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尾戒丢失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37字
  • 2019-01-20 08:17:02

还没有等蜘蛛靠近,一汪血色液体正好出现在了前方,在蛛腿碰到的一瞬间,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一个蹩脚,大蜘蛛就因为惯性朝着烟雨的方向翻滚了两圈,刚好停在了她的面前。

“滋滋~”

在蜘蛛开合着自己的大嘴,企图咬断副人格的小腿时,一团血色液体先一步到达了它的脑袋。很快,一个空洞就这么出现在了蜘蛛头部。

失去了副人格控制的血色液体也在腐蚀完蛛头后开始化为一阵烟雾消失在空气中。交完手的一瞬间,烟雨就明白了,这种蜘蛛不是她要寻找的那种。不管是从哪个角度而言,都没有任何与人面有关的信息。

就在不远处,就是森林南部的边缘。这是一个很奇特的世界,不仅仅是生物组成的奇特还有地理环境的奇特。一半是森林,一半是沙漠,一半温润一半干燥。继续向前走,副人格就会进入沙漠地带。

感觉这一次,很不对劲啊。副人格感觉自己的右眼皮在跳动,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在心底蔓延,但又无法确切的找出不安的来源。如果是主人格,现在恐怕已经因为不安而烦躁了吧,而她始终是一个副人格,有些感情终究还是不全的。或者说她拥有的,只是主人格希望的她有的。

突然,烟雨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些痒,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的皮肤上多了不少红色的小疹子。看上去像是对什么过敏了?

思考了一下,副人格开启了真实守护的真实能力,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环顾四周,并没有什么异常。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恐怕就是空气的颜色了吧,烟雨附近的空气颜色要更深一些。如果不是紧盯着空气看了许久,恐怕她都无法发现。

无色无味,这反而让副人格的心中一凛。花了枚世界币,买了一些无菌的收集工具和试管,她采集了一些工具交由戒指检测。

检测结果却是显示无毒无害,只是当它遇到通泉草(所有植物的作用都是乱编的,不要对号入座,想知道具体功效,请自行百度)时就会发生一系列的化学反应,使人产生一种近似与过敏的反应。

之所以是近似,就是因为这种反应也会起小疹子,也会痒,但是就算再多的剂量也只会让人的痒变地更严重一些,而不会使人产生过敏性休克。算是一种安全的药物,不会危及生命。

知道通灵草的长相以后,副人格就开始寻找那种白色,紫色或者蓝色的草本植物。不过看上去周围除了树就还是树,满眼的绿色,就是不知道哪里会有这种花了。右眼皮跳的更加地欢了,副人格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

看到脚下被踩扁的一簇小白花,副人格虽然已经无法对比出来了,但是她那不可靠的直觉告诉她,这很可能就是她在寻找的通灵草。皮肤痒的更加厉害了,尤其是身上带着戒指,带着首饰的地方,痒得更加厉害。

不得不先去寻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先解决皮肤瘙痒的问题。副人格小心地绕过了一个蛇窟,来到一颗树下,开始喷洒兑换来的药水。药水还是很有用的,很快便止住了痒。

只是药水不直接接触皮肤,效果就基本没有,犹豫了一下,烟雨还是把戒指往外面拨动了一下。碰上药水的一瞬间,副人格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惬意的。

异变突生,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到让烟雨都来不及反应。一根纤细的藤条勾住戒指,快速向森林深处退去。没有多少细想,副人格就冲向了藤条。耳旁是一个倒计时藤条,这是法则在感受到外来人员时的本能反应。因此每一个任务者在执行时都应该带着自己的契约融合的物品,否则就会受到法则的本能排斥,这与知不知道无关。

估算了一下距离,副人格将手中的血色液体丢向了藤条,很快藤条就完全消融了。

没有戒指!血色液体再怎么厉害,也不会把属于主人的东西消融,而且她可以确定,这就是勾走她戒指的那根条子。耳旁还带着警报声,空气中的倒计时越来越接近于00:00,副人格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了。

就是到此时,她也并没有焦虑的感觉,只是在猜测着戒指的去向。副人格的内心其实已经有一个想法了,只是这个想法过于胆大,让她不敢相信罢了。

任务也是要做的,在现在这种没办法解决现状的情况下,还是尝试着把任务完成吧。至于丢失了戒指会怎么样?多半是回不去了吧,也许还有些其他的,只是她除了顺其自然,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

向着南部的方向,副人格便前进边扫描,她这几天已经发现了一个规律。灵魂状的生物多半是有现实生物相对应的,也就是说白天出没的物种,晚上也有,反之亦然,只是两者的生命形态不一样。

这倒也是给烟雨带来了便利,至少寻找起来更加地方便。事实也是如此,副人格的扫描仪器(事先备用,放在恃卿给的芥子中)中终于出现了一个象征着目标的红点。没有停顿,烟雨拐了一个弯就向着那个方向跑去。

但凡稍微回头看看身后的天空,副人格恐怕就不会去做什么见鬼的任务了。天空中的云彩组成了一个硕大的笑脸,尤其是组成嘴巴的这部分,拉的老长,勾起一个不怀好意的角度。而烟雨的戒指,此时正静静地躺在云中的某个角落。

这个世界的夜,总在不经意间降临,烟雨在移动的过程中,天空就像是按下了开关,一瞬间就暗了下来。不过她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开启了真实守护并在身体周围围上了一层血色的液体。跑着跑着,烟雨就停了下来。

距离烟雨跑动,怎么也有个大半个小时了,期间任务对象并没有动过,同时就仪器上显示的而言,人面蛛分明是在沙漠中!

任务所说的明明是森林南部,而她现在已经位于南部的边缘了,距离沙漠只有一步之遥。如果现在是主人格,恐怕她就不会再往前走了,主人格的直觉总是比较准的,尤其是对于危险的直觉。

可惜的是现在在场的是副人格,不管怎么样,都是对未知有着好奇,一脚踏出。

“吱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