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一个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23字
  • 2019-01-20 08:17:03

“切,两个傻子。”

生死攸关的情况下,大家都觉得放弃无关人员才是正常的,像曹田碓和赵柴奇这样的人简直是太傻了。以耐力闻名的皮斌连自己的雇主都放弃了,他们两个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拿自己的命做赌注就算烟雨并不重,但在这种情况下也是种负担。

“曹田碓,你...”

“别说了,我们有我们自己自己的想法。”

两人甚至背着烟雨往前再跑了跑,看着他们在跑动中将烟雨交付到另一个人背上的样子,这名特招生忍不住嘟囔了一下两个要女人不要命的家伙,也不再说些什么,他已经尽到了同学之谊了,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身后发生的事陶俞肃都听在耳里,记在心里。他可不认为一个第一次见面也不过几个小时的人可以让那两个特招生不顾自己的命,烟雨还没有美到这种地步。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韩芮盈,她可比烟雨美多了,虽然腼腆,但也绝对没有外表上的那么柔弱。也正是这样,他才会喜欢她。就是这样的人,在之前厕所之行中勾起这帮糙汉子的同情,那么很有可能是因为烟雨有什么能力能救他们。

他可不是什么没眼力的人,当时厕所的场面看上去可不像是什么很安全的样子,而韩芮盈现在还活着都是托了烟雨的福。恐怕目前最重要的是找个地方把烟雨叫起来吧。

“皮斌,你停下来干...”

“咕噜”不知道是谁咽口水的声音响起,在黑暗中显得很安静,也很突兀。所有人都已经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黑暗线,不用回头就能知道背后逐渐靠近的颜色。绝望,在剩下的人心中蔓延。

“门,有门。”韩芮盈颤抖的声音响起,众人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一窝蜂涌了进去。

这是一间很大卧室,正中间有一张红色的大床,如果忽略床上那个用被肢解的布偶熊摆放出来的喜字的话,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新房了。

“那,那两个点...”

听到罗桂格恐惧的声音,大家都顺着他手指指向的位置看去。发现喜字中间的两点,是一对眼球,白色的玻璃体上还连接着血管和肌肉,散大的瞳孔正对着他们的方向,诡异地让人发寒。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适应眼前的景象,他们马上就被另外一件事情吸引过去了。皮斌的惨叫突然响起,虽然吓了他们一跳,但是更让他们庆幸,也正是这样一下,他们才注意到了黑暗已经开始侵蚀大门了。

就是这么不小心碰了一下,皮斌的整个手掌都变成了白骨。黑暗目前侵蚀的速度算不上快,这也能够想想当时那些人被侵蚀的时候有多痛苦了。

陶俞肃从头到尾都只是看着,就在大家都沉浸在黑暗的恐怖中时,他眯了眯眼睛,就在刚刚,黑暗的侵蚀慢了一点。还有十二个人,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尤其是烟雨的身上。

“肃肃,我们把烟雨叫醒吧。”在厕所里的经历只是短短一会儿,但是韩芮盈对烟雨的信任和依赖上升到了一定高度。她相信烟雨醒着会有办法,在其他人眼中这只不过是韩芮盈不希望烟雨拖后腿而已。

“嗯。”

“烟雨,烟雨...”

烟雨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诡异的女鬼,耳边隐约有声音传来。只是原来能够听懂的话,现在确变成了意义不明的字符。

能听懂的,只要能听懂。烟雨有这种预感,只要知道了耳边的声音到底在喊什么,就能够醒来。

“烟雨,烟雨!”

“哪有这么容易叫醒,我们把她丢去挡门吧。”

就在韩芮盈呼唤烟雨的时候,陶俞肃已经把自己发现的东西告诉大家了。有些事情,一旦自己开了头,恐怕就再也不能回到过去了。但是如何抉择就要看个人了,毕竟,他也是自私的,他想活着。当然如果有人打算把他和韩芮盈丢出去,他是不会客气的。陶俞肃垂下眼睑,悄悄的握住了藏在裤子中的某样东西。

“滚,你把孙少丢下了,现在还想再牺牲一个伙伴吗?”赵柴奇实在看不过去,一个箭步狠狠送了皮斌一拳。

皮斌用右手随意地抹了一把嘴角,“我想活下去,有错吗?!”

同样狠狠回了赵柴奇一拳,然后用略带疯狂的眼神看了一眼剩下的所有人,“你们这群伪君子,说的这么好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个个都希望我把她丢出去!”

收回指着烟雨的手,皮斌走到一个离门口较远的地方,坐了下来,也不管他们是什么想法。人总是自私的,剩下的人虽然不耻皮斌的做法,但还是选择了远离烟雨。最终烟雨还是距离大门最近,这样子就算是被吞噬了,也不能怪他们不是?

黑暗已经完全侵蚀了大门,渐渐的从门缝中渗透了进来。虽然被陶俞肃拉到了远处,但是韩芮盈并没有放弃烟雨,她是在场唯一一个喊着烟雨名字的人。她也怕死,所以不敢离门太近,这样做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的心好受一些,让自己为自己的作为赎罪。

而昏迷中的烟雨在经过认真聆听之后终于想起了那些话语的意思,是烟雨,有人在呼喊她的名字。梦境在一瞬间被打破了,女鬼的身影终于开始变淡了。在这之前,女鬼其实已经爬出了镜子,只要再前进一些就能碰到烟雨。被碰到后是什么下场,她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在黑暗即将碰到烟雨的一瞬间,她突然睁开了眼睛,血一般都液体从睁开的眼中不断流淌。在黑色的边缘两者相遇,不断发出滋滋的声音,但同时没有遇到血色液体的黑暗也停滞了下来。

两者就这么在距离烟雨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展开了较量。被烟雨突然的睁眼和不断涌出的血泪吓了一跳的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韩芮盈也好,赵柴奇和曹田碓也罢,都这么看中烟雨。

其实他们也很惊讶,把他们逼上绝路的黑暗,就这么被挡下了,或许当初该被丢下的不是孙少而是她。皮斌在角落里疯狂地看着烟雨,有后悔也有恨意,最终他还是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目前所有人,都需要烟雨来救。

“一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