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画像模特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33字
  • 2019-01-20 08:17:04

“让我们睡杂物间,也是够狠。”

“你就知足吧,要不是我们告诉村长,我们是她的熟人,恐怕连这个村子都将进不来。”

“难怪那些前辈们都很想要负责这块区域,进都进不去,也就跟什么都没管差不多了。不用干活,还能拿工资,简直是懒人的天堂。”

“不过,我听说烟雨也就来了没几天,她是怎么做到不被这个村子的人排斥的?”

“……”

那两个警察在讨论什么,烟雨并不知道,揉了揉发痒的鼻尖,打了一个喷嚏以后朝着之前她感应到的方向走去。越是走,烟雨就越觉得这片区域十分的眼熟,这对于她这个以前从未来过这个村庄的人而言是很不可思议的。

当烟雨看到一个黝黑健壮的男孩从面前跑过时就知道为什么觉得眼熟了。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跟着村长来过这里,只不过当时是从另外一条路过来的。这是一个三叉路口,如果没错的话,烟雨感受到的存在就是那个方向的,那个之前男孩跑过的方向。

越是往前走,越是显得荒凉,烟雨突然想到了那天她看到的那个瘦小的影子。吃力的拎着两人的饭菜往那个方向跑去,从村长当时的态度来看,这个村子的人多半对待他的态度并不好。在这种情况下,他能拿到那些熟食,多半是花费了不少代价吧。烟雨突然有些愤怒,孩子都这样了,他的家人呢,怎么就没人管!

本来烟雨很担心自己就这么走着走着,会不会敲错别家的门。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她错了,沿着那条路走到底,就只有一间孤零零的屋子,周围的地也没种什么庄稼,只有后院的一亩地里有些零星的绿色。

毫无疑问,能在这个村子这么不受待见的人恐怕就只有那个男孩了,从房屋的排布也不难看出他被排斥了。走到那家屋子前,烟雨正要举起手敲门,门却被从内部打开了。

四目相对,看着年仅十四,但却和自己差不多高,瘦弱的不像话的男孩。烟雨总有种心疼:“你的父母呢?”

话问出口后,烟雨就后悔了,感觉自己像个怪阿姨一样,男孩会不会就此对她有了防范之心?

“我,我是说,我是新来的村官,看你每天都一个人带回两个人的饭菜,觉得有义务来问问。”

“我父母早就不在了,外面打工的时候去世了。我是跟我爷爷生活的。”男孩看上去对烟雨并没有什么恶意,可能是因为烟雨是新来的,也可能是从烟雨身上没有感觉到恶意。

男孩知道烟雨住在村长家附近,而且从她之前准备敲门的姿势而言,似乎就是特地来找他的。虽然是新来的,但是烟雨是在自己的爷爷干了那份工作以后,第一个还对他抱有善意的人。

“进来坐吧。”村民的恶意并没有把他变成一个阴郁的男生,反而让他成为了一个细腻独立的男孩。

屋内的陈设都很简单,和烟雨屋中虽然简单但完好的家具不同,男孩家中的家具也都是木头的,但是上面已经有了时间的痕迹,好几处都有些发黑,出现了裂痕。方桌上还放着一些剩菜和一只吃完的饭碗,那些菜都已经变得发黑,看上去像是放了很久。

男孩感觉到烟雨似乎一直在盯着桌上的饭菜看,就走上前去将那些东西收拾好,剩菜就倒掉。一个人,吃掉一份倒掉一份吗?

烟雨明显感觉到了这里的异常但自己的眼睛却无法看到鬼魂的存在,这让她有些烦躁,男孩随时都有可能有危险。收拾完桌子的男孩请烟雨坐下,并用一个干净的碗给她到了一杯凉水:“家里只有凉白开,将就着喝一下吧。”然后就开始到隔壁去洗完了。

男孩去干活了,烟雨倒是没什么顾忌了,开始到处转悠。房间不大,烟雨很快就看完了,要说最吸引人的地方,恐怕就是中间的那副画像了吧。不难猜测,那副画像中的老人多半是男孩的爷爷,爷爷的脸上带着安详的笑容,应该死的不痛苦吧。只是那样,男孩就是一个人吧,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让男孩一个人拿那么多东西了,只是为什么是两个人。

男孩知道些什么,烟雨很确定。但是显然这个鬼魂和男孩的关系很好,很大的可能就是男孩的爷爷。就是再怎么好,鬼魂和活人的相处总是有影响的,要是对方不是任务对象,那就帮他一把,让他去轮回吧。

烟雨想着想着就开始对着老爷子的画像发呆,说实话,男孩的爷爷十分的苍老,眼神很清澈,是个很存粹的老头。

“果然很有破坏的欲望啊。”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烟雨的背后响起,不知道是被说中了内心的想法,还是真的被吓到了。烟雨转头看向柏儒塔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喂喂,我开玩笑的。我见过这老爷子。”

“你……”后面的话烟雨并没有说出来,但是在看到男孩过来的的一瞬间,不知怎么的,烟雨下意识觉得不要问比较好。

“你好,我们是这位姐姐的朋友,我是潘晖温,他是柏儒塔。我们来接这位姐姐回家。”

烟雨这时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从屋子里到这里,怎么也是有些远的,看上去那两人是特地来找她的,这一瞬间,感觉心中被温暖填满。这种感觉,也还不错,烟雨的嘴角微微扬起。

回去的路上,烟雨想起了之前潘晖温说的见过画像中的老年人的事,就问了一句:“潘晖温,你之前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见过那个男孩的爷爷?”

“没错,三年前,在一个画家的画展上。那个画家是出了名的变态画家,最喜欢画施虐图,因为他觉得那样很美。而且所有的画像都是真实的当然,他对模特的报酬也是很丰富的,不但支付医药费,还额外给予一大笔钱。”

“我会记住那个老爷子,是因为那位变态画家后面一年的画都是那位老爷子。画在越来越变态,但模特一直没变。老爷子很让人有摧毁的味道,这是那位画家的原话。”

“我自己就是个画像师,负责描绘犯人的长相。虽然变态,但是那位画家的技术真的很棒,很有冲击力。”

“不过据说两年前,他自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