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钥匙与兔子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31字
  • 2019-01-20 08:17:03

在书房寻找的过程安全的简直不正常,不管五人怎么翻,都没有出现过什么血腥的场面,或者传统恐怖片中的意外。只是就算是这样,大家也不敢离开烟雨周身三米,命只有一条,谁也不敢拿它作死。

好在既然想让人找到钥匙,这个男主人并没有把它藏的有多隐秘。只是为什么知道他的目的,恶魔还是没有把钥匙收回去,这个谁知道呢?

“我,我找到了!”在陶俞肃右手边的韩芮盈突然怯怯地说道。

“《天堂的钥匙》,真的有够明显的,竟然拿钥匙当书签。”柴奇一边吐槽着一边把钥匙从书页中抽了出来,动作快到其他人都还没来得及阻止。

陶俞肃的注意力倒是不在钥匙上面,反而对于男主人的这本书比较好奇,“《天堂的钥匙》,讲的是为了救治自己生命垂危的妻子,迈克不得已帮助德国商人冯斯特偷取了藏匿在梵蒂冈教堂的天堂钥匙。这把钥匙不仅关乎巨额财富,还守护着人们通往天堂的大门。这把钥匙一旦被恶人掌握,失去的不仅是财富和生命,还有...到达天堂的机会。”

讲到这里,陶俞肃突然压低了声音,“你们猜,这个所谓的男主人,把钥匙放在这本书中,是想表达什么?”

五人间的气氛在这一刻沉默到了极点,烟雨并没有读过这一本书,但是听着陶俞肃对书的简单介绍,再联系男主人的信。会不会对方是真的想传达些什么?

还没来得及细想,五人就听到了来自不远处的咚咚声,曹田碓刚想问问其他人是不是自己幻听了。但是当看到陶俞肃和柴奇还有韩芮盈惨白的脸时,他就知道不用去问了。

“你们别动,我去看看。”

烟雨刚想动身,就发现自己的衣角被拉住了,回头一看,发现是韩芮盈不知道什么时候和陶俞肃换了一个位置,现在正死死地拽着她的衣角。一张楚楚可怜的小脸一脸惨白,就是她身为女生,也忍不住有些怜惜。

“烟,烟雨,我怕。”天知道这样一个柔弱的女生在这种情况下,不尖叫,不吵闹,努力不让自己拖后腿,是需要多大的勇气。

烟雨仔细想了想,的确,她离开了以后,陶俞肃这边没人保护,那她的任务就没办法完成了。不完成的后果,就是个死,这一次可不会有依萱来救了。

可是,不去的话,她就无法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在这种地方,未知才最可怕。

看得出来烟雨的纠结,生为男人,虽然现在只能算个男生,陶俞肃也不会允许自己成为拖后腿的存在。

“一起去吧,我和他俩都是男生,虽然我不是体育特招生,但绝对不比你们差。”陶俞肃随后指了指韩芮盈,“别看芮盈文文弱弱的,她体育可是很好的,我们从小就是一起锻炼的。如果只是跑路的话,我们没问题的。”

的确,就目前而言,陶俞肃的提议是最符合烟雨的想法的。

“那就一起吧。”

得到了烟雨的肯定,曹田碓和柴奇不觉都松了口气。

既然决定了,五人也不再犹豫,就这么小心地往声音的来源走去。感觉的出来,那个声音并没有移动,也就是说这个存在,多半还在原地。为了避免一上来就被秒,一致都同意让烟雨打头阵,而队伍的最后则是曹田碓,相比较柴奇,他会更加地仔细,警觉一些。

声音越来越近了,在经过最后一个书架之前,烟雨示意他们停下,而自己则是小心地探出头,打算看看到底是什么。

就在烟雨探出头的一瞬间,对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般,也回过了头。好在烟雨的直觉再一次救了她,在察觉到不妙的时候她就把脑袋缩了回来。

就那么一瞬间,烟雨看到了一个粉色的身影以及一地的尸块。陶俞肃他们并没有问烟雨到底看到了什么,看到对方在一瞬间发白的脸色就知道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快走!借助着书房的灯光,烟雨用口型示意大家快离开。虽然从曹田碓开始大家已经在迅速而又小心地往后撤退了,但是烟雨心中的不安感确越来越严重了。

直到她撤退时不小心扫到了自己的影子时,她才发现自己不安的来源是什么。就算自己的反应再灵敏也没有用,书房的灯光,实在是太亮了。细节决定成败,烟雨这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考虑不周。

再也顾不上什么保持安静不被发现了,她大声喊到:“不用藏了,已经被发现了,快跑!”

就像是为了印证她的话,烟雨明显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后,一个兔子状身影高高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斧子。

烟雨曾经以为一刀劈开书架只是动漫中才会有的情节,没想到的是她也遇到了。猝不及防,面前的书架被切开了,因为速度太快,被切开的那一瞬间,开始停留了几秒。

烟雨根本不敢浪费这短短的两三秒时间,一手一个,夹起陶俞肃和韩芮盈就跑,至于曹田碓和柴奇,她已经顾不上了。曹田碓和柴奇是室友,也是关系不错的好友,但是危机来临,他只来得及拉着柴奇的手跑路。

只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柴奇...作为一个大男生,如果跑动起来,不应该这么沉。而且又不是什么同性恋,跑动的时候不会还牵着手。只是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许久了,竭尽全力只想着跟上烟雨,剩下的,等安全了再说。

“进去,快。”不知道是这个房子中恶魔的有意还是无意,在他们的逃跑过程中,让他们遇到的第一个躲藏的房间就是地下室的入口。

不过此时他们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进去了再说。粉色的身影踩着无声的步子来到地下室的门前,咯咯咯笑了几声就离开了。不知道是在嘲笑烟雨他们来到了最危险的地方,还是在笑他们的幸运,来到了它唯一一个不敢进去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