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尸体,人影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25字
  • 2019-01-20 08:17:03

烟雨他们四人在地下室的门口躲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期间陶俞肃和曹田碓一直都在保持沉默。而韩芮盈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就连嘴唇被咬的发红都没有在意,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但就是倔强地不肯落下。

良久,烟雨才开了口:“对不起,是我,都怪我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影子没有藏好。”

“不,应该怪我。”曹田碓看了一眼被自己带进来的柴奇...的一部分。这一部分身体就这么被放在了他的面前,四人的中间。

早知道,在烟雨喊出口的那一瞬间,他就该拉着柴奇跑路的。柴奇反应比较大条,他知道的,一直都知道。就是慢了那么一步,就那么一小步。被他拉着跑的柴奇被身后的兔子分了尸,他带进来的不过是柴奇的右手,脑袋和上面的半边胸廓。

刚进来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柴奇心脏上残留的余温,和现在冰冷的血腥不同。看着好友的尸体,就是再怎么坚强,最终也忍不住埋在自己的臂间痛哭。

“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烟雨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世界经历的太多,不知不觉烟雨对待生命的态度并没有之前那么看重了。对她而言,任务世界的人,更像是npc,有必死的,也有必须要活的。

自己变了,但就在今天,她似乎感觉找回了以前的一点东西。任务世界的人也是有血有肉的,失去朋友,他们也会哭,也会痛。

这是自己的错,她有义务让剩下的人活下来,或者说,应该尽力让虽然不在任务范围,但是鲜活的他们活下来。

想到这里,烟雨默默地站了起来,走到曹田碓的身旁,轻轻地抱住了他,什么都不再说。

看着眼前的一幕,陶俞肃的眼神闪烁,他越来越看不明白烟雨这个人了。明明初见时就能看得出来是一个很冷淡的人,却会去保护韩芮盈,会像现在这样去用自己笨拙的方式安慰曹田碓。

还有对他,他可以很明确的感受出来,烟雨并不喜欢他,但更明显的感觉则是虽然不喜欢他,但是她在乎他的安全。就算是为钱,也没见烟雨狮子大开口,要知道,现在他们几乎全靠烟雨一个人保护。

只要烟雨要求,他多半会同意加钱,但是烟雨并没有,真是奇怪的人,看不懂。当然他也不会因此看上烟雨,他更喜欢韩芮盈这种好懂,单纯的女生。

在这场探险中来到地下室还活着的四人,也很可能是仅活的四人,在这个地下室的门后,默契地没有再开口,争取着恢复体力。曹田碓也在狠狠哭过后,重新振作起来,就算是这样,他也依旧想要回去,不会放弃活着。

重新调整过心态之后,四人开始顺着楼梯向下。马上就会结束了,进度条此时已经到达了百分之九十,自己也快死了吧,只是不知道法则会怎么安排。

很多东西都是见得多了,大家就会开始习惯,知道最后的完全麻木。但是尸体这种东西不一样,不管怎么样都很难让人习惯啊。尤其是各种死相凄惨,形态千奇百怪的。

“看来真的就我们四个还活着了啊。”陶俞肃的这句话中,包含的感情十分复杂,有庆幸,有感慨,有同情,也有...害怕。

“就是这里了。”这个森林洋馆变化的起源,也是整个洋馆最恐怖的地方,虽然目前看上去除了天花板上吊着的七具尸体,也还好。

在地面上有着一个暗红的法阵,浓浓的血腥味,哪怕是所有血液都干涸,也无法散去。能活下来的不仅仅有运气,四人也不是什么心急的笨蛋。

他们并没有一上来就去把法阵处理掉,而是先观察了一番周围,然后小心地靠近。从他们进卧室到现在来到地下室,所有的一切看似巧合,但更像是引导。引导他们来到这里,处理掉这里的法阵,而且周围散落的白骨,可不止他们进来的这些人。

也就是说在他们之前,也有不少幸运的聪明人来到这里,只是,他们为什么没有完结掉这里呢。

没等四人再细想,法阵就开始冒出阵阵黑烟,黑烟并没有扩散开来,而是逐渐汇聚形成一个人影。

和其他人的紧张不同,烟雨甚至开始了神游,一个人默默吐槽着明明是黑烟凝聚的,但是却能从对方身上看出其他色彩。

“你们能活着来到这里,看来是找到了我留下的东西了。”人影机械地说着,但眼神中却包含着一些隐忍的情感,烟雨读不懂。

“的确收到了。”回答他的是曹田碓,毕竟其他几人看上去并不像是会主动的人,“你是这里的男主人吗?”

“是,也不是。”

“怎么说?”

“以前,我是这里的主人,但自从我打开了那本书以后,我就不再是这里的主人了。这里,已经被那个家伙侵占了。”

“你需要我们做什么?或者说我们该怎么做?”

“找个人在法阵里滴几滴血,我就能解放了,我和我的妻子,就能真正地投胎去了。”

机械的声音,不带任何情感,但就是有一种魅力,让人不自觉地相信他。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被集体催眠了一样。

一想到催眠,烟雨就一个机灵,她想起了之前在厕所,韩芮盈被镜子吸引的事。回过神后,她就发现,这个男主人的声音怎么听怎么难受。尽管对方和记忆中的长相一样,但这种面无表情的感觉与那时的记忆差别较大,整体上带着浓厚的违和感。

尤其是他的眼神,之前的烟雨并不懂,但回神后,她能看懂此时他的心情---焦虑。

或许可以理解为想要早点投胎的急躁吧。

“我有一个办法,能让你早点投胎。”

这下子,就是原本机械刻板的声音都带上了一丝好奇:“哦?什么办法。”

没有管为什么对方此时更多的是好奇,而不是激动自己能够解脱,烟雨直接看向对方说:“就是这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