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昼与夜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61字
  • 2019-01-20 08:17:01

对于人形时的烟雨而言,这个世界的植物都算是比较大的,毛毛虫形态的更是如此。世界与世界之间的计时是不一样的,有些世界在昼夜上有着自己独特的部分。

这里就是这样,时间的混乱可以说是一大特色,但这个世界的生物明显习以为常。变成毛虫后的烟雨甚至可以提前感觉到夜幕的降临。

来自身体的习惯告诉烟雨,她需要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来度过自己的第一个夜晚。安全倒是能够理解,但是来自物种本身对黑夜的恐惧倒是让烟雨感觉有些怪异。

一般的生物会这么恐惧夜晚吗?

烟雨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对于夜幕的恐惧,就如同对于死亡的恐惧一般。总觉得有些大题小作了,但是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任务出现的地方。只有完成了任务,才能够脱离这个世界。经过确认没有人类的世界,就算是副人格的烟雨,也并不喜欢。

不过当下,最好还是找个地方呆一天,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在不接触地面,并且尽可能地往高处爬的情况下,烟雨在一颗三人环抱般粗的大树上找到了一个小洞。洞不大,只有小孩子的拳头那般,但是容纳毛虫版烟雨却是够了。

就在烟雨哼哧哼哧地爬入树洞的一刻起,黑夜突地降临了。就像是往清水中倒了半瓶黑墨水,天一下子就黑了。一瞬间烟雨有一种失明的感觉,虽然她知道这是正常现象,但是黑夜来到这么迅速也是让她有些吃惊。

很想要去探索一下黑夜中的情况,但是来自物种的恐惧让她一有这种想法就开始瑟瑟发抖。黑夜是要探的,但不是今天,也不是这个形态。

过了一段时间,烟雨也算是习惯了黑暗,隐约能够看到周围的环境。但总得而言就像是个夜盲患者,能看到一些,却怎么也看不清。

这让烟雨觉得很神奇,那么夜里活动的生物视力需要有多好,才能在这种黑暗中寻找食物。想到这里,烟雨才发现一件事。

这里太安静了,白天扰人的蝉鸣音,鸟叫声等等,在入夜的一瞬间全部消失不见了。如果不是周围某些植物上传来的光点,烟雨几乎都要以为这片树林出了植物就没有其他生物了。

突然,光点一阵颤抖,就这么永远的熄灭了。直觉告诉烟雨,这是一个生命的消逝,连一声惨叫都未发出。

光点消失的地方距离烟雨藏身之处很近,她只觉得自己全身的毛孔都在战栗,这是不是说明自己也有可能不安全?

没有贸然地离开树洞,而是安静地潜伏了一段时间,烟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企图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等了足足四个小时,不管是什么存在,都应该吃饱喝足了吧。烟雨小心地挪动到洞口,环顾了一下四周,并且努力地感受着外界的声音以及其他信息。

然而,除了安静,什么都没有感受到。此时烟雨的身体已经开始适应黑暗了,勉强能够看到一些外界环境了,照理而言,现在应该是生物活动的时间了。

没有一丝活物的迹象,如果不是远处不停扑闪着的亮点,烟雨都要以为这个世界是只有植物的存在了。来自身体的本能告诉她,不要出这个洞,哪怕是只有一点点。但是内心的好奇确是打败了本能,只是一点点,而且很快就缩回来,应该没事的吧。

这样想着,烟雨抬起自己的前半身,警惕地探出了洞口,环顾一圈以后,马上缩了回来。空气会有阻滞感吗?烟雨感觉自己回缩时的感觉似乎和平常不一样,只是这个感觉一闪而过,快到让她以为只是错觉。

并没有什么异常,烟雨觉得自己可以松口气了,是自己太紧张了才会这样的吧。她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渐渐地,她发现洞内的空气似乎不一样了,不像是之前的轻松感,反而多了一丝...阻力?!

这份感觉和她回缩时的感觉一样!

当烟雨意识到不好,想要离开时,却发现已经晚了。一张不断开合的大嘴堵住了洞口,透过大嘴,她可以看到背后的景色。

第一时间她想到的不是怎么逃跑,而是难怪夜晚不会有生物出来。如果现在外面全是这种灵魂体生物的话,一旦被发现,恐怕就不是单纯的被吃掉了。

“嗖”一只毛茸茸的长腿向烟雨弹射而来,由于视线的限制,她需要很专注才能看清楚对方的动作。

好在副人格的烟雨毕竟不是主人格,相较于懦弱的主人格,副人格的反应神经更好一些。凭借着本能的反应,烟雨向旁边躲闪,不过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一大块肉被黏走,淡蓝色的血液从伤口处不断流出。

血液的刺激使得对方更加地兴奋,甚至收回腿后,往后退了一步,用自己的八只脚在原地踩踏,表示自己的兴奋之情。烟雨这时才发现那个灵魂状生物竟然是一只大蜘蛛,看这个体型,光身体恐怕就有两个碗口大小了吧。

冷静不代表不怕死,副人格的烟雨在此时终于开始认真思考逃命的事情了。可是空气中的阻滞感明显是蜘蛛带来的影响,恐怕只要是有这种感觉的地方都能被它找到。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明明烟雨只是伸出去看了一下,就被找到了,而之前一直没有找到。是她自己的好奇把蜘蛛引到了这里,但是副人格烟雨并不后悔,她本来就是主人格烟雨的反面。谨慎是有,但更多的是好奇,并且对于自己的死亡也并不怎么看中,当然,如果能活下来,她是不会随意放弃自己的。

生机与死寂,借由昼与夜分化成了一个世界的两个组成部分。就是到现在,烟雨也一直不明白,这个世界的任务是什么。深入血液的习惯让她可以很明确地知道,这就是现状,也是这个世界一直以来的状态。

甩开脑中多余的思绪,现在还是想着先逃出去吧,也不是一次机会都没有,自己还是有能力的。自从主人格陷入沉睡以后,主人格所拥有的技能也不再是被动激发了,而是需要副人格主动。这也是副人格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蜘蛛并且被吸走一块血肉的原因,不使用真实守护的情况下,她只能看到蜘蛛,也仅仅只是看到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