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出门左拐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35字
  • 2019-01-20 08:17:04

听到村长这么问,烟雨能感觉到村民的目光就这么齐齐地射向她,那种感觉让她不适,冷汗微微从鼻尖冒出。但是越是紧急,她反而越能冷静下来,因为她的反射弧,或许真是有点长。

琥珀色的眸子毫无畏惧,平静而又清澈的看向村长:“我的大学就是在医学院读的,尸体这种,看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烟雨在赌,赌法则会帮忙,很显然,她赢了。所有人脑海中的资料开始改变,直到村长口中出现:“原来是这样。”

这一瞬间,烟雨才真的放松了下来。

“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吧。虽然作为村官的职责主要不是查案,但是就目前而言,我们人手够了,村官也够了。刚好你是学过医的,对这些应该不陌生吧。找出凶手,解决这件事就交给你吧。”

村长给出的理由很奇怪,也很牵强,但是烟雨依旧同意了。看上去这就像是法则故意借村长的口,给烟雨了一个调查并且完成任务的借口。

“嗯。”烟雨淡淡的应了一声。

接着,如同散场的闹剧,一个个有序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熄灯睡觉。烟雨也不例外,拍完现场的几张照片后,她拿起那张黑白素描,准备离开,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阴气。那种感觉,比起案发现场更加地浓厚,只是很快,就远离了。

或者说,本身那股阴气就离得比较远,就刚刚那么一跑就更远了。而且就在烟雨想要追上去的时候,就消失了。烟雨默默记下了自己之前感觉到的方位,打算白天来临的时候再去勘察一下。

目前,她也没什么好的办法,烟雨只是个半吊子的灵异专家,在推理上比起专业人士差了十万八千里。想要获取点信息,还是寻找当地的警察帮忙比较好。

第二天,烟雨就早早的离开了村庄,前往镇上的派出所。从村子到镇上的公交只有一班,固定的时间出现。想了一下,烟雨还是决定先去镇上,第二天回来再去之前她感应到阴气消失的方向。

镇上距离村子的距离蛮远的,公交在没有停下的状况下开了两个小时才到镇上。路况也是十分的颠簸,也难怪村子会变成村长的一言堂,毕竟交通不方便不说,这个距离村子最近的镇子都需要两小时的公交。

“你好,我想报案。”

“报什么案?”

“陈家村的老人死亡案件,据我所知起码有三起了。”接待烟雨的是一个年轻的警官,说是年轻也有三十岁上下了。烟雨说的案件他是知道的,每个星期固定的时间猝死一个人,说是巧合,他都有点怀疑了,但事实上不管怎么查都查不到这个人。

烟雨看上去十分年轻,但是报案时却很淡定,琥珀色的眸子十分清澈。柏儒塔简直都要怀疑眼前的人是来砸场子的了,“据我所知,那些老人最大的104岁,最小的95岁,还是昨天连夜送过来的。经法医鉴定都是正常的猝死,只不过是有些坏心眼的人把他们吊起来了而已。”

烟雨盯着柏儒塔的眼睛,并不说话。就是这样他反而有些不自在,为了掩饰自己的这份不自在,柏儒塔开始讲一些关于他所知道的一些信息。

三起事故都是在每周三晚上十点发生的,死者的脸上均带着安详的笑容。除了脖子上的勒痕,并没有发现明显的外物损伤,问过周围的人,死者死前并没有精神病。尸检在患者胃内未发现砒霜等毒药,也没有服用过安眠药。拟突发性心肌梗死,并于事后恶作剧被吊起。

“突然猝死的人会带着安详的笑容吗?”

在烟雨离开以后,柏儒塔一直在思考烟雨的这句话,直觉告诉他,烟雨知道些什么。事实上两起还能说是巧合,现在发生了第三起,这种巧合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作为一个来基层历练,顺便度假的警官,柏儒塔是不想参与到这种一看就很头疼的案件中去的,尤其是这很有可能是个连环杀人案件。但是另外一方面,他的好奇心又在作祟。

“潘晖温,我去一趟陈家村!”

一旁一个同样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随口嗯了一句,并没有放下手中的笔。一边画还一边问对方是不是这样的一个人,还有哪里要修改吗。

如果烟雨在这里就会发现对方的画的十分逼真,丝毫看不出笔触,跟照片一样。但是此时,烟雨正在大街上游荡,寻求警察的帮助是不可能了。柏儒塔在观察烟雨的同时,烟雨也在观察对方。柏儒塔的气质很出众,不是这种小地方的人可以养出来的,一看就是大城市的人,而且家境还不错。至于为什么会来这种小地方,多半是为了回去的升职而镀金。从警察的态度上来看,都不想参合陈家村的事情。不过也是,那个小村离的实在太远了,而且看上去村子里的人并不会喜欢警察的介入。

第二天,当烟雨回到自己的住处的时候,发现有两个自来熟的男人正坐在书房里边喝着热水边聊天。往后退了一步,的确是自己家。两人看着烟雨面无表情的确认完,这才起身介绍自己:“我是柏儒塔。我们见过的。那一个是潘晖温。”

“你好,我是被某个好奇心发作的家伙强行拉过来的。”

“听村长说,这次的案件主要是你负责?现在的村官还需要破案了吗,真是忙啊。”

烟雨就觉得有些头疼,本想要寻求警察的帮助来得到最新的信息,之后基本的情况她都知道了。案件相关的内容又不是她这样的人可以随便看的,犯人也基本可以确定不是人类了,这两个警察来了对烟雨而言也是种麻烦。

柏儒塔和潘晖温怎么说也一起当了有五六年的警察,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更何况烟雨的表情十分明显的表示了嫌弃,拒绝两个警察来这里,表示了觉得他们很碍事。两人对视了一眼后,潘晖温说道:“我们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次是请假了来的,不会妨碍你。”

只要不会妨碍自己,烟雨是觉得没什么关系,也就不再摆出那副嫌弃的表情。

“那我们住哪里?看上去你这里只有一间卧室。”

“出门左拐走到底,那个地方你们随意。”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