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骗局(中)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19字
  • 2019-01-20 08:16:52

凯斯.蒙奇用他唯一能够辨认出来的器官—眼睛,死死的盯着烟雨,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撒谎的现象。当然,他失败了,烟雨的眼睛看到的,只能是真实,做不了假。她的眼中有疑虑,有思考,唯独没有心虚。

“我没有,我也不明白,其实我昨晚就看到你了,只是你似乎没有注意到我。”

“昨晚?什么时候?在哪里?”凯斯的气场与初见时完全不同,此时的他更像是一个质问着的‘霸道总裁’。

也许这才是真的他,之前只不过是他为了骗取小女生信任的表象而已,“时间我不能确定,我醒来前一直都是昏睡着的,醒来后天太黑了,只知道是在夜晚。我从满是虫子的浴桶中跑了出来,没想到在门口遇到了你,本以为你会把我抓走,结果没想到的是你竟然一点都没有看到我,直接就去了浴桶,额,补充虫子。”

“这艘船有问题,在我多次看到苏珊后我就知道了。”

她好像总觉得凯斯的话里有什么不对,但又说不上来,“你觉得有什么问题?”

“有一天,我的女儿消失了,但是苏珊却出现了,她不会在这儿的,明明那么决然的让我带着女儿滚出家门。”凯斯.蒙奇深情而又痛苦的眼神又好似不是假的,但是,思琪的日记里明明写了凯斯喜欢上了自己的女儿。谁在说谎!

“苏珊不就是你身边的侍女吗?”烟雨终于发现到底是哪里不对了,苏珊一直都在,为什么凯斯会说出多次见到苏珊,而不是侍女苏珊!

“侍女?她不是叫罗丽吗?”凯斯.蒙奇看着眼前这个有着厚重刘海的女孩自顾自地坐到了他对面的椅子上,神情不在慌张,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的烟雨。

“你知道船上有一个无皮女吗?”

“不,船上不是只有我们四个人吗?”

凯斯,她,侍女,以及凯斯口中的苏珊,可不是四个人,简直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把这艘船分割成了两个平行世界一样。不,还是有交点的,不然她不会从夜晚的世界来到这里。但是,交点是什么呢?

凯斯看着她思索着在房间中走来走去,没有了畏畏缩缩的样子,这时的她看起来自信多了,就像当年自己的女儿一样。

“等等,我们必须谈谈,你不会抓走我的,对不对。”她的眸子亮的惊人,如同星空一般。

“嗯,嗯。”凯斯下意识的答应了,真像啊,当初思琪听说能出海时也是那么的开心,蔚蓝蔚蓝的眼睛像大海一样美丽,但是她怎么就不见了呢。

“请你先让我用这张明信片拍一下,我有些事情必须要确认一下。”烟雨假装是从自己的衣服口袋中拿出了明信片,拍向了凯斯。一秒,两秒……果然,凯斯也不是扭曲的爱的主体,这说明了什么?

“您爱自己的女儿吗?我是说,男女之间的那种。”

“怎么可能,她是我的女儿!烟雨小姐,我希望你不要再做这种可怕的猜测,这是对我的侮辱,我只爱苏珊。”

“那你曾碰过除了苏珊以外的人吗?”

“怎么可能会有,烟雨小姐,我想您是没有认识到我是在警告你。”凯斯的眼眸中盛满了怒火,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了起来。

“哦,别激动,放轻松,放轻松一点。我不是想要侮辱您,我只是,有些事情必须确认一下。我从您的女儿口中,听到了不一样的版本,您,相信吗?”气氛又再次变得严肃起来了。

“我女儿?呵。”凯斯完全不相信烟雨说的话,就是他自己都好久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女儿了,更何况是她,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活人!

“您的女儿叫思琪.凯蒙。”烟雨知道凯斯不相信她,但依旧想借此来表示自己的诚意,以及自己并没有说谎。

凯斯的眼神开始凛冽了起来,尽管他没有完全相信她的话,但是他知道她的确知道什么,才能说出自己女儿的名字。

“继续。”

“我曾经在船长室遇到了她,的灵魂。是个很漂亮的孩子,她告诉我她叫思琪.凯蒙,而她的父亲爱上了她。”说到了这里,烟雨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就怕凯斯暴起伤人。

凯斯的表情也的确冷了下来,但理智依旧在线,“为什么。”这三个字就像是从牙缝中硬挤出来的一样生硬。

停顿了一下,烟雨开始组织自己的语言,“后来她抓走了我,把我关到了一间黑屋,在那里,她告诉了我一个故事。她的父亲因为她和男朋友私会,生气的将她关在房间,母亲因为父亲爱她而和他吵架,渐渐疏远她。刚开始她不明白为什么,直到有一天他父亲进了她的房间,上了她。从那天开始,她的父亲经常找她,还告诉她爱她。后来有一天,她撞见了他的父亲和船长的夫人和她的女儿在一起做,她觉得船长太可怜,就杀了他。然后,体会到杀人快感的她想要杀了你,船长夫人和他的女儿,但未曾想到她被发现了,反而被杀了,不过变成鬼魂的她,又向你们复仇了……”

随着烟雨慢慢地把故事铺展在凯斯的面前,他抓着桌角的手开始慢慢用力,直到手上出现了一个凹陷,那是桌角的印子,但是凹陷再也没有充盈起来,看来是皮下的虫子死掉太多太多了。

“我不是一个好父亲。”脸上的腐肉在颤抖着,眼角留下了散发着浓浓恶臭的液体,是他体内的脓液,也是一个父亲的悲伤。

看到他这个样子,烟雨总觉得有一种快慰感,“你的确不是一个好父亲,你,你对你女儿做的一切,都毁了她,是你毁了她!”角色在那一瞬间仿佛互换了,她完全忘了之前她还在怕对方杀掉她。

“不,不对,我没有干这些事,一定是你,你在撒谎对不对!”凯斯用手死死的掐住烟雨的脖子,开始用力。

不愧是父女吗?暴起伤人的方式都是一样的。呼吸越来越不畅了,突然烟雨想到了一件事,这个月的工资到了,她用它买了一块印象水晶,迅速的把当时的记忆刻了进去。守护的力量使凯斯在瞬间被弹了开来,烟雨就顺势的将印象水晶丢向了他,之后便昏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