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关押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54字
  • 2019-01-20 08:16:52

烟雨的身体开始僵硬,许久未曾有动作,空气中弥漫着沉默的气息。但她敢发誓,刚刚绝对不是她的幻听,那个声音离得很近,近的仿佛就在身边。

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来人出现在烟雨的眼前。她曾想过自己会遇到侍女,会遇到无皮者,却未曾想过都不是。这是一个很美的女孩,金色的长发在发尾微卷,蓝色的眼睛如大海般蔚蓝,唯一令人遗憾的就是她透明的身体。

“你知道那边的尸体是谁吗?”女孩的声音如同情人般的喃呢,白嫩的手指抚上了烟雨的脸庞,奇怪的是透明的身躯竟有着实体的感觉。

“思琪.凯蒙…吗?”

“嗯?你竟然知道这个名字,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你竟然找到了我的日记。”美丽的少女姣好的五官在一瞬间扭曲成了狰狞的弧度,轻抚烟雨脸庞的手在此时移动到了她的脖颈上,开始慢慢用力。

烟雨感觉到体内的空气在慢慢地流失,仿佛又回到了坠入海中的时候。感觉到了宿主的危机,烟雨的眼眸中闪过了一道红光,随即女孩不自觉地便松开了手。

烟雨扑通一下摔倒在了地上,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胸腔在不断地上下起伏:“抱,抱歉,我,我就是想,想知道无,无皮者在干,干什么。”

“原来是她,那么,告诉你件事吧,躺在那里的,并不是什么思琪.凯蒙,而是船长的夫人哦~”带着少女特有的嗓音,她缓缓地飘向门边,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门上的器官,“我,才是思琪.凯蒙。”边说边把挡住门的木棍拔掉。

门吱呀一声开了,突如其来的光线让烟雨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逆光的灵魂似乎在发着光,美的惊人,而与其成为鲜明对比的是面无表情的侍女。侍女本身也是极美的,如果,没有身上那些明显是虫子蠕动的波形的话,真的看上去就犹如一幅水墨画一般。

“苏珊,把她绑起来,就把她当做我下下个人皮好了。”思琪赤着脚漂浮在地面上,看起来是那么的优雅。

“苏珊,那不是你的母亲吗?”

“不,不是!那个女人怎配做我的母亲,她只适合做我的人偶!”思琪瞪大了她蔚蓝色的眼睛,狠狠地冲着烟雨喊到,“对吧,苏珊,带上她!”

“是的,思琪小姐。”

被侍女抓住的那块皮肤,能很清楚的感觉到皮下虫子的蠕动,激得她泛起了一颗颗细小的疙瘩。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房间,侍女终于放开了她,只不过这个放开略显粗鲁。“砰”烟雨被侍女丢到了墙角,因为惯性的缘故狠狠地撞上了墙,双掌在地上的摩擦使她划破了皮。

鲜血的颜色使思琪开始亢奋,她伸出半透明的舌头在唇上舔了舔:“我曾经也像你一样,那么的天真无邪。但是一切都被苏珊这个蠢女人毁了,她放任了自己的丈夫爱上了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很可笑,哈哈哈。”

少女笑的十分灿烂,看得出来,这个笑容是发自内心的。这一瞬间,烟雨觉得似乎自己能明白扭曲的爱是什么,也许少女是爱的,只是受到的伤太多了。幸运的是她的手脚并没有被束缚,借着房间中黑暗的掩饰,一张明信片悄然地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的确很可笑。”也许是习惯了,也许是越陷入危机越冷静,总之,烟雨此时完全忘记了自己其实怕鬼这个事实。

思琪诧异地看了一眼烟雨,“你是第一个赞同我说法的人,我突然舍不得杀你了呢,刚好我已经有一年没和正常人说话了,暂且留着你吧。”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

“当然。”在对话的期间,烟雨在不断的靠近思琪,就在完成上述的对话的一瞬间,她猛的冲向了少女。

侍女的速度很快,快到一眨眼的功夫就从门口来到了少女的前面,一拳把她打到了墙上,而此时她却连少女的衣角都未曾碰到。不过好运的是明信片在她被打到前丢向了少女,并且刚好碰到了她。

烟雨也因为侍女一拳的冲击力飞到了墙上,随后又被墙的反作用力震到了地面。她拿衣袖胡乱的擦掉嘴角的血渍,想着一切都结束了。然而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一秒,两秒,三秒……半分钟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怎么会没有反应?烟雨不争气的开始心跳加速了。

金色的长发随着少女弯腰的动作倾泻而下,白皙的手指缓慢的捡起了从身上滑落的明信片。

“这字还真是丑,和那个没皮的罗丽写的真像。被扭曲的爱,还是拍上去?这真是太好玩了。”思琪赤着脚走到了烟雨面前,没错,这次是用走的。她蹲下后伸出一根手指,抬起了烟雨的下颌,使其不得不正视她的眼睛,“你不会以为我是爱那个女人,还是那个男人?真是可爱。”

松开了拿着明信片的手,明信片自然滑落,飘到了烟雨面前,仿佛是在嘲笑着她的无能。

“我只有恨,没有爱。我恨着一切,恨我的出生,恨我的母亲,也恨那个把我当做玩物的男人。苏珊,我们走。”思琪并没有把烟雨的手脚绑上,而是将烟雨锁在了这个房间中,并且给了她一定的活动能力。

出门前,思琪突然记起了什么,转头对烟雨说:“下次你可以躲得再隐秘一点,仓库里移动过的箱子,房间里的面包屑之类,真的很明显呢。”听到这里,她的身子不自觉得僵硬了一下。

一个人躲在不见光的小黑屋里,她只能靠自己肚子饿的感觉来判断时间。戒指中黑面包的数量只能支撑她再过半个月,而距离她回去的日子还遥遥无期。

门外响起了模糊的声音,渐渐的开始清晰,烟雨细听发现那是一种求救声,可是现在她连自己都难保,又怎么去管别人的闲事。感觉又回到了刚到爱思号的日子,那一天,她也听到了求救声,

就在第二天,凯斯身边的侍女变了!

还好自己是思琪的下下个人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