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加入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84字
  • 2019-01-20 08:17:00

听着这么大动静的声音,依萱都替他疼,尤其是谢宸,脸上流露出同情的神色。如果换了全盛期,毕零岜肯定能感觉到前方的障碍物,只是现在他处于虚弱状态,并且为了布置这些陷阱,他并没有充分休息。种种原因都导致了他的感知能力下降,这才有了眼前的一幕。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依萱会没事,估计和她的能力有点关系,谢宸也没有多想,他是所有人里面最早被困住的一个,也是恢复最快的一个。割破脚下的网兜,不算灵活地在地面上站稳,他就赶紧将黄孱和依萱放了出来。

依萱控制住毕零岜的锁链并不是普通的淡金色链条,而是之前吸收了红影进化的一段链条。暗红色的链条随着主人的下落撤去了伪装,显现出了本来的样子。让依萱有些失望的是链条并不会二次吸收,至少对毕零岜的捆绑并没有引起链条的改变。

从依萱捆住毕零岜到他们全部解脱,也不过15秒,而依萱有那个感觉,全盛时的毕零岜,她就算捉住了也只能禁锢短短2秒。而现在,她可以捆住对方30秒,为了成功捉住对方,她还学着毕零岜所设的陷阱,弄了一个最简单的陷阱来困住他。

本以为不会成功,但好在大意的不只是他们,还有毕零岜。其实毕零岜的想法并没有错,很多能力的发动有个基础,就是体力,一旦没了体力,所有的危险只能靠自己的身体素质来抗。他在网上加入的草很好的限制了谢宸他们的体力,使得能力几乎无法使用。但他并不知道依萱的能力起源于她的记忆,消耗的是精神力。

阴沟里翻船大抵说的就是这个,谢宸趁着自己有些力气了,就赶紧给毕零岜套上枷锁。

“猎人和猎物是会转换的。”套上枷锁的毕零岜这次被完全限制了能力,越狱的罪人在回去后将会受到更加严格的对待。不过这些都不是依萱在意的,特地跑到毕零岜面前还是因为她觉得说这句话显得自己特别有逼格。

一切都结束了,谢宸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本想着保护新人,没想到最后却被新人救了,个中滋味,实在是有些复杂。

“回首叩喽。”黄孱又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这么牵着毕零岜枷锁上的绳子,双手放在脑后,迈着轻巧的步子走着。

越走身形越淡,直到消失不见。略带好奇地跟着黄孱前进,并没有像看着黄孱消失的那种感觉,手还是手,色彩并没有变淡。只是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得不同,但是这个过度的过程并没有让人感到突兀。

“到了。”谢宸的声音在依萱背后响起。眼前是一片光秃秃的黑土地,要说有什么不同,恐怕就是地面上用白色颜料画的圆形图案了吧。有点像是魔法阵,又有点像是随意的涂鸦,不过最奇特的是黑土地两边的景色,完全是两个极端。

一边是绿葱的树林,望不到头,哪怕是依萱身边最矮小的一棵树,也需要两个才能合抱。上方的蓝天白云,一看就是一个充满着生机的地方。而另一边的世界则是完全相反,在离地大概百米高的上空笼罩着一层灰色的烟雾,下面是干涸至开裂的红色土地,严重的地方甚至是沙化地。

壮观而又吸睛的世界竟然只是一个阁,就当依萱沉浸在眼前的景色之中时,一声号角声突兀地响了起来,不大却能传递到很远的地方。还来不及多想,依萱就发现眼前多了一个个奇奇怪怪的人,有穿兽皮的,有穿古装的,也有拿着菜刀的...

“...”怎么突然有种被围观既视感?

事实上依萱的感觉并没有错,审判员地诞生条件十分苛刻,这也导致了每一个审判员的加入都能引起很大的轰动。首叩可以说就是为了审判员而建立的,里面住的都是从阁创建以来的所有审判员。哪怕是这样,这里也不过一万人罢了,而罪犯的人数确是远远多于审判员,这也是毕零岜能够成功逃脱的一个客观条件。如果不是道对罪犯的实力压制,恐怕光是首叩的罪人们就能灭了这样审判者。

就在依萱神游的时候,一位老者慢慢靠近,但是没有一个围观的人说话,只是默默地给老者让开一条道。老者实在是太老了,走路的速度非常的慢,但还是依旧很稳。

“欢迎加入首叩,你可以阅读一下契约上面的内容。一但签订,你就无法反悔了,现在反悔还来的急,我们可以消除你的记忆,让你回到主世界。”

依萱并没有立即对老者的话做出反应,相反,她在认真的寻找自己真正的想法。老者并不觉得依萱很没有礼貌,反而认为依萱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认真思考,这样得到的回答才是更加可靠的。

依萱思考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她就做出了决定,她要留在这里,早在离开家的一瞬间,她就已经做好了永远回不去的准备。

“我要留下来。”

“好,那就在上面签字吧。”

老者拿出的契约羊皮卷看着很轻,实际上确是非常重。再次认认真真地读了一遍上面的内容,发现并没有让她感觉不舒服的地方,也没有犹豫,直接就在上面签下来自己的大名。

名字是有力量的,就在她签完的一瞬间,羊皮卷发出了耀眼的光,变成了一张银行卡,卡很快消失,成为了依萱左手腕外侧的一个纹身。但着并不要紧,依萱能直接知道怎么使用。

“审判员有新人加入,毕零岜也抓到了,晚上将举行庆功宴加依萱的欢迎仪式。”

随着老者的宣布,在场的人都欢呼了起来,在这个略显枯燥的阁中,庆功宴也好,欢迎仪式也好,都是一个比较新鲜的事情。欢迎仪式实在黑土地离圆形图案较远的地方举行的,中间围了一团篝火,高耸的火焰跳跃着,映衬地依萱的脸更加精致。

夜很长,也很热闹,依萱再次感觉到了烟雨的念叨,只是这一次,她并没有看到任何画面。感觉地出来,烟雨还活着,依萱相信,总有一天两人会在见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