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短暂的幸福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97字
  • 2019-01-20 08:17:03

作为新婚之旅而言,男人和女人都觉得很满意,旅行很成功,男人觉得自己是个很幸福的人,事业上升,娇妻在怀。要是以后能有个孩子就更好啦,这样想着,他忍不住哼出了声。

“嘿,兄弟,能搭个便车吗?”

“当然,你要去哪?”

“不远,就过了那座大桥就好,这桥只能让汽车上,我要是想要去对面,得多绕两小时的路。”

男人回头看了眼在后座的妻子,想着反正都是要回去了,而且也正好顺路,就同意了。

“兄弟,你真是个好人,这样吧,这本书送给你,就当是我这次搭便车的钱了。”

“不不不,这怎么好意思。”

“别客气,收下吧,总有一天,你们会用到的。”

从男人的余光中,烟雨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意味深长。烟雨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显然,回去的路上并不像男人想的一样平稳。

长达两个月的暑假,是各路人马出去玩的最好时机,尤其是这段时间,天气不那么闷热,同时又很干爽,是出游的好时机。大桥上人来人往,男人甚至都能感觉到桥面的震动。

或许应该再玩一段时间再回去的,照这架势,下了大桥估计还得等一段时间才能到家,路上会很堵吧,男人这么想着。桥面的震动越来越强,突然一颗小石子从路面弹起,刚好挡在了他们前面那辆车的车胎下方。男人急忙一个刹车,车上的安全气囊一瞬间全部打开,好在刹车及时,并没有撞上前面侧翻的货车,只是让他感觉有些些许头晕。

“亲爱的,你没事吧。”男人第一时间转过头去询问自己的妻子,他可不希望她受伤。

女人揉了揉自己撞得微红的脑袋,对着男人说道:“没事。”

女人的余光不小心瞟到了外面,看着前方的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裂开,她的声音开始变得尖锐,大喊着:“前,前面,亲爱的,快看前面!”

在妻子的脸色变化的一瞬间,男人就知道有什么不对了,回头看向车子的前方。他急忙的想要发动汽车,可是老天就像是要跟他作对一样,不管他怎么发动,汽车一点也没有动起来的想法。

没办法,他想要下车,拉上妻子一起跑出去。然而,还没等他下车,他就感觉到桥面在离自己越来越远,很显然他们连车带人都坠入了水中。

那一天,所有的电视台都在播放着这一事件…

当看到明显属于医院的白色天花板的时候,男人甚至不敢置信,如果不是鼻尖萦绕的消毒水味和身上的刺痛太过真实。足足在床上躺了半年,他的伤才恢复的差不多,期间好几次都处于意识迷糊状态。所有人都知道他很爱他的妻子,因为每次入睡或者意识不清的时候他总喜欢叫他妻子的名字。

但是在他住院期间,他的妻子一次也没有来过,他想他的妻子应该和他一样伤的太重了,因此只要他早点恢复,他就能去她的病房里看看了。也正是这份坚持,让他努力配合医生治疗,但也忽视掉了其他人眼中的同情。大家都不忍心告诉这样一个痴情的男人那样一个噩耗,倒是有个人特地将发现他们时女人身边的那本书在他即将出院的那天交个了他。

“这本书很神奇,在那样的情况下,都保持着完好。”很安静的躺在你妻子的身边。至于后面这句话,对方并没有告诉男人,有些事还是要他自己去发现,去处理的。不过他比较奇怪的是明明没有一个字的书,却被保存的这么好,一丝写过的痕迹都没有。

“谢谢。”拿起那本写着恶魔之书的硬壳书,男人就开始打听自己妻子的去处。他所在的那一层楼没有人愿意做那个恶人,统一了口径,大家都说不知道,都觉得或许不告诉他,让他抱有一丝希望的活下去才是最好的吧。越是深情的人,越是在知道真相时容易崩溃。

但是他们的自作主张却让男人在知道后更加地痛不欲生,所谓希望越大,之后的痛苦也越深。当男人无意间对自己的客户提起了自己的妻子,然后对方出于好心给他发了一份幸存者名单。

但是不管怎么找,他都没有在那份名单上找到自己妻子的名字。男人的心中涌起了一种十分不详的预感,他开始发了疯似的上网查找当时的视频、文字资料、图片等一切材料,企图证明自己的妻子还活着。但是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没有找到一丝她还活着的信息。相反,死亡名单上有她。

软瘫在自己的椅子上,男人就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挖掉了一块,空荡的厉害。烟雨能感觉到自己在这一瞬间和男人的心情产生了共鸣,能感觉到对方的绝望,一种体会过才能明白的绝望。

男人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幅画面,一个记不清长相的人将一本黑金色的硬壳书递给了自己的妻子,并且跟他说,别客气,总有一天,他们会用到的。上面赫然浮现着《恶魔之书》几个大字,男人感觉自己的记忆从未这么清晰过,而那四个字就像是一种烙印,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啊啊啊,我真是疯了。”男人疯狂的在自己的柜子、公文包中寻找着这本书的痕迹。本该是一个绅士爱整洁的男人,此时就像是发疯的公牛,寻找着那本记忆中的书,至于房间怎么样,他已经不想管了。

到了真的找到这本书的时候他反而觉得十分荒诞,人死不能复生,他不是知道的吗。随手将书扔在大红色的双人床上,男人朝着卫生间走去。

淡金色的镜框依旧是那么简约那么高贵,可是最爱它的人已经不见了,越想男人就越觉得自己心中有一股愤怒涌了上来。

“砰——”砸向镜子的力道之大,仿佛是要将它敲碎。因为激动,因为愤怒,男人的眼眶中充满了红色的血丝,嘴中不甘地大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的妻子,为什么她要去死,为什么她死了我还活着!愤怒的男人想要卸下墙上的镜子将它摔碎,就在行动的一瞬间,他想起了这是他的妻子最爱的镜子。最终,还是选择将它放回了远处,他做不到,做不到拿自己妻子喜爱的物品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绝对不是无泪,男人就这么蹲在卫生间的角落不断哭泣,直到血泪无声地落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