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记忆(上)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31字
  • 2019-01-20 08:16:59

小心的来到公共厕所的门口,依萱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拿起一根从小树林里捡来的粗树枝狠狠地砸向厕所的门。砸完后她并没有停留,直接到退着远离门口,直到一个自己觉得安全的位置才停了下来。

门很脆弱,一砸就开,依萱也很清楚的看到了里面的场景,崭新的厕所小隔间,干净的地面,一点都不像想象中的公厕那样有着不可名状的脏乱。如果说这是城市里的厕所,或者是人烟较多的地段的厕所,依萱相信,的确是有这么干净的。但是在这个已经荒废了好久的地方,怎么看怎么诡异。

里面的陈设一览无余,自然身为唯一的人的烟云也是很清楚的蹲在那里。没有被变成条形生物那样或者是其他什么奇奇怪怪的生物,依萱稍微松了口气。公共厕所的意图很明显,就算是依萱明知道不对劲,但依旧只能选择进去。抬起的脚也只是因为烟云的直愣愣的眼神而停顿了一下,并没有过多的犹豫。

烟云选择的位置在厕所最里面靠窗的地方,窗户禁闭着,无法看到外面的事物,就算是天黑了,也不应该这样,只是明知道不对,她也没办法选择。走到了公共厕所门口的一瞬间,依萱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眩晕,一股子熟悉感铺面而来,这种感觉,远超之前那几次。

下一秒,她被大量涌进来的片段冲击地晕了过去,倒在了门口的地面上。烟云终于开始动了,她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向依萱,长时间的蹲位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不适。不过她的移动也仅仅只是来到了门口,伸出手将依萱拖了进来。毫不怜惜,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一般,雪白的皮肤与地面摩擦,依萱没有在外面受伤,反而在她最珍视的烟云手中受了伤,也是有些讽刺。

依萱被横向地放在了地面上,为了容纳她,公共厕所两边的小隔间甚至向后移动了一些。干完这些,烟云又再次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保持原来的动作,一动不动。

“咣当”一声,伴随着下水道盖子打开的声音,一团血气涌了上来,凝聚成了一个人形,只是没有五官。人形站到了依萱的另外一边,不断地将自己的血气朝着烟云涌去,不一会儿,它就附在了烟云身上。

烟云的外貌变化不大,只是如果依萱醒着,就会发现烟云的身上多了一层阴冷的感觉。在血气消失后,烟云伸出了手,在依萱身上揉搓,肢体在她的手中被揉合在一起,然后拉长。就像是依萱碰到过的条状生物一样,从始至终,烟云都没有看向依萱,而是紧紧盯着门口。

而依萱对外界的自己发生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感觉,她已经陷入了自己的梦境。在她昏迷之前隐约听到了有人说,依萱,我想你了。伴随着这句话的,还有一阵海浪声,来不及细想,她就彻底昏了过去。

这一次,她终于知道自己之前恍惚间看到的后续情节了。

她看到厕所的某个位置里面蹲着一个小女孩,看样子不过八岁,在哪里蹲着哭泣着。而自己则是站在门口,大力地踹开了公共厕所的门,看着细胳膊细腿的自己,依萱有一种感觉,这就是八岁的自己。

听到门口的响声,小女孩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和烟云小时候一模一样的脸,只不过对方的眼睛是红色的。不是哭红的那种,而是整个瞳孔都变成了红色,清澈的如同宝石,很美。

发现了依萱正在盯着她的眼睛,女孩不自然地撇过了头。不过正当她要进去厕所的时候,她看到了女孩露出了恐惧的眼神,她在恐惧什么?小依萱并不知道,因为她晕了过去。

身在其中的小依萱不知道,但是以上帝视角看着这一切的依萱确是注意到了。就在依萱抬脚进入的一瞬间,地上的砖缝中冒出了些许红雾,小依萱吸入后才倒得地。倒地后她听到了“咣当”一声,是下水道被打开的声音,从里面伸出一个条形物。前不久刚刚遇到过,因此依萱知道这是什么。既然自己能活到现在,那么当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救了她一命。

依萱看向了女孩的方向,很显然,这个女生应该做了什么。之前还在哭泣的女孩在看到依萱倒地后站了起来,看得出来,她是很害怕的,但她还是鼓起了勇气走向依萱。

同样都是红色,红雾的红根本阻挡不了对方眼中的血色,或者说是因为红雾变薄了?仔细观察了一下以后依萱发现,女孩的眼睛在不断地吸收着这些红雾,而之前伸出了一截的人体也在女孩看过去的时候缩回了下水道。

明明有这么强悍的能力,却还是害怕这样的地方,不得不说女孩虽然有着和烟云一样的脸,但是胆子要小上很多。从八岁起,依萱的个子就比烟云要高了一个头左右,而女孩就是身高看上去也和烟云一模一样。

看着女孩吃力地背起小依萱,依萱很想帮个忙,只是她却做不到,手从两人中间穿了过去。她的存在好像是她们看不到的,至少在女孩背着小依萱离开公共厕所时,红雾组成的人影一直盯着她们,但是却没有发现在自己不远处的依萱。

一路紧跟着女孩来到了空地,看着她把小依萱轻轻放下。离开了红雾的范围,小依萱很快就清醒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如同红宝石般的红眼,这个是纯天然的。

依萱已经记不起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烟云的了,但是这一瞬间,她想小依萱是心动的吧。因为是自己,所以更加了解。

“不把厕所里的存在弄残,我们是出不去的,这里有鬼打墙。”难怪之前不管怎么跑,她都跑不出去。

“啊,那我们要怎么做比较好?”小依萱还小,但是也是依萱,对未知的事物她们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哪怕知道自己会死。

听到我们两个字的时候,女孩明显诧异了一下,小依萱没有注意,但是一直看着的依萱确是知道的。女孩似乎并不觉得没有能力的小依萱很累赘,相反,在听到这个词以后,女孩的感觉变了。

“我知道要怎么做,你只要陪着我就好了。”

“好,我会一直陪着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