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交易与逮捕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04字
  • 2019-01-20 08:17:02

副人格听到依萱的话以后,心头猛的一跳,感觉只要她敢点头,依萱就会释放出自己的锁链。张了张嘴,副人格并没有否认,坦白了自己身为烟雨副人格的事情。

依萱并没有马上相信副人格的话,有烟云的事情在先,她更相信自己的感觉。不管是性格还是气质,副人格都跟主人格不一样,显得更为冷静,淡然,同时看上去更加...聪明一些。

好吧,这不是意味着主人格就很笨,只是相较于副人格,主人格在某些方面迟钝地可怕。

“做个交易吧。”依萱看着副人格的目光有些闪烁,她明白副人格的心思,但她也有自己的私心,只能选择对不起副人格了。

副人格的右眼皮跳了跳,总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什么交易?只要我能办到。”

“你一定能办到的。”依萱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对副人格的不忍,“我帮你拿回戒指,你回去以后,让烟雨回来。”

副人格知道依萱指的是主人格,但是这样的要求,意味着所有的好处最后都是主人格的,所有的苦难都由她承担,甚至就连存在的可能都要被剥夺。

一时间,副人格有些吃味,为什么大家都只在乎主人格,而没有人在乎她,很想连带着主人格一起毁灭。但是一想到当时主人格将自己的灵魂力量传递给她的场景,副人格知道,自己最终还是会同意的。

“好。”

看到副人格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最终还是同意了依萱的要求。这倒是让依萱松了口气,看到她这样,副人格心中的感觉更加地复杂了。

“不过我有个要求,不是什么很难达到的。”

“你说。”这也算是满足副人格最后的愿望吧。主人格的回归,副人格机会消失,毕竟替代的人格在那时已经没有用了。

“给我一个拥抱吧。”

没有多余的话,依萱走上去轻轻抱住了副人格,闻着她身上的淡淡花香,副人格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被填满了。

“我们去找法则吧。”轻轻推开依萱,副人格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带头走向一个方向。

“……你知道法则在哪里吗?”在一旁观看了八卦很久的黄孱终于忍不住出声了,虽然他很不想打搅这两人。

而且,说好的不知道烟雨是谁,之后又说对方不是,重点是烟雨身上的副人格似乎还没有发现这件事。该说她们是傻呢,还是傻呢。

当然,这些话当着依萱的面他是不敢讲的,依萱自从进了首叩以后进步就非常大,现在他已经打不过她了。这些话要是敢讲,这不是找揍吗?于是黄孱把到口的另外一些话咽了下去,这些,还是等她们自己发现的好。

“法则在那个方向。”黄孱耸动了一下鼻子,指向了与副人格行走的反方向。

“咳咳咳。”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副人格换了一个方向,朝着黄孱指的位置走去。

在副人格走出一段距离以后,依萱才向黄孱问道,“逮捕令下来了吗?”

“给。”

【经道核实,予二级警戒,即日起尽快逮捕J-j100世界法则。

---道】

……

副人格也好,主人格也好,她们之前一直以为法则的存在是虚无缥缈的,就算是之前见到过的光团,也不过是法则为了方便交流创造出来的形象。

直到看到被依萱的锁链牢牢困住的光团,并且经过再三的确认,才知道法则的真实形态是什么样子的。

说起来这一次能这么轻易地捉到法则还是因为之前依萱用自己的原始锁链捆绑住了人面蛛,近距离接触了这个世界的法则,也增加了对法则的束缚力。

锁链能跟法则对抗,甚至成为法则的克星,但是却出于道的限制,不能像之前吸收别的生物或者灵魂一样吸收法则。

黄孱在依萱捕捉住法则以后就从兜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玻璃瓶,麻溜的打包塞入,完了还顺便把逮捕令贴在瓶口。

“呼~结束了。”

“这...就完了?那这个世界会怎么样?”感觉本来应该很复杂的任务,却解决的很轻松。

几乎就是在黄孱带路找到了一根筋的正在重新制造现金的法则,由依萱负责困住,然后就发上了上述那一幕。

所以之前的诡异和精明都是装的吗?看着玻璃瓶内到处乱撞的淡灰色法则,副人格表示不知道怎么说。

“法则都没有了,这个世界的根本就没了,在我们离开以后,估计就会消失吧。”依萱看着远方的沙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副人格不觉有些同情,但也仅仅是一闪而过,以后这种事情,只会更多,就连她自己也是。

“给你。”独属于自己的尾戒在空中划过一道圆润的弧线,正好掉入副人格的手中。

接下来就是很自然的道别,分离,回到各自的阁中。依萱没有再提之前的交易,副人格也没有提起,两人都输心照不宣。

...

“欢迎回来。”迎接副人格的是恃卿温柔的脸。

“嗯。”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另一个人好,更何况烟雨加入万叩不过三四月(计算时间是按照烟雨在万叩呆的时间)而已,更谈不上什么交情。恃卿对烟雨有所图,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罢了。

主人格在主世界的遭遇太过心酸,一有人对她好,她就能跟对方掏心掏肺,就是依萱的靠近,也是有这她自己的心思。主人格是简单,但副人格可不是,她本就是主人格完全相反的产物。

没想过与万叩里面的人有什么交集,因此也就很冷淡地应了一声,就离开了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法则被逮捕了,烟雨在上一个世界时没有什么世界币的收入。

“烟雨有心事。”

“嗯。”邢默举着自己的小蛋糕一如既往地跟在恃卿的后面。

“……”

回到房间的副人格把自己甩进被窝,懒懒地摩挲着小指上的尾戒。思绪的翻滚也引起了血海的翻涌,只是不管怎么样,都无法伤害到眼中那个近乎透明的身影。

或者说那些液体是在保护那个身影,防止她被伤害。摩擦着尾戒的手指一顿,副人格就来到了眼中的世界,那片血海之上。

一切都是那么平静,丝毫没有之前翻涌的痕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