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女主之死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14字
  • 2019-01-20 08:17:03

随着烟雨的话音刚落,她便用自己红的通澈的眼神看向对方。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一次身为这个洋馆的主人,他第一次意识到了这一点。本以为来到这里,已经被吓破胆的他们会和自己说的一样行动,但依旧忽略了一点,烟雨并不是普通的人。

到现在为止,烟雨的生命等级也有四级了,轮回一个人也不需要像之前那样昏迷过去了,身体能够很好的将轮回后接收到的那一部分信息储存下来。但就是这样,虚弱也是肯定的。虽然不至于无法行动,但也无法使用能力了。

在洋馆的男主人化为一道白烟消失后,法阵就开始了变化,冒出缕缕红烟,红色不断加深、沉淀,最后凝固在近乎黑色的地方。

几乎是同时,烟雨的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快走!”

烟雨的预感可以说是救了她不少次,连带着韩芮盈、陶俞肃他们也多少占到过便宜。此时烟雨一说要跑,几人都是毫不犹豫就转身了。

就在他们跑出地下室门的一瞬间,门后就被黑色吞噬了。阴冷的黝黑,吞噬着大家的恐惧,同时也在不断膨胀着。

完全不敢停留,几人就像着前面跑去。但是不管怎么跑,都跑不出眼前这条走廊。能走的路却是只有一条,众人不得不往前跑去。这次的黑暗同之前的黑暗不同,更多的是来自色彩的压抑。

“桀桀,来吧~孩子们,来吧。”

总有那么一个声音,萦绕在四人的耳边,烟雨倒是还好,自身的特殊性决定了她不是那么容易被催眠的。但是其他人就不好说了,接连的惊吓和不断消耗的体力,让他们的精神疲惫到了极点,也是最容易入手的。

感觉到了自己周身的小伙伴们在越跑越慢,甚至最后停下了脚步。最后,烟雨实在没办法,也只好停下了脚步。黑烟在走廊的墙上拉出了一个人形,伴随着“很高兴见到你们”的话语,它企图去拥抱在场的人儿。

不过演绎可不打算让它得逞,夹起韩芮盈和陶俞肃就跑,至于曹田碓,就只能对不起他了,人都是有点自私的。

跑出去一段时间以后,烟雨并没有听到身后有惨叫声传来,这倒是让她感觉好受了不少,至少就算是死,也算是没有多少痛苦不是吗。

在远离的同时,陶俞肃和韩芮盈也在不断地清醒过来。当发现自己被烟雨夹在身下跑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拒绝的,自己怎么也算是一个耐力还不错的男人。

只是当他注意到自己目前前进的速度,以及身后的家伙。默默地把自己作为小男生的自尊收拾好,不再去想这些了。

一个咔咔啃着一条人腿的兔子背负着比它还要高些的斧子在后面十分悠闲地走着。但是每迈出一步,就像前进了一大步,虽然烟雨跑得很快,但是两者之间的差距在不断地缩小。天花板上还有一个折地十分具有艺术感的女鬼如同蜘蛛一般快速移动着。

如果换了自己,恐怕在烟雨放下的一瞬间,就会被身后的家伙们弄死吧。陶俞肃突然有些希望烟雨就这样带着他们跑出这栋屋子,虽然拖累了她,但是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所有的伪装都结束了,就在女鬼和兔子出现的时候。作为能源的来源,这栋房子的男主人消失以后,恶魔也算是元气大伤,再加上本来人类世界就对他有一种压制,整栋大楼的伪装也就持续不下去了。

楼道间的限制已经不在了,烟雨一眼就看出来,自己此时的方位正是洋馆的二楼。这是一个出去的好机会,洋馆的门从头到尾都没有锁住过,只是他们的眼睛被迷惑了,根本不相信当时的他们只需要轻轻一推,大家就都能活下来了。

只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如果,就像是如果再给烟雨一次机会,她会毫不犹豫地交出自己的眼睛,能够和家人,和死党一起生活在主世界。

就在下楼的拐角处,女鬼突然窜了出来,带着恶意没有灵智的神情。刚反射性想要给女鬼一坨血色液体的烟雨,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当初她在镜子中看到的场景。最后换成了自己的阴阳眼,血色的眼睛中清晰地倒影着女鬼本来的样子,这是一个很美的女人。

这次反倒是女鬼楞了一下,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化为点点白烟消失了。

“烟雨,你没事吧!”韩芮盈在不久前也清醒了,也正好看到了烟雨之前的血色眼睛。眼睛很美,很透彻,但是也很冰冷。等到颜色恢复以后,她再次变成了韩芮盈熟悉的那个虽然很淡,但是却很热心的样子。

只是就在烟雨对付完女鬼以后,明显踉跄了一下。消耗看上去并不小,就是不知道具体情况。

听到韩芮盈柔柔的关心,烟雨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些什么。连续两次使用阴阳眼轮回,大量的记忆片段在不断涌入。烟雨现在完全是凭借着自己的意志才能不让自己昏迷,不过这个时间恐怕不会持久。

烟雨明显感觉到了来自记忆的冲击,以及一阵阵的眩晕,有那么一瞬间,甚至都忘了自己还在逃命。

感觉到烟雨的状态不对,陶俞肃抿了抿自己的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好在,大厅已经到了,大门就在前方。

陶俞肃和韩芮盈在看到门的一瞬间,人略微放松了一点,但他们的警惕心可不会松懈。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小白,面对未知他们会害怕很正常。但是成长的环境让他们习惯了越是最后越是警惕。

下一秒,烟雨就夹着两人往旁边一闪。就在烟雨离开的一瞬间,地面多了一把斧子,很显然,只要烟雨稍微晚一点,或者稍微犹豫一下,她的左手连带韩芮盈就会全部失去。

和韩芮盈和陶俞肃的后怕不同,烟雨就觉得自己的脑子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过,特别的犯困。

平复了一下心情,烟雨一口气冲向了大门,本来想悠哉地再来一斧子的兔子并没有想到全速的烟雨会有这么快。一时不查,就让她冲到了门边。

“噗--”一阵肉体被刺穿的声音,烟雨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前穿出的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