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没有任务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37字
  • 2019-01-20 08:17:01

烟雨进入新的世界之后,立即就发现了不对劲,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安静了,看上去不像是有人烟。随后戒指的扫描功能,也证实了她这个想法。

为了方便每一个任务者,其实契约附体的物件都有这不少功能,很多不是什么具有防御或攻击性,确能带来不少便利,尤其是科技方面。其中之一就是生命体扫描,基础设定是人。当然,也能扫描其他东西,就连天地财宝都可以,只是视东西而定,往往需要支付一笔不少的费用。总得来讲,还是十分有用的。

没有人意味着什么?想要融入这个世界的困难系数就上升了,妥妥的现实版整个世界就我一个怎么办?

凉拌,就是这个世界的任务,烟雨都没有收到。按照往常的经验(虽然是副人格,但是两人的记忆是共享的,情感系统是独立的),这个时候法则的任务早就应该下来了。没有法则的提示,任务的方向就很难把握。

烟雨皱了皱眉,决定先从了解这个世界开始。要是换了主人格,现在已经蒙圈了,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全凭自己的任务运吧。而副人格的烟雨也不得不承认,主人格虽然懦弱,但她运气好啊。副人格的烟雨(接下来简称烟雨)思考了一下,用世界币兑换了一些入乡随俗药。

毫不犹豫地吞下一颗,副人格是第一次体验到药物的作用,只是这种感觉并不美妙。骨头就像是被根根敲碎然后溶解,重组,全身的肌肉开始融合,最终感知不到手脚都存在。眼角开始拉开,眼眶被撑大,眼睛一阵烧灼感。

这种变化持续了一段时间,等到所有的不适完全消失以后,副人格能很明显感觉到自己变成了一条虫,而且很有可能是软体动物。

尝试着蠕动了一下,她本以为会很不习惯,但实际上她蠕动地非常顺畅。这就是入乡随俗药的能力吗?真强大。

不过副人格最终还是适应了一下自己的虫躯,把控了一下方向的问题。在烟雨改变的同时,外界的环境对她而言也是变化巨大的。所有的一切都变大了,就像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这对烟雨而言是一种新鲜的感觉。

突然,烟雨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抬起自己的前半部分身体,用自己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的眼睛看向了一个方向。那里有自己需要的东西,她能很明显地感觉到。

顺着根茎往下爬,或许沿着地面会方便一些。就在烟雨即将到达地面,或者说离地面只有短短一米的时候,她的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危机感。浑身都皮都不自觉地绷住,烟雨停了下来,还是再观察一段时间好了。趁着这个空挡,烟雨观察了一下四周,直觉告诉她,还是另选一条路比较好。

副人格的任务运没有主人格好,但是她仔细。很快,她就从周围的一堆叶子中找到了一片不属于这棵树的叶子。植物和植物之间还是有这一定的交叉,评估了一下以后,烟雨能肯定自己挑到上面,而不是掉下去后就纵身一跃。

就在她远离这株植物不久,一张长着尖锐锯齿的家伙从根部突然冲上来,烟雨就觉得眼前一花。一条翠绿的毛虫就被一条长得像是蚯蚓的生物咬住了,毛虫很干脆地被咬成了两截,淡蓝色的血液洒在叶子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换成主人格,早就已经被吓得僵住了,但副人格显然有着和主人格相反的性格。不退反进,她想要近距离观察这个世界。借由叶子里的小水珠,烟雨早就发现了自己现在也是毛虫的形象,淡蓝色的眼睛美得很妖,显然她变成了一条带毒的毛虫。

看上去似乎完全没有顾及到现在出现的蚯蚓状生物就是她的天敌,烟雨小心地靠近对方。好在烟雨身上的绿,和叶子的颜色十分相近,只要趴在那里不要乱动,就不易被发现。

很显然,副人格并不是个安分的人,伴随着她的蠕动,叶片轻微的晃动着,肉眼并不能发现晃动的幅度,然而这在蚯蚓状生物面前就像是指示灯一样的显眼。

原本已经合上的嘴重新拉开了一条缝,露出了它尖锐的牙齿,毫不怀疑只要被咬到,烟雨就会和之前的毛虫一样的下场。看到对方比自己大了两倍的脑袋转向自己,烟雨并没有慌张。她只是吃了入乡随俗药,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毛虫,自然攻击力也不在一个层次上。

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她的轮回阴阳眼,人类状态时使用瞳孔会变红色,就是毛虫状也是一样的。从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刻起,副人格就发现这个世界的阴气淡的可怕,但好在阴阳眼会自主吸收。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也攒了一次发射血海中液体的阴气。

这是副人格出来后的第一战,也是她第一次将血海中的血液运用到体外。副人格的战意很浓,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但越是这样,副人格就越冷静,对方的战斗力毕竟也不弱,不能随意放松。

副人格扭动着身体,向后方退了一小步。就是这么一小步,仿佛就是开战的信号,蚯蚓状生物张开了自己的大嘴,几乎连脑袋都看不到,只有黑乎乎的一片。

烟雨的眼中红色迅速弥漫,就像是在清水中加了红色颜料。很快,副人格的眼睛就被红色整个包围,红的似乎有液体在打转。

但是很快,红色就迅速褪去,看上去像是后继无力,也像是放弃反抗。但副人格却并没有自己身处危机的感觉,相反,她很淡定地看向了某个方向,完全无视了眼前急射的大嘴。

“叽-”一阵鸟鸣传来,副人格完全无法看清眼前发生的一切,蚯蚓状生物就这么被极速飞来的鸟儿捉走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副人格现在深有体会。至少眼前的鸟帮她解决了自己目前的劲敌虽然这只鸟也没有正眼看向副人格。

这个世界,真的是到处都有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