟雨自己能看到的东西。

顾不上自己的怪异表现会对别人带来什么样的印象,烟雨匆忙跑向了其他几处。从她瞪大双眼开始,柏儒塔和潘晖温就开始关注她了,等到她突然间跑开的时候,柏儒塔就跟了出去。

他们引起的骚动引得村长看了过来,潘晖温没办法只好说是他们太感性,悲伤过度,才会跑开的。村长的眼神的十分冷漠,一点都没有烟雨在时的温暖,这才是这个村子土皇帝的真实状态,也是潘晖温最不明白的地方。

跟出去的柏儒塔发现烟雨跑的极快,而且还在不断加速中。他很努力地想要追赶上烟雨,但是却发现哪怕自己拿出最大的速度也跟不上她。一个失神,柏儒塔绊了一下,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这一停下来,他才直观的知道烟雨到底有多快,就那么一瞬间,烟雨就已经没影了。

无奈之下,柏儒塔只好起身,一瘸一拐的往回走,一边吐槽烟雨作为一个女生,怎么能跑这么快的。

“叔叔~~你要去哪里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