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副人格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80字
  • 2019-01-20 08:17:01

而另外一边,当李兴目送着魏松离开后,总觉得自己身上的所有负担都在这一瞬间被卸去。这一次真的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呢,很少见的,李兴笑的很开心。

烟雨第一次知道笑容也可以很孤寂的,这不是骗人的。李兴很阴柔,但不可否认的是对方也很帅,和魏松唯一的共同点恐怕就是都很温柔吧。只是李兴的温柔只对着魏晴,对其他人,只是绅士。

李兴的反应看上去就和永远失去了恋人以后的表情是一样的,只是她的心底总有一种不安感。很快,身旁显示的倒计时数字证明了这一点。第一次,烟雨遇到了任务结束后只能在任务世界呆三分钟的情况,而且就这么呆了一下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半分钟。

就仿佛是要阻止她干些什么一样。

“烟雨,你知道吗?我觉得我不属于这个时代,也不该存在与这个时代。”

或许是因为知道李兴经历的现在只剩下了烟雨吧,有些话李兴只能对着她讲。

“你...”

“不要打断,就听听好吗?”

“...好”

在得到烟雨的肯定回答后,李兴自顾自地开始发泄自己的情绪,看得出来,他对烟雨有没有听并不在意。

“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我的家里人看上去已经习惯了。你说我要是永远不回去,他们应该也能习惯吧。”

“呵呵,还好我让他们封锁了我回来了的消息呢。”

“魏松喜欢他妹妹,我看得出来。但他们恐怕永远没办法在一起,我是不是很自私?拜托处于那种情况下的魏松照顾晴晴,她会幸福的吧...”

李兴的话太多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在烟雨的身后,李兴无法看到的地方,一扇门悄然出现。烟雨能感觉到有一只手从门中伸出,拉住了自己的领口,想要吧自己提进去。

拍了拍那只手,示意对方再等等,烟雨就看到了接下来让她难以忘怀的一幕。

“烟雨,你知道吗?有时候我很羡慕你,就算是对魏松的喜欢,就算是表白失败,你都能坚持做好自己的事。”停顿了一下,李兴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帮助我做到这些,但我感觉得出来,我必须回来,否则就不是你来这么简单了。”

时间已经快到了,只剩下了短短地20秒,烟雨在手的作用下慢慢地被拖入门中。李兴突然地从袖子中拿出一把枪,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烟雨突然意识到了对方刚才讲了这么多是因为什么。他就连自己死后的影响都考虑好了,恐怕从回来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有这个想法了吧。

“砰~”

枪声响起,烟雨的手还保持在前伸的姿势,企图阻止对方。只是门后的手更加地迅速直接把烟雨拖入了门中,映入烟雨眼中的,只剩李兴最后的话语的唇形。

“我不恨你,但我讨厌你。”

我错了吗?我想要完成任务是我错了吗?任务不一定是对的吗?李兴只是在200年前谈恋爱而已,为什么他要去死?……

一连串的问题在烟雨的脑中炸开,她感觉自己简直都快要疯掉了。

“啊----”

以前的烟雨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动漫也好,电视剧也罢,里面的人在表示悲愤的时候都喜欢用吼叫来解决问题。现在她明白了,有一种情绪,只能通过大声的喊叫来解决。

这一声喊叫太过撕心裂肺,除了只能待在阁中的恃卿和监督恃卿的邢默被惊呆了,就是本该在自己的房间中沉浸在自己疯小世界中的赵辞玉,也迅速来到了门口。

“任务期间发生什么事了吗?”恃卿尽可能地放轻了自己的语调,只是烟雨就像是完全屏蔽了外界一样,什么反应都没有。

好在烟雨的眼睛还是琥珀色的,至少她只是收到了打击,还远没有到...崩溃的地步吧...

为什么会犹豫,那是因为恃卿在看到烟雨的表情时感觉到了不一样。和平常的烟雨不一样,眼前的她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恃卿的表情开始凝重了起来,烟雨发泄情绪没关系,如果一旦没了自己的思维或者伤害到了阁中的任何人,恐怕就不得不送到那个地方了吧。

“烟雨怎...么了?”听到声音赶来的赵辞玉这时也不确定了,烟雨这算有事没事?

烟雨现在脸上的表情十分冷静,一点都不像是刚刚才歇斯底里地喊过的人。反而更像是心死后的绝望,不,应该说是对一切的漠视。

烟雨的状态很危险,几乎已经达到了要收押送到那里的地步。而烟雨本人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状态很危险。她就觉得自己的脑袋一开始非常炸裂,但是突然一瞬间,她感觉到自己舒服了许多。

有一个冰冷但是很令人放松的声音在告诉她,你睡吧,剩下的,交给我。那一瞬间,她是真的感觉到了累,好想,休息一下啊,渐渐的烟雨感觉到了自己的思绪沉入了黑暗,第一次觉得黑暗也是那么温暖。

“烟雨。”邢默这次没有吃自己一直在吃的甜点,叫烟雨的名字时的温度更是比往常还要低了几度。

“嗯?”一个上扬的尾音带着些许的冰冷,众人几乎可以肯定,这不是烟雨。只是如果不是她,又能是谁呢?能带着烟雨的凭证自由出入却没有被万叩阁排斥。

“你是谁?”面对未知情况,恃卿不得不认真对待,他的神情看上去戒备多了。

“烟雨。”烟雨冷冷的吐了两个字,似乎是觉得自己刚刚介绍的不够完美,于是她又加上了几个字,“副人格。”

恃卿,邢默和赵辞玉:“……”

总觉得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才能够表达自己的内心了。好在虽然是副人格,但不像是没有理智,看上去还能够再观察一段时间。

犹豫了一下,赵辞玉还是决定告诉烟雨一个不幸的消息:“你去的任务世界本来是我的。”

“哦,反正世界币我的。”

“...”总觉得与其说对方是冷,不如说是淡,对很多事情不以为然的淡。

转身,开门,迈出,一气呵成,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烟雨已经来到了原本应该去的任务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