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三份悲剧一个喜悦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77字
  • 2019-01-20 08:17:01

李兴恋恋不舍地站在仓库门口,他在等一个人,只要对方来了,他可以不走。至于烟雨的任务,他才管不了这么多。只是直到烟雨看到离开的时间到了,不得不开口提醒李兴该走了,对方都没有出现。

是时候该走了,李兴知道,但是结果真的是这样,他是很不想接受的,如果没有告诉她该多好。只是这个时代是没有后悔药可以买的,或者说在他那个时代也没有。

从门口到进入机器,李兴的脸色一直都不好,但眼神中却带着一种坚定。烟雨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总觉得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

直到时光机消失的一瞬间,废弃仓库的门被砰的一下打开。魏晴苍白的脸出现在了门的另一边,只是她终究还是来晚了,最终只能看到时光机消失时产生的微弱白光。

魏晴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也顾不上自己美丽的裙子会被地上的灰尘、污渍等弄脏。只是呆呆地望着时光机消失的地方,看了许久许久。生理反应的到来提醒着她真的该回去了,除非她想饿死在这里。揉了揉发麻的腿,魏晴尝试着站了起来,第一次,因为腿发软而再次摔倒,只是这次没有李兴帅气而又温柔的将她抱起了。尝试了几次以后,腿不再麻痹了,但是她的人却像是中了邪,一步一步,缓慢而又泄气地离开了。

另一边的烟雨和李兴则是乘坐着时光机顺利地来到了200年后的世界。只是李兴看上去十分淡定,看不出即将回家的喜悦。烟雨脸上洋溢地笑容和李兴的冷漠脸形成了鲜明对比。她是开心的,终于能再次见到魏松了。

时光机出现的地点是固定的,是能从一个地方的200年前来到这个地方的200年后,当然反之亦然。而最巧妙的是他们出现的地点正好是魏松的租屋,当看到李兴和烟雨凭空掉落了出来时,魏松差点把自己口中的饭喷出来。

时光机只能单程旅行,一旦到达目的地就会自动解体,而蒋松和李兴交换的那一次其实是凑巧。那一天李兴正好要进行首次往返时光机测试,当他到那里时刚好是魏松的下班时间。在李兴观察200年前的世界时,魏松这个打完工回来的家伙,出于好奇就摸了一下。接下来发生的就跟烟雨一样,被自动吸进去,带到了200年后。

而时光机研究机构等了许久都不见李兴回来,就将时光机项目封锁,列为禁忌。时间乱套了,不该存在的人存在于各自不同的时间,并开始融入生活。

隔着200年的时差,魏松和李兴对视着,在看到魏松的一瞬间,李兴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神采。

或许还有机会为魏晴做点什么,至少把她的哥哥还给她。没错,当他见到魏松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魏松是魏晴提起过的失踪了一年的哥哥。

“魏松,你好。”尽管是从离地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下落,李兴依旧保持了自己的气场。站起来随意拍两下都透露着一种上位者的气息,一点都不像是个研究人员。

魏松好奇地打量着李兴,不用问对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他也能猜到一些。能够从200年前回来,面前这个有些阴柔的家伙恐怕自己就会造时光机吧,虽然不明白他的材料怎么拿到的。想到这魏松倒是多看了烟雨一眼,这个家伙,秘密很多啊。

好在他也没想要多问,李兴的出现意味着他有了回家的机会,这么一下,他也是有些激动的。他的妹妹还一个人留在那个世界,应该很孤独吧。

“我想要回去。”

还没有等李兴询问,魏松就自己提出了要求。对于仅仅只是对视了一小会儿时间,就能大概猜出自己的工作的魏松,李兴还是很满意的,不愧是魏松的哥哥。

再等等吧,等干完这件事。李兴的面上终于出现了这些天以来第一个笑容,眼睛中也多了一份坚定。

“好。”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回答,就让李兴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制造单程时光机。至于双程时光机,就让这个计划永久禁止下去吧。政府的决定是对的,等把魏松送回去以后,他再也不会碰这个项目了。

当李兴回去的那天,研究所里的人都特别吃惊,还以为李兴已经死在了不知名的地方,没想到时隔一年左右,他竟然回来了。只是回来的李兴什么都没有说,再一次把自己关进了实验室,没日没夜地制造机器。自虐般的生活,但这却是200年后的李兴能为200年前的魏晴做的最后一件事。

而另一边的烟雨,则是再次回到了原先的酒店,本来她鼓起勇气问能不能暂时借住在魏松的家,只是被魏松以孤男寡女,同居并不好为由拒绝了。不过魏松给烟雨开的房间是她之前住的那一间,同时魏松还时不时地来看她,这点小小的不愉快很快也就过去了。

要是赵辞玉在的话估计早就和李兴一起去制造时光机了,用不了几天就能解决,但是烟雨并不会这种东西,时间上也就多了不少。烟雨觉得这段时间过的特别舒坦,没事就喝个隐身药水去观察魏松的上班情况,一个人在角落里捂着嘴角傻乎乎地笑着。

不过她也是有犹豫的事,像这样悠闲的日子是过一天少一天,也许要不了多久,她就再也见不到魏松了。不管怎么样烟雨还是觉得,并不想留遗憾,于是她决定说些什么。

“魏,魏松?”

“嗯?”出于职责,这一次魏松正好在给烟雨更换被套床单。听到烟雨在叫他就下意识嗯了一下。

“我,我,没事。”烟雨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她还是不敢,总有一种预感,就算是问了答案恐怕也不怎么美妙。在暗自唾弃自己不敢表白的时候,烟雨并没有注意到当时她想要告白时,手腕上的彼岸花一闪而过的红光。

这样下去不行,烟雨也知道,于是最终在时光机即将完成的时候,烟雨鼓起勇气,拦下了蒋松,问出了自己很早前就想问的话。

“我很喜欢你,魏松。你喜欢我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