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骗局(上)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23字
  • 2019-01-20 08:16:52

“思琪.凯蒙的眼睛很好看对吧,像海水一般蔚蓝。”无皮女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足以让烟雨猜出问题的结果是什么。

“当时的你一定很辛苦吧。”

“是的,不过一切都过去了。”罗丽又回到了给蛆打结的活动中去。

“你们生前不出所料的话,都是互相伤害的不是吗?为什么现在能够联合到一起。”

“烟雨小姐,你这个问题问的很犀利呢。”

“哦,抱歉,不是要故意揭你伤疤的,我只是,只是太好奇了而已,如果不愿回想的话,可以不答。”

“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我们在生前已经报完了仇,现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仇恨,仅此而已。”

……

两人在一问一答的模式中似乎渐渐地产生了友谊,她也不自觉得放松了身体,也许人不可貌相,自己不应该以一个人的外表来判断对方的,无皮女是个很好的人。

但是,烟雨忘记了一点,船上是死过人的,在她之前有很多,之后也不会少。不管是船上的谁,只要是他们中间的一员,都杀死过人。

“来,吃点东西吧。”无皮女的声音真的十分温柔,装盘的手艺也是绝好的,白色的蛆上撒上了虫酱,旁边摆放着蓝色的玫瑰和绿色的叶子,色彩上而言很能勾起人的食欲。

“谢,谢谢,不过还是算了,我吃这个就好。”她假装从衣服内袋里拿出了不大的一块黑面包,并对着罗丽晃了晃。

“那喝点红酒如何,我今天刚刚酿造的。”

未死透的黑色甲虫在血色中抽搐的肢体,勾起了烟雨某些很不好的回忆,强忍住不让自己吐出来,“不,还是不用了。”

“你能看到这些是什么,对吗?”罗丽蓝的近乎妖艳的假眼直直地盯着烟雨,明明无法看见,却给了她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还未等到烟雨的回答,罗丽伸出腐败的手指,轻轻抚动着烟雨的刘海,欣赏着她美丽的眼眸中透露出来的紧张和一丝恐惧,“哦,别紧张,我的小姐,既然你能看到我就不会强迫你吃这些东西的。”

罗丽的声音是那么的动听,那么的温柔,柔到她不自觉的开始犯困。“扑通~”她软软的到了下去,刚好倒入罗丽的怀中,坚硬的黑面包从她手中滑落,在破烂的地板上打了两个滚。

“睡吧,马上,一切就都结束了。”

安稳的处在睡梦中的她似乎回到了过去,和父母在一起,和依萱在一起的日子。梦中的她笑着,但现实中的她可就没那么好的享受了,她的身体被无皮女放置到了一个大浴桶中,里面充满了黑色的虫子,那种黑色的甲虫,争着从她腹部的伤口中钻进去,然而却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如果有人问到昏迷醒来,发现身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虫子怎么办,尤其是那些虫子试图从你的伤口,你的鼻腔,你的耳道,你的……各种地方,只要能到达体内,死命的钻着。烟雨一定会说,那真是太恶心了,简直让人印象深刻到需要心理医生。

幸运的是之前她得到的技能,真实守护的守护能力是会随着境遇不同而不同,可惜的是一天只能用一次,而且是能被消耗的。烟雨迅速地从桶中爬了出来,速度快的一点都不像是受了伤的人,并且趁着效果还没过去,把身体表面的虫子全部清理了一遍。或许应该感谢她没把我的衣服也脱了,她抖完了衣服,确定没有任何甲虫后又穿上了它。

浴桶中的虫子似乎有什么限制,桶里的虫子不会往外爬,桶外的虫子会慢慢的死去。就算自己真的要死在这个世界,她也拒绝用这样的方式死去。

烟雨小心翼翼地跑出了房间,还未走出几步,她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凯斯.蒙奇,你怎么在这里?”眼前的人早已不如那天的帅气,从嘴角开裂的弧度绽开了腐肉,同时还不断的往外渗着脓水,带着一股子腥臭味。皮肤上布满了点点尸斑,脚下时不时有黑色的甲虫掉落,整个身体也在不断地缩小。

警惕地往后退了退,她把双手放在背后,默默地把尾戒变成了丝线,一旦对方有任何异动,就打算用银丝把他脑袋勒碎。但是,这种戒心似乎是多余的,凯斯就像没看到烟雨一般,跟她擦肩而过,径直走向了房间,爬进了浴盆。他的身体迅速地恢复了原有的饱满,“苏珊,把毛巾给我。”

侍女就像曹操,喊一声就到了。凯斯用毛巾擦掉了还在试图转入他皮肤的甲虫,如同刚出浴擦干水一般。从进门到出门,从头到尾都没有看烟雨一眼,就仿佛不存在她这个人一般。

但她知道,自己的的确确在门口,而侍女,在出门前缓缓转头看了她一眼。感觉疑问越来越多了,甩了甩头,烟雨想要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但是失血过多加上神经绷紧多日,让她的身体开始承受不住了。昏倒前,烟雨只记得自己似乎随手推开了一扇门,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你醒了。”

烟雨觉得这是自己第二次上船以来第一次睡的那么的好,好想再懒一会儿啊。

“嗯~”慵懒的回应带着一丝撒娇,但是下一秒她就僵住了,记忆在醒来的同时开始回涌,事实告诉烟雨她还在船上,而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凯斯.蒙奇。

迅速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戒备地看着男人,哦不,应该是男尸以一个高贵的姿态喝着带虫子的酒,另一只手拿着叉子在不断扭动的蛆虫拨来拨去。突然,他放下了叉子,对烟雨说:“说吧,你怎么突然出现在我房间。”

记忆里最深刻的凯斯应该是裂到嘴角的笑容,以及啪啪啪时不可名状的姿态,像现在安静思索的表情,是她从未见过的,尽管面容依旧可怖,却没有了之前的阴森。

“我昨晚就来了。”

“你在说谎,今天早上我才看到你突然出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